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明珠之潤 > 第二章 奔赴輪回路

第二章 奔赴輪回路

  雙雙剛一入座,正這時,李賀判官雙手拿一個玉色方盒徐徐飄著,身后一個懷里抱著小金盒的鬼吏顫巍巍的飄來。閻羅揮手示意兩人退到身后。抬頭大聲喊道:”來人,上茶。“”是“內殿傳來兩道聲音,暖糯鶯鶯動聽。后殿兩位侍女雙手托盤,蓮步輕啟,徐徐而來。這侍女倒是生的俏麗,生前定是一俏佳人,想想也是,地府自開天辟地以來即是天地輪回之所,留一兩個美貌女子,也是平常得解。

  兩位俏丫頭兒走至殿前,順著后殿的兩邊側廊緩緩走出,閻羅低首向上虛抬示意給王座之上的圣帝陛下敬茶。兩位侍女躬了躬身,大氣不敢喘一口,顫巍巍的端著茶托順著座前臺階向上走去。輕輕放下琉璃茶具。左側的侍女躬身作福,素手輕托起珊瑚琉璃壺微微欠身,緩緩放下手中托盤、一個茶壺、一個茶碗。位于右首的侍女接過茶杯,雙手虛抬,落于御案前。退到了圣帝陛下身后。茶具是千年珊瑚琉璃雕刻而成,那茶自然就是億萬生靈精血所炒制的血茶了。

  閻羅手撫胡須,開懷一笑說道:”圣帝陛下,嘗嘗微臣這血茶如何?可比您那摩天城的血茶幾分?“圣帝瞥了血茶一眼,抬起右手,纖纖食指、中指與拇指捏住茶碗,仔細看了眼,抬至唇邊,微瞇雙眼,聞了聞。又落至胸前。思索片刻,似乎是分析著炒制配方,不知想到什么,劍眉微皺。疑惑說道:”茶色粘稠如血,明艷,泛微光,確實血茶無疑。然聞其味,雖醇厚悠長茶味濃烈,確是多了一絲腥味,多了一絲火味。雖與我摩天城的血茶同源,但卻不同種,雖都有增長功力,延年益壽之效。不過卻比朕那極品血茶要好上不少。一錢摩天血茶服之,可增長兩年功力,延壽月許。包愛卿你這茶一錢應該大致可增長四年些許功力,延壽一個春秋吧”

  “閻羅撫須微笑:”陛下單憑一觀一聞這茶如何就了解的八九不離十,微臣佩服,實不相瞞。這是微臣這里的制茶師傅通過摩天血茶的炒制,得以啟發,經過不斷改進,耗時四百年才練制完成的極品血茶啊!時至今日,不過制成了六兩有余。茶冷了可就不好喝了,陛下趁熱嘗嘗“

  圣帝右手抬起茶托至胸前,左手拿起茶蓋,輕磨了磨檐口,朱唇輕吐,吹了吹,抿了一口,右手托著茶杯放回茶幾。緊皺的眉頭隨即一送,疑惑頓解:“原來是多了絲人味,包拯你的的制茶師傅果真賢才。”閻羅哈哈大笑:“陛下,嘗出來了。”隨即神色轉冷,略帶煞氣的道:“這血茶配方微臣也不瞞陛下,摩天血茶是天界特產由血海魂獸-魁琰煉制作為主材,而我這血茶確是由活人之全身精血作為主材!”圣帝老神在在,絲毫不以為意,平淡的說道:“包拯,不是如此弒殺殘忍之人”閻羅神色更冷,那黑晶一般的眼睛如同烈火燃燒,狠狠的端起茶杯將茶中血茶一飲而盡:”此茶是取生前奸淫擄掠、大奸大惡、殘害忠良、暴虐不仁等奸佞宵小的精血通過油鍋、血池,銅鍋加入枸杞、黨參、藏紅花炒制七七四十九天而成!“圣帝輕微點頭:”包愛卿你一向嫉惡如仇,如此也不過份,確應如此。“依然平淡的口吻,聽不到一絲波動。

