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明珠之潤 > 第十二章:西域的貢品?

第十二章:西域的貢品?

  各地前來裕王府為四皇子慶生的大小官員,直至夜晚亥時。持續了五天之久。這可把王府上下的侍女、侍衛、管事累壞了。全部的禮車喜禮、古董、字畫、真玩、綾羅、綢緞、彩錦、藥材、甚至還有動物!什么雞、鴨、牛、羊、鵝,馬、豬、狗、兔諸如之類。所有物品都要一一整理,歸類分屬到不同的金殿、偏殿、側殿、庫房、馬廄、廚房等。

  嘉靖三十五年,裕王府面向全國各地招收適齡女子入王府做侍女-從九品無職。共招收八百名。要求:年滿十六、待字閨中、品貌端正、識文斷字、書香門第、家境優良。消息一經傳出,轟動天下。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天下人都知道裕親王是儲君親王,是必定要做皇帝的儲君啊!能去親王府上做一名侍女,還不早晚都是皇宮紫禁城當中的女官!這在大明可是光宗耀祖的高端職業。香餑餑兒誰都想咬一口,于是乎,由各地縣令、巡撫海選的準侍女足足多達五千之數。經過王府五位總管層層篩選,抱著寧缺毋濫的原則,選了七百一十八名進入王府做侍女,剩下的所有予以盤纏銀兩,許其返鄉了。

  慕詩妤出身江南大戶人家,是慕員外的千金小姐。無疑她很幸運,被二總管陳明舉薦給了陳夫人,作夫人的貼身侍女。當然也是小姑娘長得秀氣,乖巧可愛,長長的馬尾顯得活潑動人,兩扇長長的眼睫毛忽閃忽閃,黑寶石一樣的眼珠靈動傳神。九歲唐詩宋詞,樣樣精通。十五歲、琴棋書畫,無一不精。這要是放在現在那就是校花!女神!學霸!萬千少年追捧的對象啊。然而這是封建禮制之下的明代,女子地位低下,再有才有德長得漂亮,背景不厚,至多也就嫁個同為員外家的公子,相夫教子,平淡一生了。畢竟門第之別、門要當戶要對。不得不說,這也是封建禮制的弊端之一。

  慕詩妤自然不甘平庸,作為一個有知識、講道理、長得靚的甜美女神來說: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相夫教子,都是孔夫子在扯淡,誰說女子不能當官,誰說女子不如男子、大周武帝不就是女人!

  當然這話甜美女神也只敢在心里說說,這要是被別人聽了去,那可是大逆不道,要浸豬籠的!

  內心繼續碎碎念:唐秋孤那個糖球豬,竟然向我爹提親,妄想娶本小姐,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我得趕緊跑。可不能掉坑里去。聽聞裕王府招收侍女,機會來了!我一定要進得王府,當上侍女總管、出任七品官、成為白富美、再養幾個男寵,哦呵呵。。人生就是這么完美。甜美女神握緊拳頭,鼓著腮幫子大聲喊:“嗯,慕詩妤,你可以的。”語氣斬釘截鐵,為自己加油打氣。當天夜里帶著盤纏瞞著慕員外、慕夫人帶著自己的貼身丫鬟-莜玟。連夜從江南出發由水路趕往京都。從運河坐船至京都一路風雨飄搖,好在慕詩妤和丫鬟莜玟都是江南人,通水性,不暈船。饒是如此,兩個月的水路一行,姐妹兩人也是頭暈眼花,兩腳發飄。好在小女孩心性好。姐妹倆互相打氣,為了夢想一定要堅持下去。最不濟也要在京都嫁一翩翩公子!不能湊合和豬過一輩子!

  終于盛夏轉秋,到了京都。姐妹倆人先去客棧梳洗,整理衣冠,涂脂抹粉之后。急匆匆的趕往東城區-裕王府。

  堪堪沒有延期,再過個把月,王府就不對外招收了,好在趕上了,姐妹倆雙雙對掌,高興的拉手又蹦又跳。

  王府二總管陳明、親自檢查了倆位小丫頭。覺得樣貌也不錯,琴棋書畫、詩詞歌賦、都有涉獵,又機靈能干,于是就向陳夫人舉薦。陳夫人看了也是頗為喜歡,把倆兒都留在了身邊做貼身侍女。

