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無限升級之穿越諸天 > 第1682章 殺劫
  田言現在就像是一個,只知道戰斗的傀儡。

  或者說,她本就是一個只知戰斗的傀儡。

  勝七自然不會留手,巨闕加鯊齒,這世上能夠擋住的不多。

  驚鯢顯然是不行的。

  所以掩日一劍稍稍逼退了蓋聶之后,便前來救援了。

  赤紅的劍氣射向了衛莊。

  衛莊橫劍格擋,身體稍稍后退。

  田言所以便有了喘息的機會,粉紅色的劍,粉紅色的劍氣。

  雙手執劍,猛然插入了地下!

  螺旋的,狂暴的劍氣向四面八方射去!

  勝七將巨闕豎起,如同盾牌,但是卻被劍氣擊退,雙腳在地上劃出了兩道溝壑。

  衛莊本就重傷,揮劍橫貫八方!

  狂暴的的劍氣直接擊潰田言的粉紅色螺旋劍氣,切在田言的腰間。

  掩日的劍幫田言,也幫自己,擋住了衛莊的橫貫八方。

  即便是受了傷的衛莊,使出的橫貫八方,也絕不是輕易能夠擋下的。

  所以掩日是廢了很大的力氣。

  衛莊的嘴唇抿著,血跡卻是從嘴角滲出了一絲,顯然是衛莊未曾將吐出的血吞咽干凈。

  掩日自然是看到了這一點。

  衛莊的這傷不是被驚鯢的劍氣打出的傷,而是自己強行施展橫貫八方,而動了元氣。

  掩日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然而這一刻,天地忽然變了色。

  狂風怒號,周圍的樹木仿佛都在往一個方向倒。

  不是齊刷刷的往哪個方向,而是左邊的往右邊倒,右邊的往左邊倒,好像在它們的中間,出現了一名不可一世的王者。

  蓋聶的劍自然不會是樹木花草的王者。

  這是劍的王者。

  只不過此時他這劍上的威勢,卻是將路徑上所有的空氣全都抽空,于是樹木被不平衡的氣壓,給壓得彎了腰。

  “百步飛劍!”

  衛莊也會百步飛劍,但是蓋聶卻破了衛莊的百步飛劍。

  現在是蓋聶的百步飛劍!

  “轟隆隆!”

  沒有幾人親眼見到過幾乎全盛時期的蓋聶,施展百步飛劍。

  同樣沒有人見到過,一柄劍的所過之處,卻仿佛是被一頭遠古兇獸肆虐過了一般。

  不僅是空氣被一瞬間抽空,地上,也被無數的劍氣犁出了一整條極深,極寬的水溝!

  驚鯢的臉色已經變得幾乎透明,臉上的血肉似乎在這一瞬間都回流到了心臟。

  心臟幾乎被撐爆。

  掩日的臉色想必不比驚鯢好幾分,但是他終究是更為老練,更為強橫,頓時一掌將驚鯢拍醒,接著豎起長劍面對淵虹,綻放出赤紅劍氣!

  蓋聶的劍是狂風!掩日遮住了太陽!

  天地仿佛是要毀滅!

  一道粉色的劍氣加入了掩日的劍勢。

  二劍合一!

  “轟隆”一聲!

  這本不像是冷兵器對撞的聲音。

  這應該是無數年之后,熱武器爆炸的聲音。

  可這,的確是從三柄劍的對撞上傳來的。

  這一劍,無法破,只能擋!

  驚鯢加掩日,雙劍合一,終是擋下了蓋聶這一劍!

  然而這百步飛劍的精妙,顯然不僅僅只是將長劍狠狠的甩出。

  劍柄上多了一只手。

  一只雪白的手。

  淵虹的劍柄之上,自然是蓋聶的手。

  所以被擋住的淵虹再次動了。

  蓋聶手腕轉動,連連挽出兩個劍花,將合在一起的掩日和驚鯢擊散。

  一口氣撐著的田言張開嘴就是一口鮮血,身體搖晃間便要跌倒在地。

  掩日的面具下也流出了鮮血。

  但是他的劍終究還是能動,與蓋聶的劍撞在了一起。

  蓋聶的嘴角也有血。

  掩日和驚鯢,論內力,哪一個都不會比他差。

  硬碰硬的一下,一對兒,蓋聶自然也不可能安然無恙。

  但是至少他現在看上去的狀態,還是不錯的,至少能夠一戰。

  而農家這邊,還有勝七,說不準,衛莊的手,也還能再拿起劍。

  但是林中出來的六道身影打碎了所有人的奢望。

  六劍奴。

  這樣的陣容,這樣的煞氣,只有六劍奴。

  六劍奴在,說明趙高也離得不遠的。

  “嗖!”

  六道身影整齊的可怕,就仿佛一個人身上,被打了六道光一樣,同出本源的影子。

  他們的目標是衛莊。

  至少衛莊手里有個流沙,除掉衛莊,似乎更合算一點,畢竟蓋聶就算再強,也只是一人。

  蓋聶要去救援,但是掩日至少還能再拖住他。

  不僅能拖住他他,甚至,說不定還能讓他傷的更重。

  所以他是萬萬脫不開身的。

  勝七阻擋了幾下,但他的武功路數,本就沒有什么精妙可言的,早已經被六劍奴吃透。

  于是也就只有那幾下罷了。

  衛莊顯然是無救了,真剛的劍,已經到了他的喉嚨,勝七雖距離衛莊僅有幾步,卻只能勉強自保。

  農家的那幫人

  早就被不知從哪兒冒出來的羅給包圍了個水泄不通。

  衛莊手在鯊齒的劍柄上。

  他當然還有反擊的能力。

  真剛也知道,衛莊定然是有反擊的能力的。

  他這般直直的一件刺過去,衛莊輕易的一劍,就能夠將自己重傷。

  但是自己的劍,也會十分輕松的遞進衛莊的喉嚨。

  這是一筆及其合算的買賣,他相信衛莊一定會這么做,這也是衛莊現在唯一能這么做的。

  要么等死,要么換一傷一死。

  如果,沒有那么從天上掉落下來的一柄劍的話。

  那柄劍,就好像是被人隨意跑出來的。

  在空中翻滾了幾個不算是很美妙的圈,便一頭扎在了地下。

  正好,在真剛的眼睛能夠看到的地方。

  于是真剛即將遞到衛莊喉嚨的劍,停了下來。

  作為天下一等一的刺客,這份收放自如的水平還是有的。

  但是他的臉上已經有了汗。

  不僅是他,所有的六劍奴,臉上都有了汗。

  掩日也不動了,沒有后退,沒有前進,只不過是手中的劍已經不再對準蓋聶。

  氣氛一時間變得十分的祥和。

  一個人慢慢的從樹林中走了出來,走到那柄劍的旁邊,將劍拔了出來。

  劍是白色的劍,人,卻是一個不是十分白的中年人。

  衛莊和蓋聶的瞳孔不由的那么一陣收縮。

  這人他們認識,化成灰,都是認識的。
真人现金打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