  圣帝平靜說道:“然這茶于朕卻是沒有半分效力,多飲亦無益之。”閻羅微頓了頓,皺著濃眉,思索了一會。恍然大悟:“陛下已是大羅之體巔峰,這茶倒是無用了。”“本來還想待陛下誕辰送上幾兩朝貢,如此倒是微臣錦上添花了”圣帝微微一笑:“包拯有此心意足矣,朕心領了。”閻羅揮手示意那端著金盒的鬼吏下去。轉頭苦臉笑著說:“血茶不收也罷,但這冥元果,萬望陛下笑納。”

  圣帝那冷峻的面容第一次有了分異樣,略微挑眉:“嗯?可是冥元神樹所生的冥元道果?閻羅鄭重的說:“正是”

  “那冥元神樹四百四十四年一開花、四百四十四年一結果,有固本培元,增長一甲子功力之效。大羅金仙服之,更有幾率參悟一絲死之法則!”閻羅左手撫了撫長須,一派洋洋自得:“陛下此言不錯,您見識廣博,包拯欽佩”只見圣帝微微搖了搖頭,緩緩說道:“冥元果雖珍貴無比,然卻是與朕無用矣”

  閻羅詫異的揚眉問道:“陛下此言何解?微臣不明”圣帝微皺眉頭,淡淡的說道:“朕在人間輪回已有兩千五百余哉,意謀打破大羅巔峰的束縛,也為證那鴻蒙大道。生生死死,轉世輪回,生死大道,朕雖不敢說完全掌控,卻也心有所得。這冥元果與朕亦是無用了。包愛卿這份大禮,朕就不受之了。”

  閻羅連忙起身,嘆了口氣。施了一次大禮:“這……原本是想這冥元果,拿來貢給圣帝陛下,沒想到倒是微臣多慮,徒增笑耳。”圣帝笑著說:“閻羅心意,朕心領了。待朕修行圓滿,證道鴻蒙。朕代表圣界、天界與冥界定當互為犄角,守望相助”

  閻羅開懷大笑,深深作揖一禮說道:“且不說那時,旦是現在,陛下大羅金仙巔峰之體,這六道七界又有幾人可比?待陛下證得鴻蒙大道,成為七界至尊,多多提攜微臣,微臣就感激不盡嘍。”

  圣帝擺了擺手,神態無喜無悲說:“包拯此言嚴重了,冥界與圣界,互為近鄰,世代交好,秉著和平共處,互惠互利的原則。即便朕成就至尊果位,也斷然不會于幽冥教主為惡。”閻羅心中大石落下,輕松說道:“如此微臣也就放心了。陛下所言極是。”說完,向右首邊的侍官。揮手說:“李判官,你也下去吧。”

  侍立一旁的李判官抱著白玉盒,喜滋滋的說道:“遵命,圣帝陛下,閻羅大人。李賀告退。”說完又飄出去,很明顯這次飄的比去的快得多,好似生怕圣帝反悔再要了他懷里的冥元道果一樣。

  閻羅抱拳欠了欠身笑罵道:“李賀這死鬼呀,手下人不通禮數,讓圣帝陛下見笑了”圣帝微微一笑說:“無妨,李判官真性情,不虛偽做作,得此良助,是汝之福。”“哪里,哪里,李賀這小子就是小家子氣,上不得臺面。“

  圣帝面容一正說:“包愛卿,叨擾多時,時辰差不多了,朕也該上路了。”閻羅似有不舍、面色凝重、擔憂說道:“今日一別,下次重逢,又是百年之后,陛下輪回人間,修為盡失,萬一有不測?”

  圣帝朗聲一笑,雙目綻出熠熠神芒:“吾之一心、向道而生、生命不息、求道不休!”閻羅擔憂凝重之色一掃而空,隨之豪氣干云的道:“圣帝陛下好氣魄,此言在理,吾輩修道之人,正應,一心求道、不死不休!”

  圣帝拱手、含笑說道:“正是如此,包愛卿,朕先行一步,愛卿留步吧。”閻羅作揖一禮正色說道:“陛下保重,相逢有時!請!”

  “嗯”微微點頭。說完,轉身大步邁出大殿,閻羅緊隨其后出了殿門。紅翎金甲儀仗團軍團長—凰泉大將急忙上前單膝跪地。恭敬說道:“陛下,是否可以起攆?”圣帝淡淡的說道:“有勞凰將軍”凰泉將軍轉身高聲喝到:“起九龍玉攆!”九條玉龍抬成的攆車由殿前階梯緩緩飛了下去,飛向奈何橋-輪回路……

  
真人现金打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