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小流氓的驚蟄 > 【】(19)同人續

【】(19)同人續

  第十九章折花2019-05-17深夜十分。

  許亮抱著英子睡在房間靠窗的涼席上,鼾聲四起。

  院子里,妖猴兒和小西瓜三人橫七豎八躺在大樹下,不時傳來拍打蚊子的啪啪聲響。

  一個黑影翻進院墻,悄無聲息打開院門。

  四五個男人緩緩走了進來。

  麻桿跟著最后,小腿打著彈,滿臉驚恐。

  禿頭王冠朝地下三人努了努嘴。

  兩個年輕男子手腕上纏著麻繩,一個捂嘴一個捆麻繩。

  幾分鐘內,利索地捆綁了妖猴兒三人。

  王冠伸手推門。

  發現門后上栓,他挑了挑眉,伸手掏出一把匕首,插進門縫,暗暗使勁。

  「咯吱……」「妖猴兒……」房內傳來許亮迷迷煳煳的聲音。

  王冠手中加力,「咔嚓」木門栓打開。

  他帶頭走了進去。

  也是許亮運氣,他并不驚醒,而是恰好尿急,今天晚上回來又喝了六瓶啤酒。

  睜開眼,借著朦朧月光。

  他和王冠對上眼。

  「倏」地跳了起來,許亮打著赤膊推開紗窗,往外跳……王冠也不阻攔,他的眼睛看向床上的女孩,全身赤裸,僅在小腹處搭了一塊小毛毯,嫩白高聳的乳房,四撐八裂的兩條腿,腿縫中黑森森的一片暗影。

  門外傳來許亮的慘呼聲,「哎……大哥……大哥饒命……」英子驚醒,抬頭,看到一道人影站在床前,正要張口大呼,王冠的一只巨掌捂住了她的嘴巴。

  英子雙手去抓撓推聳,兩腿曲卷朝王冠的腿中央狠狠踢去。

  「喲喲!還是匹烈馬?」王冠的另一只手握拳,狠狠砸向英子的小腿骨。

  一聲沉悶的慘叫,英子的右腿疼得幾乎失去知覺。

  但英子的左腿依然不放棄的繼續踢向王冠的小腹。

  王冠咧嘴嘲笑,右膝勐地頂壓在英子的小腹處。

  「呃……」英子的四肢劇烈顫抖,像是發了羊癲瘋一般……王冠的右手卷起一團毛毯,繞成線,熟練的捆住英子的雙腿,制止了她的雙腿后,他騰出來的一只手,捏住英子胡亂飛舞的雙手……院子外,被一名小弟掃了一腿又挨了一拳的許亮,倉惶間逃入左側的查雜物間。

  兩名小弟堵住雜物間大門,余紅中和黃小軍慢悠悠的走了進來。

  「你就是亮哥?」余紅中徐徐走近。

  「大哥……幾位大哥……小弟不知哪兒得罪……」許亮蜷縮在灰蒙蒙的衣柜前,眼睛忽然看到走進來的麻桿,他驀地明白了,他這是招禍了……黃小軍蹲在許亮身前,笑瞇瞇說,「亮哥!」2aaaxff55aaaxff12aaaxff55aaaxff12aaaxff55aaaxff0eaaaxff43aaaxff4faaaxff4d。

  「對不起,我錯了,我冒犯了紅中哥,我該死……」許亮爬起來便要跪地磕頭。

  但他的頭還沒來得及下磕,一只手擰著他的頭發勐地向泥地撞去。

  只一下,他整人便癱軟倒地。

  「麻桿,你去出出氣,斷了他的腿筋……」余紅中示意。

  一名小弟遞了一把砍刀。

  麻桿顫巍巍接過來……「別介……我錯了,別斷我腿筋……」許亮嚇得尿了出來,在地上爬出了一條濕痕。

  「亮哥您嘴巴跟著您吃虧了,麻桿,先挑了他的舌頭……」許亮嚇得大哭,一邊跪地磕頭一邊哀求,「大哥!紅中哥,我有眼不識泰山,我罪該萬死,我錯了,您大人大量饒我一次,我跟您混,我對您有用……」「呵呵!說說,你有啥用?」余紅中悶得無聊,打算玩玩他。

  「我……」許亮眼珠子亂轉,想找出自己的優點。

  可橫想直想,他既不能打架,又不會殺皮子(偷錢包),一時間萬念俱灰。

  他第一次明白自己有多窩囊,他沒有孫成的頭腦和勇氣,也沒有石頭的魄力,甚至連小鐘都不如。

  如果不是運氣好,逮到了英子,他狗屁都不是。

  英子……英子……他眼睛大亮。

  「挑了。」余紅中退后幾步。

  兩名小弟上前要摁住許亮的腦袋。

  「我有用……我有個漂亮的圈子,我獻給紅中哥……」許亮低喊。

  「漂亮的圈子?」余紅中半笑不笑的朝黃小軍看去。

  黃小軍咧嘴一笑,伸手拍著許亮的臉頰,「多漂亮?」許亮一動不敢動,「我保證大哥滿意,我們整個南街獨一份的,條兒,盤兒,奶子……不信大哥去隔壁親自看看……」黃小軍又拍了幾下,「呵呵!你這中下三濫的小崽子能嗅到好蜜?」「大哥,真的,您不妨打聽打聽……麻桿,麻桿認識她,麻桿你說……」許亮帶著哭腔道。

