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至尊死神 > 第二十九章 亡命狂奔 2

第二十九章 亡命狂奔 2

  不用布歐去稟報,狄更斯早已經來到了船頭,狄更斯的大光頭伸得老長,仔細觀察從戰艦附近經過的怪物和美人魚。“奇怪,這是什么,怎么比我還丑陋。美人魚是怎么了,怎么和這樣的怪物們在一起呢?”狄更斯看來看去,終于忍不住好奇,伸出兩根藤蔓,閃電般地從水中抓出了一條美人魚和一個怪物。“告訴我,你們究竟是什么人?”

  大頭怪物一言不發,突然拔出一把戰刀,斬斷了狄更斯的藤蔓。然而斬斷了一根,狄更斯還有千萬根,又有十幾條藤蔓伸了過來,把怪物纏得死死的。“主人的刀,你怎么會有我主人的刀?”狄更斯更焦急了。

  “您一定是狄更斯先生吧?”那個美人魚突然開口說道,“我是卓瑪,是卓婭的堂妹,卓婭姐姐說過,在珍珠號戰艦上面有一個神奇的樹怪狄更斯,就是你吧?”

  “我就是偉大的無所不能的樹人狄更斯,我就是偉大的羅德里格斯大船長的忠實仆人。”狄更斯遇見了熟人,高興得心花怒放,放下美人魚說道,“告訴我,你們這是在干什么,你們為什么要和這群怪物們一起逃亡呢?亞瑟城呢,我記得在這個位置是可以看見亞瑟城的呀?”

  “亞瑟城不存在了,偉大的亞瑟王被亞伯拉龍抓走了。”美人魚終于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忍不住放聲大哭了起來,“亞伯拉龍族的黑鯊魚軍團正在追趕我們,這是克拉克商會的獨眼魚龍軍團,他們是來救我們的。”

  “不會吧,亞伯拉龍能夠把一座島嶼給吃了不成?”狄更斯兀自不相信,問那個獨眼魚龍道,“告訴我,你這把戰刀是從哪里來的?”

  獨眼魚龍雖然兇悍,但是此刻也認清了眼前的形勢,知道這個大光頭是惹不起的,于是實話實說道:“這是我們克拉克商會最近向娜塔莎城堡的羅德里格斯船長購買的武器,羅德里格斯船長是我們的朋友,我們一起合作對抗亞伯拉龍族。”

  “主人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的朋友就是樹人艦隊的朋友。”狄更斯義憤填膺,站在船頭高呼道,“小崽子們,你們出力的時候到了,給我往前沖,凡是看見鯊魚一個不留,殺啊!”

  布歐率領四艘戰艦順著海藻叢林的邊緣繞了一個大圈子,然后又一字排開自西向東搜索,三個多小時過去了,沒有任何發現。這里不要說有龐大的鯊魚,就連體積稍大一些的小蝦米也沒見到幾個。似乎這一帶的海洋生物,都被剛才的那種可怕的獨眼魚龍嚇走了。在開始的兩個小時中,狄更斯的興趣十分高漲,在戰艦上亂蹦亂跳,發誓一定要把欺負主人朋友的壞家伙一網打盡。可是伴隨著時間的推移,狄更斯的老毛病又犯了,在船頭哈欠連天,昏昏欲睡。為了不至于讓自己睡著,狄更斯抓起美人魚和獨眼魚龍回到自己的船艙,強迫他們傾聽自己一個多月來的寫作心得。

  眼見天se已晚,布歐決定讓艦隊在前方的一個小島上靠岸。海盜們緊張了一天的神經終于放松了下來,一個個在甲板上或躺或坐,睡覺的有,聊天的有。海盜們聊天的主題都集中在今天狄更斯抓獲的那個美麗的美人魚和丑陋的大怪物上。這兩種生物,都是海盜們從來沒有見到過的,海盜們談論起來眉飛se舞,大家各有各的看法,彼此爭論不休,場面非常熱鬧。

  事情的發展往往會出乎人們的預料,正當樹人艦隊的海盜們以為一天的工作到此結束,他們可以好好的睡一個安穩覺了的時候,海洋中的攻擊卻突然開始了。

  布歐在距離小島大約五百米的地方讓艦隊中的狄更斯號和另外兩艘艦停了下來,派遣黑鯊魚號戰艦前去探路。海鯊魚號戰艦是一艘大型戰艦,滿載七百五十名水手,由海盜頭領黑鯊魚率領。黑鯊魚號戰艦小心翼翼的向小島靠近了三百多米,并沒有發現任何暗礁,艦長黑鯊魚準備向后面的戰艦發出信號,讓他們跟隨自己的航線一起靠岸。

  “礁石,好大一塊礁石!”擔任瞭望的水手突然驚呼。

  果不其然,在黑鯊魚號正前方大約二十米,突然出現了一塊高達十五米,直徑三十多米的一塊圓形礁石。沒有人知道這塊礁石是怎么來的,負責導航的水手一直沒有發現他的存在,水手們只是感覺前方的水域很模糊,看不透,那里似乎本來是一團水霧,可是突然間水霧退去,變成了一塊巨大的礁石。黑鯊魚號來不及作出任何反應,就一頭撞擊在了巨大的礁石上面。