  這可把兩個小丫頭片兒樂壞了!慕詩妤難掩喜色,小聲對著莜雯說:“裕王府一共一位王后、兩位夫人。裕王后早逝,這王府除了王爺就兩位夫人最大了!聽說這陳夫人本名:”陳淑賢“鳳居淑良殿,甚得王爺恩寵,我們能被秦夫人相中真是莫大的福分!”莜玟也是為自己和小姐感到高興,不由得喜極而泣:“小姐,兩個月的苦沒白受,總算當選秦夫人的貼身侍女,老爺夫人也不會責罵你了!”慕詩妤翻了個白眼,氣鼓鼓的說道:“爹爹那么狠心,竟然讓我嫁給同鄉唐四海財主的公子唐秋孤,那個人你又不是沒見過,活脫脫一頭豬。爹爹這是分明把自己的親生女兒往火坑里推!”莜玟擦了擦眼淚,柔柔的說:“小姐,唐公子雖然人是胖了點,但也是很可愛的,老爺夫人也是為了您好。”慕詩妤雙手抓住莜玟的臉頰,使勁的擠著她的腮幫子,氣哼哼的說:“喲,小妮子思春了,葷腥不計,口味挺重嘛,要不要我修書一封給爹爹,讓他直接把你送給糖球豬怎么樣啊?”“呀,小姐!您輕點,討厭。臉都腫了!莜玟永遠跟著小姐,誰也不嫁!”小丫頭抓住小姐的手,緩緩地放下說道。

  慕詩妤面色一正:“莜玟,今日起你我都是陳夫人的貼身侍女了,都是下人,以后這小姐萬萬叫不得,我們都只有一位主子”莜玟點頭,兩個小丫頭高高興興的隨著府里的管事去往側殿。

  就這樣在裕親王府,慕詩妤與莜玟作了十年的侍女……………

  慕詩妤因做事嚴謹,機靈能干,得到陳夫人寵信,升做貼身侍女總管,從七品無職。莜玟也做了她手下管事。從八品無職。四皇子的出生,她們倆也是極為高興,畢竟母憑子貴,夫人有了皇子,一定更受寵,將來成為娘娘,甚至皇后!她們也定是跟著地位,水漲船高,正所謂,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就是這么個理兒。

  為四皇子慶生的各地大小官員陸陸續續來了好幾天,各種喜禮忙的慕總管焦頭爛額,疲憊不已,實在沒有精力了,就全權交給了莜玟管事,統籌五十名管事,帶領共計三百名侍女、侍衛、不斷整理歸類各種物品。自己去往淑良殿照顧陳夫人。

  約莫兩個時辰,這時慕總管正陪著躺在檀木床上,靜養休息的陳夫人捏著手,說著話。一旁的四皇子裹著紅銷金絲被安安靜靜的睡著,陳夫人不時的側頭看向他的孩子,微微笑著,慈愛無比。

  正這時莜玟管事急匆匆的從殿外趕了過來。走至殿門前問向殿門兩旁的禁軍守衛問:“慕總管可在殿內?”“慕總管大人在內殿”守門的禁衛自然認識莜雯管事,于是沉聲答道。放行入內,并未向內通傳。

  莜玟管事進殿之后,腳步不停,趕往陳夫人寢室,推門進入,經過紅紗暖賬站定,跪下雙膝說道:“啟稟夫人“

  ”何事?”慕總管代夫人問道。

  “奴婢在整理西域使臣為四皇子慶生的禮品當中,發現一個活物,全身雪白,長約三尺多,說是有靈性。

  慕總管和陳夫人聽到此處。勾起了好奇心,女兒家最是喜歡這種小動物。京都有不少豪門貴婦都好兒養個鸚鵡、貓狗之類。陳夫人緩緩睜開微閉的鳳目,緩緩說道:“可知是何物?”聲音從紅銷暖帳之內傳出。清澈悅耳,又充滿威嚴。

  莜玟管事輕蹙蛾眉,不確定的回道:“好像是狐、貍?”

  慕總管扶著陳夫人的手,緩緩坐起身,陳夫人又問:”白狐?使臣的禮貼上如何說的?“

  使臣禮貼上書:此狐全身毛發皆白、長三尺三寸、通人言,曉人事。靈氣十足。本欲進貢圣上,適逢王爺皇子誕生,故轉送皇子,以示慶賀。

  “禮貼上是這么說的,奴婢自然是不信的,那小東西蜷縮著身體,趴在雪絲綢被上,一動不動,懶得很,哪有什么靈性?奴婢不能做主歸類,因為是西域進貢的,只好稟告夫人“

  陳夫人聽到此付以一笑,:”既是西域之物,想必是有幾分奇貨之色“

  慕總管拉著秦夫人的手也微笑說道:我大明,威震天下,四方臣服,什么東西沒有?西域胡子定是夸大其詞,自吹自擂了。“

  陳夫人玉手輕輕摸了摸身邊熟睡四皇子的小臉說道:”可知是從哪得來的小東西?“

  莜玟管事疑惑的回道:”禮貼上是說此物是在極北雪國-元隂偶然所得。“

  極北雪國?元隂?詩妤你可曾聽過?“陳夫人收回玉手,也是面帶疑惑的對慕總管問道。”

  極北雪國-青丘?《山川精著》、《水經注》不曾有載啊。“慕總管低頭細想了一陣回道。

  “我也不曾聽聞此地,罷了,既然說的這么玄乎,也閑的無事,出去走走也好,詩妤,更衣,我們去看看這小東西”

  “是,夫人”莜玟管事也起身和慕總管一起為陳夫人熏香、更衣。

  
真人现金打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