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狂武神帝 > 第3542章 酒成!
  然而,如今兩人不能動用修為,跑能跑多快。

  上前村民,直接圍住!

  什么菜刀,鎬頭,錘子,斧子,一起上!

  上來,就是一頓暴打!

  “哎呦,別,別啊!”

  “別打了!”

  ……

  兩人根本沒有半點還手的力氣。

  而他們想動用修為還不敢,因為他們知道,那神罰可比這些凡人圍毆更恐怖。

  古楓看向一旁剛剛趕到的牛婆婆,差異開口:“不是說,村里不能動武嗎?”

  “那是平常情況下,并且的針對外來的人,這種時候,為了保護村子,不算動武!”

  牛婆婆說道。

  “……”

  古楓一陣無語,這規則也太隨便了吧,不禁開口:“是誰定的這規則,如此隨意!”

  “我……”

  牛婆婆微微一笑。

  “……”

  古楓瞬間無言。

  還好自己沒有一開始招惹這牛婆婆,對方是真正的大佬啊,如果隨便改個規則,比如姓古的,每天都要被暴打,古楓不就慘了。

  這邊,眾多村民散去。

  雷震霄和風常在攤在地上,不知被打斷了多少骨頭。

  要知道,這些村民,雖然是凡人,但好歹是大荒里的凡人,肉身力量,有的都堪比神王的。

  兩人此刻,有些發懵!

  古楓,怎么就成楓神大人了!

  才短短幾十年的時間,這些村民,怎么會對其如此維護。

  葉凌看向兩人不屑開口:“就你們,也配和楓哥作對!”

  “葉凌,走吧,我們該去修行了!”

  古楓淡語。

  隨即,轉身朝著墓園走去。

  葉凌見況,也是跟了上去。

  牛婆婆等村落之人,都散去了。

  “老風,這兩人說去修行,什么修行?”

  雷震霄不禁開口。

  “說不定,有著造化,我們偷偷跟在后面!”

  風常在想了想,說道。

  兩人商定,隨即從地上爬了起來,拖著不知斷了多少根骨頭的身體,跟在了古楓和葉凌后面。

  實際上,古楓和葉凌,今天剛剛從墓園回來。

  已經來過一次墓園了。

  葉凌沒有多說,他知道,古楓這八成是要坑人了。

  古楓來到蠻牛的墓碑前,一丈之外,開口:“蠻兄,明日我再來和你一起修行!”

  說完了,和葉凌離去。

  兩人走后,雷震霄和風常在冒了出來!

  “老風,古楓這話,是什么意思?”

  “修行,這墓碑之中,或許有什么造化!”

  “說的沒錯,肯定有,否則怎么能幫古楓修行!”

  “說不定有古神寶隱藏,我們去看看!”

  兩人商量一番,沒有猶豫,朝著那墓碑走去。

  墓園這種地方,造化本來就多,沒準有了先輩傳承什么的!

  然而,兩人剛進入墓碑一丈范圍!

  “轟!轟!”

  三息之后。

  兩人趴在地上。

  本來就重傷的他們,此刻,幾乎只剩下半口氣了。

  “古楓……”

  兩人嘶吼,接著各自吐出一口鮮血,暈了過去。

  ……

  轉眼之間,六十年的時間過去了。

  神牛村雖然有古楓的幫助,死的人越來越少,村子越來越繁榮。

  但村子底蘊有限。

  排名,也是增長不上去了。

  這六十年來,仍舊有不少外人進入村子。

  不過,牛婆婆隨便改了改村子的規則,那些外來的人,不斷被神罰劈下,再也抵擋不住,紛紛離去。

  始終,村子中的外來人,只有古楓和葉凌。

  而村里的人,也早已將兩人當成了自己人。

  “百年了!”

  古楓站在村口,看著神牛村,眼中帶著感嘆。

  “是啊楓哥,百年了!”

  葉凌,也是感嘆。

  以往修行,他們并不覺得百年有多么長,但和這些凡人在一起生活百年,見過了太多的生老病死,感嘆百年,并不短。

  “你可有突破?”

  古楓看向葉凌問道。

  “已有突破,并且,我的體質蛻變,雷電已經融入我的脈絡之中!”

  葉凌開口,隨即看向古楓:“楓哥,你呢?”

  “還差一些!”

  古楓開口。

  水之意境,不知不覺,在這百年中,已經達到了道階大成。

  因果意境,從道階小成,也踏入了道階大成。

  只是,雷之意境,仍舊困在瓶頸。

  還沒有踏入源階。

  葉凌不禁說道:“走吧,去買壇酒!”

  “今天,不買酒了!”

  古楓拿起了酒葫蘆。

  “釀好了?”

  葉凌有些驚喜。

  “算是吧!”

  古楓開口。

  這酒葫蘆中的酒,融入了這村子,幾代人因果相關的水,酒如今已成,但古楓,總感覺,少了一些什么。

  卻,是說不出!

  不再多想,兩人朝著墓園走去。

  走入墓園和以往一樣,兩人來到了墓碑之前。

  神罰降下!

  兩人再次重傷。

  雖然百年來,每天被劈一次,兩人肉身的抵抗力,已經強了許多,但神罰仍舊是神罰,威力不減。

  也在古楓拿出酒葫蘆之時,一道聲音從身后響起:

  “百年了!”

  古楓轉身一看,當即笑著開口:“婆婆,你當初的確看輕了我!”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牛婆婆!

  牛婆婆,走了過來,看向古楓和葉凌,最終目光落在古楓的身上:“謝謝!”

  這一聲謝謝,牛婆婆鞠躬一拜!

  百年!

  每日來墓園,每日來看望!

  這需要何等的恒心和信念!

  雖是古楓說,是修行。

  但想觸發神罰的想法太多,何必,非要來墓園。

  這一生謝謝,牛婆婆真心實意!

  抬頭之時,一滴淚水,自她的眼角落下。

  “婆婆,多謝!”

  古楓開口,拿出酒葫蘆,收入了這最后一滴水!

  牛婆婆的因果!

  “嗡!”

  牛婆婆這一滴眼淚,融入酒葫蘆之后,酒葫蘆嗡然震動了起來。

  接著,一股前所未有的酒香,自酒葫蘆之中,逸散而出!

  “酒,成了!”

  古楓大笑。

  這是百年來全村人因果的凝聚,這是活了無盡歲月,牛婆婆的一滴淚,點化而出。

  酒成!

  古楓倒出四杯酒!

  自己,葉凌,牛婆婆,各自一杯。

  “蠻兄,百年了,當年之約,古某已兌現,以這為你釀造之酒,來結束這百年因果,你可安息了!”

  話語落下,古楓一飲而盡。

  牛婆婆和葉凌,同樣一飲而盡。

  接著,古楓將一杯酒,倒在了墓碑上。

  “嗡!”
真人现金打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