  「麻桿你認識?」黃小軍頭也不回問。

  麻桿心中鄙夷許亮的孬種樣,若是英子愿意跟他,他死也不會把英子供出來。

  「麻桿你愣著干嘛?」余紅中踢了他一腳。

  麻桿無奈道:「英子姐是我們南街獨一份……」門外進來一人,低聲匯報,「隔壁床上有個赤身大妞,被冠哥制住了……」黃小軍微笑著沖許亮搖頭,「聽到沒有,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用得著你貢獻給我,你丫一臉奸滑……」「大哥!英子性格那可是……」許亮急了,「用強是絕對不行的,她要是事后尋死,對大哥不也是麻煩,再說,她百分百事后拿刀子捅人,您防不勝防不是……」黃小軍嘴角勾起一個弧度,「麻桿,是這樣的嗎?」麻桿苦笑點頭,「英子姐不是一般的圈兒……除了疤拉用強過,事后疤拉也險些幾次被剪刀捅過……但疤拉是真對她好,才……」黃小軍越來越覺得有趣,伸腿捅捅許亮,「你打算怎么讓她服帖?」許亮意見有戲,整個人精神了,「大哥您只要聽我的,您讓她自己掰穴都成,想怎么玩她都會配合……」「牛逼啊亮哥……」余紅中笑了笑,「要讓她陪我們所有的兄弟玩一次呢?」許亮臉色微變,訕笑,「也不是不行,但需要我的配合……」黃小軍和余紅中相視一笑,「怎么配合?」許亮低聲說了幾句。

  最后又欲言又止的補充了一句,「她不怕肏屄,肏她屁眼兒她準服帖……」黃小軍笑而不語。

  余紅中厭惡地看了許亮一眼,轉身出門。

  ……………………另一個房間。

  英子被王冠制得死死得,完全不能動彈。

  王冠不言不語的用騰出來的手指在英子的屄縫你掏來捅去,樂此不疲。

  余紅中先走了進來,目光落到英子赤裸裸的嬌軀上,不由吹了聲口哨。

  王冠樂呵呵的抽出手指,「不賴的妞……你看,出水了……」英子嚶嚶的掙扎。

  黃小軍隨后跟了進來,眼睛大亮,「好貨色啊!嘖嘖!應該沒有18歲吧……這皮膚,這奶子……這小屄縫……」他坐在床前摸弄一番,目光看向英子的眼睛,「你知道招惹了誰嗎?」英子的眼睛你沒有恐懼,全是怒火。

  「有點意思。」余紅中并不好色,也來了興趣。

  「我讓他松開手,你要大喊大叫,吃虧的是自己。」黃小軍示意王冠松開手掌。

  英子長呼了一口氣,兩只高聳的奶子上下起伏。

  王冠忍不住捏了一把。

  英子神情鎮定,「我不怕你們。」「哦?」三人齊笑。

  「你們了不起輪了我,但我告訴你們,我會手舉告狀信死在政府門前,或者,我時時刻刻帶著刀子,準備殺死你們,你們將日夜難眠……」英子咬牙切齒。

  「我操,我是第一次見到這么有膽的妞。」余紅中興奮莫名。

  王冠松開捏她奶頭的手,第一時間被驚嚇到了,雖然她是他至今為止遇到最想肏的妞,但為此吃槍子臺不值當。

  黃小軍終于明白許亮為什么敢信誓旦旦的斷定。

  如果不是許亮的話。

  以他們兄弟混到現在的地位,還真不敢輕易下手。

  畢竟,他們不是一無所有的人。

  黃小軍開口,「斷了隔壁那孫子的腿。」一名年輕男子領命出去。

  英子的眼睛終于露出惶恐之色,「別……不要……」黃小軍揮手,「等等。」然后看著英子的眼睛,「不妨告訴你,隔壁那叫許亮的小崽子,今天不僅要斷手,還要拔了他的舌頭,廢了他的腿筋……」英子一聽,立刻開始掙扎,「不……我求求你們……別傷害他。」「求人有求人的方法和套路,你打算怎么求我?」黃小軍的手撫上她的胸腹,悶熱的天,英子的腰腹處布滿了細汗,在月色下如同晶瑩的珠子。

  黃小軍松開綁縛她雙腿的毛毯,沿著光潔飽滿的小腹向下……「我……」英子倏然并攏雙腿。

  黃小軍并不強求,揮手,「先揍他十分鐘。」「別……」英子急了。

  不到半分鐘,隔壁闖來許亮的低聲哀嚎。

  英子閉眼,眼睫毛亂顫,忽然開口,「我答應你們,快住手。」「哦?不寫告狀信去尋死?」黃小軍的手再次插入她的腿縫,「張開腿。」「不……寫……」英子臉色煞白,徐徐張開雙腿。

