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明珠之潤 > 第十九章:太子殿下亡?

第十九章:太子殿下亡?

  二百名死士,呼吸沉重,在淑良殿內殿前,不由得站定,止步。他們都是從尸山血海中爬出來的,對血氣極為敏感。到了這內殿殿前,所有人莫名的感覺渾身發冷,如墜冰窖。望著這內殿,感覺似乎不是一座宮殿,而是一座如同修羅血獄的深淵!

  死士統領暗罵一聲:“真他娘邪門,這是什么地方!為什么渾身壓抑,一身功力,十去七八。莫非有絕世高手在此駐守?”

  他卻不知這內殿之內,只剩兩位侍女、一位奶娘、一只小狐貍兒、一個骨碌著小眼的嬰兒。哪有什么絕世高手。不過是剛才修羅王神魂片刻覺醒,對狐無月說完一段話后,對這群螻蟻不屑所露出的殺意罷了。

  死士統領用力掐了掐大腿,大喊了一聲:上!今日不是他死就是我們亡!“運起內力,當先沖進內殿。身后的二百名死士緊緊跟隨沖了進去。兩名侍女看著一群黑衣人渾身帶血的沖了進來,大驚失色,喊道:”不好啦!有刺客!“死士統領一個疾步,匕首劃過侍女的咽喉。軟軟的躺倒在地。另一個侍女趕忙向殿門跑去,被一個死士順手扭斷了脖子。

  內殿側室的奶娘聽到動靜,出來一看,嚇得暈了過去。一名死士上前補了一刀。一行人繼續去往內殿內室。推開門。

  一只三尺多高的狐貍人立而起,后腿分開八字步,兩只前爪一只向前、指向死士們,另一只向后手心向上,嘴角上揚,面帶不屑。一副武林高手,放馬過來的架勢。

  ”嘰嘰。。(死不死無所謂,姿勢一定要帥,氣勢壓倒他們!半柱香,能拖一會是一會吧!)“狐無月嘰嘰的自語,反正他們也聽不懂。

  一群死士眼睛都瞪直了,下巴差點掉下來。這什么鬼!狐貍?這是成仙了吧!怪不得這宮殿像是地獄,原來有狐仙啊!我的媽呀,這下完了。

  似乎是因為狐無月的姿勢太滑稽,身后金絲被包裹的朱翊晟,拍了拍手,咯咯笑著。

  狐無月腦后留下了冷汗,心想:大哥,我服了你了。我在拖時間啊!擺這造型很累的好吧。你沒看他們都蒙了嗎?你這一笑,他們都回神了!要死、要死、要死!姿勢不變,繼續裝著。

  死士統領強壓恐懼,大吼一聲壯膽:”狐仙怎么樣,擋我者死!諸位,今日刺殺一事,敗露,我們不但要死,還要株連九族!為今之計,只有殺了太子,李大人才會抹去證據,不然事發揭露,誰都活不了!“一群死士咽了咽口水大吼:”干!“統領一馬當先,運起全身功力,沖向狐無月。

  狐無月哭喪著臉:”嘰嘰。。(撐不住了,這香才燒了多少!唉,姑奶奶我才一百歲,要是我進化到五尾,化成人形。迷也迷死他們!哎,脖子都酸了!)“死士統領已經沖到狐無月面前,打斷了狐無月的意淫。

  ”看刀!“死士統領大吼一聲,為自己壯膽。狐無月嘰嘰的叫道:”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嘰(真當姑奶奶怕你啊,看爪!)狐無月靈活的躬身躲過他的匕首,一爪子向統領的臉抓去,這倒是深得,罵人專揭短、打人先打臉的真髓。

  頭領一個側身、前滾翻躲過狐貍爪。后腳蹬地,一個前沖捅向狐無月心窩。狐無月用勁一跳,崩了一丈高,在空中身體抱成球三個筋斗。落在頭領的頭頂上,后爪緊抓頭發,運起前爪,唰、唰、唰、用力撓著他的臉,不一會兒血肉模糊、不成人形。頭領不斷舉刀,向上刺著,可是狐無月身法極其靈活,左躲右閃之后,繼續一頓撓臉。內殿之中不斷響徹統領凄厲的喊聲:“啊!啊!啊!。。“嘶吼之聲遠遠傳出了內殿之外………………………

