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黑色天使的號角 > 第三十三章 一夜風流難瀟灑

第三十三章 一夜風流難瀟灑

  “你留神觀察,看看他們到底出了什么事。”天鷹說,“6號今天說話吞吞吐吐,不知有什么事瞞著我們——我知道你們幾個跟他們關系這么年,更容易相信他們,也一直以為我對6號有成見,但是,3號同志,請你一定要明白一件事:我們這是在革命,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革命!稍有差池,丟了我們幾個性命不要緊,只怕這條線路斷掉,不知少了多少槍支彈藥,誤了多少同志性命!”

  3號聽了心驚,明白天鷹所說的,句句有理,當下點了點頭:“我會留神的。”

  天鷹這才打開后門,悄悄的走了出去。

  ……

  “你要去哪里?”許施杰從后門轉了出來,上了大路,正要回家,冷不防被人一把拉住,嚇了一跳,伸手就去摸槍:卻看到是陳營長從后面拉住了他。

  許施杰嚇了一身的冷汗,松開了手,笑嘻嘻的:“陳營長這是要到哪里去?”

  “找個地方取樂去。”陳營長說,“你今天有事?”

  “沒什么事。”許施杰說,“最近好像挺太平的。”

  “既然沒什么事,走,我帶你去個地方!”陳營長說著,拉起許施杰就走。

  “這……”許施杰原以為他是要去喝酒,場面上應酬,倒也不妨事的。因此也不好多說什么——那陳營長卻拉著他,進了寶月樓!

  “姑娘們下來了!有貴客到了!”看到陳營長進來,老鴇子吳艷萍喜不自禁:這位可是位花錢的大爺,最近不知發了哪里的橫財,竟然來的很頻繁,幾次點了陳曼瑤的夜:要知道這姑娘們也是有三六檔,花錢也是不一樣的。

  “喲,陳營長來了!”姑娘們看到陳營長來了,個個喜上眉梢,都擠了上去:知道他出手大方,常來常往的。

  “曼瑤呢?”陳營長一進門,果然不看這些粉脂胭紅,直接就點陳曼瑤。

  “曼瑤在樓上呢,爺!”小福子急忙說,“我這就請姑娘下樓。”說著,就要上樓去請陳曼瑤。

  “慢著!”陳營長止住了他,“你去天香閣點幾個好菜,再去打幾斤女兒紅,今天我跟這位就在曼瑤房里喝幾杯。”

  “好,好!”吳艷萍知道這兩位今天又要包夜,歡歡喜喜,對小福子說,“福子,你快去!我來招呼這兩位爺!”

  小福子從陳營長手中拿了錢,便顛顛的跑了出去,到天香閣買酒買肉去了——少不了賺他幾個差錢。

  “曼瑤!陳爺來了!”吳艷萍搖搖擺擺的上了樓,敲了敲陳曼瑤的門,“快開門!”

  “來了!”許施杰還沒來得及反應,便看見一絕色女子,花語鳥香,拖拖酈酈的走了出來,開了門,看到陳營長,便嬌笑一聲,“爺今個兒來得早!”

  回頭又看到許施杰,立刻傻站在那里了:“這位爺是……”

  “哈哈……”陳營長一看陳曼瑤那眼神,立刻明白了,“我一向以為只有男人會被女人迷住,想不到今天美艷萬分的陳曼瑤小姐,竟然也被我們的許副官迷住了!——沒見過這么漂亮的男人吧?”

  “看您說的!”陳曼瑤在陳營長身上輕輕拍了一下,嬌羞萬狀,回頭卻吳艷萍說,“媽媽!您回頭叫翠云過來吧。”

  吳艷萍詭秘的笑了一笑:“我還當你一人要伺候這兩位爺呢。”

  “媽媽!您是不想我活了!”陳曼瑤撒著嬌,更顯女兒神態。

  等翠云上來,天香閣的菜肴也到了:這一當兒,許施杰連個說話的空檔都沒有,就一路被拖了上來,等到這時再說,卻已經遲了。

  “曼瑤小姐!”陳營長說,“我這位兄弟初來乍到,就交給你了!”說著,沖著陳曼瑤擠眉弄眼,意味深長。

  “您請好吧!”陳曼瑤說著,就在許施杰旁邊坐了下來!

  一陣香氣傳了過來,許施杰不由自主的把身子往旁邊靠了靠。

  “爺!”陳曼瑤妙音傳來,令人心酥。許施杰不由的看了她兩眼:果然是個妙人兒。

  “您喝酒啊,爺。”陳曼瑤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替他倒下了酒。

  “我自己來!”許施杰急急的說著,去搶酒壺,卻正好碰到陳曼瑤的手,軟軟的,溫如玉。許施杰一懔,把手縮了回來。

  陳曼瑤卻同時松手,只聽“啪”的一聲,酒壺落地,嚇了陳營長一跳:“咋的了?”抬起頭來,看了看許施杰,他正愣愣的呆在那里,手足無措。——再看陳曼瑤,雙眼發神,怔怔的盯著許施杰,似乎怎么看也看不夠。

  “哈哈哈,”陳營長大笑起來,“這可真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對啊!”說著,摟著翠云,站了起來,“我們另外選個地方快活去吧。”

  “陳營長!”許施杰一看,急忙起身站了起來,“我,我還是回去吧。”

  “呵呵,”陳營長拍了拍陳曼瑤,“錢我可是已經付過了!要是你留不住這位爺,就請媽媽把錢還給我吧!”

  說完,竟然領著翠云去別的房間里去了!

  屋里只剩下了許施杰和陳曼瑤。

  “你走吧。”陳曼瑤看著許施杰,落下淚來。

  “我……”許施杰一時無語,看了她兩眼,“我告辭了!”說著,便站了起來。

  陳曼瑤忽然從他后面摟住了他:“你真的忍心就走?”

  許施杰立刻覺得熱lang上涌,松開了陳曼瑤的手:“對不起,姑娘,如果你是因為錢的原因,我可以付錢給你。”說完,就打開錢夾,取錢出來。

  陳曼瑤把錢甩在地上:“我雖身落入紅塵,也是買賣!你既然不肯留下來,我也不稀罕這幾個臭錢!你走吧!”

  許施杰嘆了一口氣,把錢撿了起來,放入錢包:“姑娘如此仗義,我也無話可說了:我家有妻子,不能做出這種無情無義的事來。”

  “哈哈哈,”陳曼瑤大笑起來,笑得眼淚直流,“你以為來這寶月樓的爺們,家里都沒有妻兒老小?三妻四妾的爺們多的是!來這里的爺們不過是圖個風流快活,賣弄風騷——家里的娘們哪個敢跟姑娘們一樣,縱情歡愉,令爺們開心而已!你以為那些看起來端莊可愛的女人們,就能令爺們稀罕?”

  許施杰聽了,不知如何回答:他也常常覺得許夫人縱然是熱情洋溢,把持不住自己,跟他合成魚水之歡,卻也如陳曼瑤所說:的確時時注意自己身份,不能全心全意,縱情狂歡。

  最新全本:、、、、、、、、、、
真人现金打鱼 十一运夺金奖金 网上棋牌游戏网站 英超2019各派关系 广东36选7怎么算中奖 双色球关系码怎么算 华东15选5官方同步 李逵劈鱼怎样才能赢 微乐吉林麻将手机版 怎样融资融券买股票 大唐斗地主下载 股票为什么会涨会跌 网上棋牌游戏 下周股市行情最新消 体彩481玩法中奖规则图 秒速赛车平台 四川金7乐昨日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