  「事后不拿刀子伺機捅人?」余紅中也湊了過來,伸手撫摸揉搓著她的雙峰。

  「……不……你們快住手,不要打他……我什么都答應……你們不就是要肏屄嗎?來吧……」英子惡狠狠的喊著,驀然把腿張得打開,成v字型,瞳孔卻昏暗死寂。

  「行,只要你今晚聽話,好好配合哥幾個,哥幾個玩爽了,你的小情人就沒事。」黃小軍擺手,「讓他們停手,下一次……只要這妞稍有不從,你們就不用聽我命令,直接過去廢了他。」英子被摸被手指捅插身子都沒顫抖,這句話讓她嬌軀劇烈顫動,她終于流出了眼淚,低聲求饒,「我會聽話……」余紅中開口,「開燈。」燈光大亮。

  屋子里的幾個男人呼吸加快,全都盯著床上的一團美肉,呆滯狀。

  王冠倏的扯上破舊的窗簾,唯恐美麗的嬌軀驚嚇了月光。

  余紅中速度脫光衣服,爬上床,一手從腋下摟著英子,一手上下撫摸。

  英子一動不動的閉著眼。

  旁觀的黃小軍低喝一聲,「不許閉眼。」英子無奈的睜開眼睛。

  雙眼無神地盯著天花板。

  余紅中的手指揪著一簇簇細黑的陰毛,兩指分開飽滿的大陰唇,露出分粉紅的縫隙,隨口問,「被幾個男人肏過?」英子閉口不言。

  黃小軍輕哼一聲。

  英子咬著牙,艱難道:「四……」「小小年紀,就被四個男人肏過?」王冠搖頭,「一共被肏了多少次?」「記不清楚……」余紅中一根中指狠狠捅入細縫。

  英子嬌呼一聲,下意識的并攏雙腿。

  黃小軍一記耳光扇去,「老子最后警告你一次?最后一次,再不會給你任何機會。」英子徐徐張開大腿。

  「給你機會,記清楚,被肏了多少次。」余紅中翻開屄穴,微微抬起她的肉臀,目光落在那不停縮動的小屁眼上。

  英子彷佛被自我催眠,她如同死人一般,但威脅和記憶同時催促她,她想到學校的老師,疤拉,孫成,許亮……一共多少次?最多的應該是許亮,其它三人加起來都沒有十次。

  「大概三十幾次……」她無神地囁囁道。

  「這小屁眼呢,被誰捅過……」余紅中滿臉紅光,他的手指慢慢捅進依然粉紅的小屁眼。

  「啊……不要,不要動我那兒……」英子慌了,她真是怕,拍捅屁眼兒,每次許亮捅她屁眼,她就像失去靈魂的人一樣,渾身癱軟無力,這是她的死穴。

  「回答我。」余紅中勐地全指插了進去,連指關節都沒入。

  「啊……」英子第一次發出嬌哼。

  這嬌哼,帶著一股甜媚和欲望的氣息。

  三男彼此交換一個「真是寶物」的眼色。

  余紅中再也忍不住,他扛起她癱軟的雙腿,捏著細長的雞巴,對著毛縫勐插而入。

  他要嘗試下,這妞真不怕肏屄?「咔呲咔呲」,床架子發出有節奏的聲響。

  英子雙眼無神,任由自己的大腿不斷聳動,擠壓著胸脯的乳房晃悠著。

  「啐!」余紅中低罵一聲,吐了口口水,涂抹在龜頭上,把她的臀部懸空抬起,對著顫抖的屁股眼兒「噗嗤」灌入。

  「啊……」英子如同被刀子插入心臟般,身體胡亂掙扎,雙眼露出驚慌,絕望,悔恨……黃小軍上前幫輔,張口吻向英子張開亂叫的嘴巴,雙手捏著她的兩只乳頭豎立如豆的奶子。

  「不要……求你們……不要插我哪兒……不要……」英子不斷發出哀求聲,但身體肌膚卻煥發出無限嬌媚的紅光,甚至無神的眼波你開始蕩漾著嫵媚。

  「瑪德!爽,爽!她小屁眼里也出了水,好多水……」余紅中呻吟著,臉色猙獰。

  黃小軍扭頭,伸指在她肛門處掏了一把,拿出來一看,「嘿嘿!這妞真是稀罕,出的是肛油……」絕望!羞恥,但英子仍控住不住的滿臉紅暈的哀求……就像她第一次被許亮插入一樣,她靈魂出竅,不能自已。

  「瑪德她難道要干肛門才能爽?嘖嘖!我孤陋寡聞了。」王冠挺著雞巴擱著英子的牙齒上,「給我好好嘬,敢咬老子就讓許亮做太監。」英子徐徐張開嘴巴。

  任由王冠的雞巴把她的嘴巴當屄洞一般,狠狠抽插。

  「呃……呃……呃……」隨著她的悶哼聲,余紅中發出「嘶嘶」的怪叫,碩大的身軀整個倒在她騰空的大屁股上。

  英子嘴里吐出雞巴,發出如同白天鵝斷翅一般的悲涼呼嚎……
真人现金打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