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黑色天使的號角 > 第九章 人在江湖

第九章 人在江湖

  日本兵部里。

  “你的!一定要保密!中國人,狡猾狡猾的!”川田大佐甚至連追隨他多年的衛兵也叫他退了出去,單獨對三浦崇正說道,“大和民族是優秀的民族!我們一定要效忠天皇!為天皇血戰到底!”

  “是!大佐閣下!”三浦崇正“啪”的一個立正,相當完美的一個敬禮,“為天皇效忠!”

  “這次的行動計劃,務必不可有半點泄露,否則,你我都將……”川田大佐右手比如刀勢,在自己的脖子上劃了一下,雙眼圓睜,盯著三浦崇正,“你的,明白?”

  “是!明白!”三浦崇正依然響亮的回答了一聲。

  川田大佐揮手示意他可以走了,三浦崇正便退身告辭。

  當三浦崇正“嚓嚓嚓”的走了出去的時候,川田大佐才頹然的在椅子上坐了下來:他心里頭很明白——日本人在支拿地區的行動,已經快要崩潰了。七年前,當他作為一個對天皇充滿信任和崇仰的軍人,響應軍部的號召,到支拿地區進行這場軍事行動的時候,的確是充滿信心和力量的。然而,中國人頑強的戰爭力和生命力,拖垮了這場戰爭:初時軍部已有作戰計劃,那就是速戰速決,力爭三個月拿下中國!

  之所以敢如此說,是因為日本已在支拿地區得到了許多消息:政黨腐敗,人民懦弱,曾有一日本lang人,在某地強奸一女生之后,因遭到反抗,便將其格殺!聞聽此事,非但其家人敢怒而不敢言,就是清朝當地政府陳知縣,也是畏畏懦懦,根本不敢過問此事!

  另有日本武士數人,在某地踢掉當地最有名的武館洪館,并殘殺館內無數兄弟!引起神人共憤!可惜竟徒然眼睜睜的看著武士耀武揚威的揚長而去!無人敢引頸前去支援!

  如此種種,多不勝數,傳到日本,人人歡舞:都說中國乃一東亞病夫,不消吹灰之力,便彈指可破!

  更有許多傳言,中國地大物博,歷史悠久,更兼有《馬克波羅游記》一書,引發西方lang潮,紛紛前去尋寶,竟把個頤和園搶掠一空!其財富之多,竟不下一國之富有!

  如日本之地,無所生產,且地形多火山地震,朝不保夕,不偌奪得他泱泱中華,既有好地方,又有多財富!因此上下一心,竟然中國物地,已是囊中之物!故而引動軍部震動,天皇歡喜,即可下令出兵,搶占偌大國土!

  哪知征戰多年,開頭之初,的確是處處順利,如砍秋風落葉一般,風到之處,無不悚悚而落,只幾年功夫,便占得大壁江山!

  誰想到現在,忽然各地兵馬突起!日夜征戰不息,反而愈戰愈勇,此起彼伏,無邊無跡!

  作為一名將領來說,川田大佐深知此戰必敗無疑了,只是天皇并不相信,依然被謠言迷惑,相信中國之民,終是下賤民眾,比不得大和民族!所以加緊訓練兵馬,就連十幾歲的孩子,也開始持槍作戰,效忠天皇!

  ……

  三浦崇正是一名徹底的軍人,他完全效命于天皇,只知道服從命令。接到川田大佐的指令,他立刻披掛上陣,準備出發。

  “少佐!我們什么時候出發?”冷不丁一名兵士問道。

  三浦崇正立刻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少問!該出發的時候,自然就會出發!”

  “哦。”兵士被他一嚇,不敢再多問,心想,這就是馬上就要出發了,還不告訴準點兒,還真是保密到家了!

  ……

  “怎么樣?”黑夜里,幾個人愁眉苦臉,相對無語。

  “干!”杜學明一拍桌子,說道,“前方將士們都需要藥,我們這次無數有多大困難,都要弄到手!”

  “問題是我們根本不知道該怎么下手?”葉芳說,“我們既不知道出發時間,也不知道藥品在哪里,怎么下手?”

  “跟游擊隊聯系好了沒有?”

  “游擊隊自然沒問題。”鐘德陽說道,“他們早就磨拳擦掌,準備一展身手了!他們也準備再弄些武器裝備一下自己呢!”

  “是啊,”杜學明說,“戰爭形勢越來越好,我們都應該盡快武裝起來,趕走日本小鬼子!”

  “對!”鐘德明說,“我們無論如何,都要啃下這塊硬骨頭!給我們的大前方一個喜訊!毛主席說過:沒有槍沒有炮,敵人給我們造。他們就是我們的后勤保障!”

  “好!既然這樣,我們這次不管有多大的困難,也要想辦法解決它!”杜學明、葉芳、鐘德明都站了起來,互相望了望,眼睛里充滿了希望。

  ……

  許施杰累得骨頭都快斷了,心里埋怨許夫人:什么事不能讓我干,偏偏讓我教這個鬼丫頭騎什么自行車?這不是把我往火炕里扔嗎?本來彭衡玉就像是一塊粘糕一樣,纏住不放,這下倒好,直接丟人家嘴巴里去了!

  “許施杰!快點!”彭衡玉又叫了起來,看到許施杰累得滿頭大汗,說不出話來,掏出自己的香巾來,替許施杰擦,“怎么,累壞了?”很心疼的樣子。

  “哦,不累,不累。”許施杰趕緊躲開,自己拿袖子擦了一把。

  “哼!”彭衡玉見他躲開,心里生氣,把手帕一丟,抓過自行車來,“你快點過來!”

  許施杰無奈,只好跑了過去,跟在她后面小心看著,車子稍有偏差,就趕緊扶好。

  “我就不信累不死你!”彭衡玉發了狠,一個下午也不肯放過許施杰。

  “彭小姐!彭團長叫許副官過去一趟。”一個士兵過來喊。

  “你回去告訴我爹!就說許副官今天放假!要是他不肯,就說是我媽放的假!”彭衡玉回頭瞄了一眼許施杰,心生惻隱之心,卻又暗恨他不識抬舉:雖然自己長得胖些,畢竟老子是一團之長,將來升職也有有望,許夫人憑有一副好皮囊,卻除了繡花拿針,什么也幫不上。

  彭衡玉知道自己父親也是一心向上爬的主兒,他喜愛許施杰,完全是因為許施杰作的好文章,常常替他捉刀,有幾次,都很得上司賞識,說彭團長不但有將帥之才,更有定邦之能。

  男人哪個不好官勢?彭衡玉就不信許施杰寧肯這輩子做個小小副官,守著那個許夫人一輩子!

  最新全本:、、、、、、、、、、
真人现金打鱼 三肖选一肖期期准 股票在线行情软件 扑克的玩法 老版明星三缺一麻将 今日股市行情走势 最准金牌三尾中特料 富贵乐园棋牌游戏平台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走势图 意甲1819赛季 极速赛车 丫丫江西麻将 开发手机炒股app 幸运飞艇如何刷水对打赚钱 天天海南麻将安装 什么赛车游戏最好玩 金贵银业股票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