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黑色天使的號角 > 第五十四章 為言語師兄弟交手

第五十四章 為言語師兄弟交手

  “你是什么人?”杜學明見柳敏敏醒了過來,問。

  柳敏敏默不吭聲,只問了一句:“他死了?”

  杜學明點了點頭:“截你們的是些什么人?”

  柳敏敏沒回答,默默的哭了起來。

  “你嚎什么?”葉芳火了,“你哪里來的?是什么人截你們的船?你還不快老老實實的交待?”

  柳敏敏瞪了她一眼,果然不哭了,可能受傷也不是太嚴重,竟然自己站了起來,提腿就走!

  “喝!救了你一命,你不說句謝謝,反而想走?”葉芳攔住她,“想去哪里?”

  “哪里來的,哪里去。”柳敏敏愣愣的說,“難不成你們準備養著我?”

  “你……”葉芳氣呼呼的看著杜學明,杜學明擺了擺手,示意她放人。

  葉芳只好讓開來,放她走了。

  “這種女人!真是過份!”葉芳氣呼呼的說,“一點兒也不知道知恩圖報!”

  鐘德陽笑了:“她本來就是從烏鳳山上背叛出來的,你還指望她什么知恩圖報?”

  ……

  柳敏敏漫無目的的走著,一時之間,竟然進退無路。

  ……

  “劉師傅,這是你的。”飛豹拿出一些錢來,遞給劉清云,劉清云看了看,沒收。

  “飛豹,這次算你的,你自己的珠寶虧了不少,這個就算是彌補你的。”劉清云說。

  “劉師傅,你這說得是什么話?”飛豹臉色鐵青,“難道我飛豹自己的人反了,還要你老人家替我賠罪?”

  劉清云見他這樣說,便收下了錢:“對不住飛豹兄弟了!”說著,沖裴潔等人點了點頭,“我們走。”

  飛豹也不留他們,恭手說:“請。”

  “告辭!”劉清云舉手還禮,帶著裴潔他們下山了。

  ……

  “這么晚了,還沒睡著?”馮雨辰聽到對面的許良玉翻來覆去的,把張床折騰的吱吱響,弄得自己也睡不好,干脆起來了。

  許良玉一時不知該說什么好。

  “睡吧。”馮雨辰勸他,“已經這樣了,你何必還替她操心呢?”

  “師兄,”許良玉叫了一聲,“我們都是無父無母的人,蒙師傅垂憐,收養了我們,這才算有了家——賽吳用已經死了,敏敏她……”

  “管她干什么?”劉霖在一旁被他們吵了起來,翻了個身,叫了起來,“那種賤女人!再回來爹也不會收她!跟什么人不好?跟一個土匪跑了!”

  “師兄!”許良玉急了,“我們也不是什么有身份的人!我們不也一樣跟土匪打交道?跟土匪合伙做買賣?”

  “你這算什么?”劉霖聽他這樣說,急得跳了起來,“你是不是嫌我爹了?行啊,你們現在都翅膀硬了,可以離開我爹做事了!行,行!你們都走好了!你們都去找那光明正大身份的人投靠去吧!”

  “師兄!”馮雨辰一看劉霖也火了,急忙又能安撫他,“良玉不是這樣的人,他只是擔心敏敏……”

  “她有什么好擔心的?”劉霖說,“你管她死活干什么?人家寧肯跟個土匪跑了,也不愿意跟你!你還在這里白替人家操的什么心?”

  “師兄!”許良玉的性格,在眾師兄弟中,脾氣是最溫和的了,今天被劉霖這樣說,真的蓋不住了,一下子跳了起來,“師兄!你說我什么都行,你不能這樣說敏敏!”

  “怎么?難不成你還想為了那個人盡可夫的女人打我不成?”劉霖氣昂昂的說。

  “呼!”許良玉果然忍讓不住了,一拳頭揮了過去,劉霖立刻跳了起來,兩個你來我往,竟然從房間里打到外面,在院子里打了起來!

  “你們這是干什么?”劉清云被驚動了,趕緊起來察看,發現劉霖和許良玉竟然打了起來,頓時火冒三丈,“你們半夜三更的!想干什么?”

  “師傅!”馮雨辰叫了一聲。

  “師傅對不住!”馮雨辰說,“怎么攔也攔不住。”

  “還不快給我快手!”劉清云高喝一聲,劉霖和許良玉拳來腳往的,又戰了幾個回合,這才終于停下來:“爹!”“師傅!”兩個人叫了聲。

  “立刻跟我帶來!”劉清云也不問青紅皂白,便令他們兩個進了內堂,在師祖面前跪了下來,“雨辰!拿來!”

  馮雨辰拿過皮鞭來,猶豫不決,試圖替兩位師兄弟講情:“師傅——”

  “還不快拿過來?”劉清云斷喝一聲,把馮雨辰嚇了一跳,立刻乖乖的把皮鞭遞給劉清云。

  裴潔也早已被驚醒了,她進了屋,看到劉霖和許良玉跪在地上,劉清云正狠命的抽打他們,心里不由的一緊,很替他們難過——她看了看許良玉,尤其為他傷心:她自己也從沒想到過,敏敏竟然會跟那個土匪跑了,也不愿意跟許良玉!其實許良玉長得雖說不能算一流俊雅的男子,也算是俊秀了,何況這位小師弟,一向最為伶俐,心地善良,不明白敏敏為什么會寧肯去跟那個土匪亡命天涯——現在也不知道是生是死。

  想到柳敏敏,裴潔心里也是十分難過:這個小師妹從小愛惹事,一向又十分的聰明可愛,自己心里本來是十分疼愛她,把她當成自己的親妹妹一樣的疼愛著,想不到她居然不辭而別!

  “良玉!”想到這兒,裴潔看到師傅也打完了,趕緊走過去,扶起他來。

  “唉喲。”許良玉被她碰到了傷處,痛的叫了一聲,“師姐!”

  “雨辰!”裴潔說,“你還不快去拿藥來?”

  馮雨辰趕緊取了藥來,幫裴潔替許良玉涂好了藥,裴潔說:“雨辰,你快帶良玉回去躺下來,好好休息一下。”

  馮雨辰便扶著許良玉回屋里去了。

  “我替你也擦擦。”裴潔看到劉霖咬著牙,還跪在那里。

  “不用!”劉霖恨恨的說,“你替他去擦好了!”

  “師弟!”裴潔叫了一聲,“你這是怎么了?你怎么能跟自己的師弟打了起來?”

  “爹已經打了我了,輪不倒你還一教訓我!”劉霖氣呼呼的說。

  “裴潔!”劉清云還沒走呢,一個人坐在那里還生著悶氣:想不到柳敏敏剛走,這兩個不中用的家伙就因為她的事打起來!

  “裴潔!”劉清云說,“你不用理他!”

  “師傅!”裴潔看著劉清云,回頭又勸劉霖,“你還是把藥擦上,怕發炎。”

  最新全本:、、、、、、、、、、
真人现金打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