  狐無月似乎找到了節奏,左躲一下,撓兩下,右閃一下,撓三下,玩的不亦樂乎。內殿中的二百名死士,嚇得面無血色,都不敢沖上前去。這要是一爪子可就破相了!媽媽說,破相了,投不了胎!一個個全部畏畏縮縮后退了三步。狐無月一爪子從頭領的眼眶插了進去。帶出黃黃的腦漿,血肉模糊的頭領嘴角咧了咧,似乎解脫一般。笑著倒下了。

  這時,清泉道長趕到了淑良殿前殿,聽到那三聲凄厲的嘶吼。雖然知道不是圣子的,但殿內一定是出事了!當下更為焦急,一劍劃破殿門,沖進殿內,一路沿著青石板路,看到無數躺在血泊中的尸體,心下暗道:圣子一定要撐住,等我趕過來啊!點了周身奇經八脈要穴,激發十二成內力,一步五丈奔向內殿。。

  狐無月抬起前爪,不斷的在死士頭領的衣服上抹著爪上的血跡。擦了干干凈凈之后,豎起尾巴,優雅的走到殿門前,極其不屑的瞄著二百名死士。豎起前爪中指指向他們。一眾死士見到她伸爪,以為她又要出手,一頓撓臉。一個個連忙后退三丈,有幾個抖得篩糠,冷汗直流。其余好點的也是渾身顫抖,不斷擦汗。一時間內殿之中,落針可聞。時不時只聽到咽口水的聲音。狐無月扭頭看了看身后的半柱香剛剛燒盡,香上的的香灰掉了下來。

  ”賊子敢爾!竟敢擅闖王府!行刺太子,還不速速就擒!“離著內殿三十丈外的清泉,運足功力,吐氣開聲,大聲吼道。

  一群死士耳朵嗡嗡作響,心想:一位狐仙不夠,這又是來了哪位大仙!我們不就殺個太子嗎!又不是玉皇大帝!這怎么各路神仙都來了!怎么不直接來勾魂使者,牛頭馬面!不帶這么玩人啊!狐無月也是瞪大了雙眼,心想:半柱香,不多不少,救兵就到,修羅王大人說的真準!

  這時,清泉趕到了眾死士不足十丈,拔出清風劍,殺氣騰騰。死士們看到這兒,瑟瑟發抖。一個死士大喊:”前有狐仙,后有道仙。反正都是一死!拼了!殺太子!“眾人聽到覺得有理,反正都是一死,于是把心一橫,一擁而上沖向內殿之中。

  狐無月大急:”嘰嘰嘰!。(你們不要激動,我們不殺你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呀,我說,別過來!………喂,你還往這兒走,你怎么聽不懂人話啊!)“激動的小狐貍兒都忘了自己不是人,可見學好一門外語多么重要啊!

  無奈,狐無月只得咬了咬牙,拼了!跳了起來,不斷在人群中左撓一下,右爪一下,人群一片混亂,誰都沒沖進內室。我們的太子殿下還在拍著小手,咯咯笑著。

  清泉趕到內殿之中,看到二百死士齊齊欲要沖進內室。又是一聲大吼,蘊含道家九字真言,室外的幾人直接被震倒,前方也是一片東倒西歪。清泉運起陰陽一元劍法,大開大合,劍下無情,招招刺喉、指心。瞬間室外倒了一片。小狐貍兒在室內堵住入口,一頓抓撓,不求殺人,只求騷擾,不放一個人進來,有時機偷襲朱翊晟。

  清泉陰陽刺劍式、撩劍式、崩劍式輪番揮舞,夾在內室大門中央的死士哭爹喊娘,進退不得。盞茶功夫兒,只剩下一個死士。抱著頭,捂著臉,趴在地上,不斷喊著:”別撓了,別撓了!我招!我都招了!“

  清泉看到這支撐到自己到來的”護衛“竟然是一只狐貍,心下暗驚,他還以為是幾名大內侍衛呢!收回目光。上前抱住圣子-朱翊晟。抱到懷里,不禁老淚流了下來:”圣子,您受苦了,是我來晚了,差點害得您重生之軀命喪黃泉,清泉該死啊!“狐無月擦著爪子,抬頭凝重的看著老道士,心想:”牛鼻子老頭,功力深厚啊,這修為起碼元嬰了,這是在人間看到第一個修為這么高的人類,當然修羅王大人不算。“

  清泉上前望向最后一名死士,語氣極為不善的說:”幕后主使是誰,如何混入王府。把你知道的。全部從實招來!饒你一命,若有半句虛言!無極元尊,貧道也不介意再沾染上一點殺孽!“死士趴在地上抖得如同篩糠:”狐仙饒命啊!大仙饒命啊!小的全招了。是當今圣上派我們潛入王府,埋伏于偏殿,以三聲煙花為號,殺入淑良殿,殺了太子殿下,事成之后,三聲煙花為號。事若不成,沒能殺了太子殿下。就四聲煙花!”清泉大驚,竟然是當今圣上!這怎么可能!不過轉念一想,這王府戒備森嚴,這二百名死士若無內應,如何能悄無聲息的潛入王府!聽聞清玄師兄曾說,先皇坐化前,曾對陛下說,讓他待圣子二十年冠禮,便退位。傳位于圣子!如此的話…………………陛下為了那十幾年的帝君之位,還真有可能啊!

  清泉沒有說話,左手抱著圣子,右手提劍向下一刺,死士睜大雙目,氣息微弱的道:“牛鼻子,不守信用,你。。“清泉喊了一聲道號:”無極元尊,留你不得,即使違背所言,生出心魔,貧道也無怨無悔,事關我教圣子安危,就算貧道死了,又有何妨!“

  清泉彎腰右手在死士懷里摸了摸。拿出三支煙花。起身,轉頭看向狐無月,微笑說道:”請恕貧道,無法行禮。今日多虧靈狐小姐拼死相搏,圣子方才安然無恙。清泉代陰陽家全教、九宗向小姐鞠躬,大恩大德,陰陽家永遠銘記!“說完深深的鞠了一躬。狐無月聽老道喊了一句靈狐小姐,極為高興。兩只骨碌碌的大眼,瞇成了月牙兒,極為受用。

  清泉看到狐無月如此人性化的樣子,也是欣喜得很。轉而凝重一肅:“小姐,此地不宜久留,既然是當今圣上,那必須快走,遲則生變。如今之計,只能回我陰陽家在京都的道觀之中了。小姐,你可愿與貧道一同?”

  狐無月豎起尾巴,重重的點了點頭。清泉也沒有廢話,快步出了殿門。拿出煙花,取出火折子,三支齊放。三朵徇爛的煙花在夜空再次綻放。。清泉運起身法,一個梯云縱蹭、蹭、蹭跳到了大殿屋頂,狐無月也是四爪并用,繞著柱子上了屋頂。清泉點了點頭,凝聲說:“王府地形復雜,崗哨,侍衛,禁軍、暗哨極多,小姐,可要跟緊了!”狐無月聽到這話,直接一個抱團筋斗跳到了清泉身上,邁開四爪,趴在清泉背上,死死抓住清泉的道袍。清泉一笑:“如此也好,小姐抓緊了!”右手清風劍歸鞘。雙手把懷中朱翊晟的金絲被扯下外層,扔了下去。內層裹著圣子,小心翼翼的抱著置入懷里。輕聲說:“圣子您小心。清泉帶您出去。我們回、家!”當下不再猶豫。運起步法,踏步斗罡。在殿頂急速的七拐八拐。向王府外奔去。

  養心殿殿外的侍女看到三道煙花之后,立刻進到殿內,踮著腳尖走到李貴妃身旁,跪下。李貴妃緩緩睜開雙眼,侍女伸手,豎起三根。李貴妃咧嘴無聲笑著,扭頭看向身邊的陳皇后虔誠的閉目禮佛。心下惡毒的說:“陳淑賢,你兒子已經死了!我兒子就要是太子!等我當了皇后,看我怎么折磨你!

  回頭,揮手讓侍女下去,雙手合十,閉上雙目。內心無比雀躍,極為激動。

  
真人现金打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