  沒有撞擊的巨大轟鳴,也沒有木材破裂的咔嚓聲,黑鯊魚號的船頭毫無阻隔地撞進礁石,巨大的礁石的一半吞沒了船頭,另外一半則挪移到甲板上。是幻覺,原來是海市蜃樓,驚出一身冷汗的海盜們長出一口氣,戰艦終于保住了。

  然而,可怕的事情突然爆發了,巨大的礁石突然活動了起來,變成一團團飛快移動著的灰se濃霧。在濃霧中,鉆出了一個個人身蛇尾、生長著四個手臂的怪物。怪物們手持閃亮的大砍刀,吶喊著沖向呆若木雞的海盜。

  至少有一百名這樣的怪物登陸黑鯊魚號戰艦,狂風一般席卷了整個黑鯊魚號戰艦的甲板,海盜們被嚇得哭爹叫娘,有的縱身跳進了大海,有的逃進了底艙。只有少數幾個海盜鼓起勇氣,吶喊著上前抵抗。然而他們的抵抗是徒勞的,這群怪物不但力大無比,可以輕而易舉地把海盜的武器震飛,而且他們的刀法更是精湛異常,四只手臂,四把戰刀,攻守兼備,令人防不勝防。更為可怕的是他們的戰刀鋒利得幾乎不象話,削斷海盜的武器就如同切削一根小木棍一樣容易。

  奇怪的是,這些怪物們雖然輕松擊敗了海盜,但是他們并沒有殺死這些海盜。他們都是在最后一擊的時候,突然扭轉刀身,用刀背去砸海盜的四肢、肩膀、后腦或者是腰身,使海島昏迷或者是失去反抗能力。怪物們很快肅清了甲板,把海盜全部驅趕到下面的船艙中。然后怪物們降下船帆,拋下重錨,黑鯊魚號徹底喪失了機動能力。

  三百米開外的布歐發現黑鯊魚號遭遇攻擊,立刻命令狄更斯號戰艦前去救援,另外兩艘戰艦向兩側迂回,大型投石車填裝彈葯,準備一旦事情危機,就用投石車將黑鯊魚號戰艦砸沉。

  “發現黑鯊魚了?不要攻擊,看樹爺爺怎么收拾他們。”

  狄更斯咆哮著沖出船艙,身體見風而長,很快變成一株參天大樹,千萬條藤蔓揮舞著,如同遮天蔽日的烏云一般。狄更斯出馬,布歐一顆高懸的心終于落進了肚子。剛才布歐故意在甲板上大聲嚷嚷,目的就是把這個絕頂高手吸引出來,只要有狄更斯在,就什么怪物也不怕了。

  然而讓狄更斯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狄更斯的數千條藤蔓伸過去之后,在一片刀光劍影的絞殺下,竟然全部被斬斷。狄更斯哇哇怪叫,這個木頭人似乎也感覺到了疼痛。以往戰無不勝的狄更斯,第一次有了敗績。

  狄更斯哇哇怪叫了一會兒,突然不叫了,兩只銅鈴一般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看著黑鯊魚號甲板上的一個大章魚。那條大章魚剛剛從水霧中鉆出來,四條巨大的觸手足有十幾米長,體重至少達到了兩噸。此刻,大章魚也在甲板上望著狄更斯的方向發呆。

  “哇哈,是老古,大光頭老古啊!”

  狄更斯突然發出一聲怪叫,縱身躍起,跨越了數十米水域,跳到大章魚的面前。狄更斯的身體恢復到六七米高,伸出七八支藤蔓纏住大章魚,把大章魚舉起來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大章魚也伸出自己的觸手,把狄更斯的主干團團纏住。兩個怪物抱在一起,又叫又笑得熱鬧了好一陣子。布歐側耳傾聽,發現這兩個怪物使用的是一種自己從來沒有聽過的語言。

  樹爺爺似乎發了神經病,海盜孫子們不知所措了起來。狄更斯號戰艦上的弓箭手們緩緩松開了緊繃的弓弦,目瞪口呆地看著他們的偶像,他們的精神領袖像一個小孩子一樣尖叫著跳來跳去,不知道是否應該繼續發動攻擊。

  水霧全部散去了,一個白衣青年帶領著七個絕se美女登上了黑鯊魚號戰艦。正在和大章魚打鬧的狄更斯看見這個白衣青年,如同被雷擊了一樣,渾身顫抖了一下,放下肩頭的大章魚,身子一晃,竟然癱軟在了甲板上。

  白衣青年走到狄更斯面前,向狄更斯招了招手,強橫不可一世的狄更斯在這一刻就如同一只溫順的貓,乖乖地俯下身子,把一顆斗大的光頭伸了過去。白衣青年伸手在狄更斯的光頭上摸了摸,連拍三掌,放肆地大笑了起來。

  圍觀的海盜們徹底傻眼了。這個人是誰?他竟然如此大膽,敢去摸樹人狄更斯的光頭,而且還響亮的打了狄更斯三下,簡直太不可思議了。在人類世界中有一句諺語:老虎的屁股摸不得。但是在樹人艦隊中卻有另外一句:老虎的屁股可以摸,但是大樹爺爺的光頭是萬萬不能摸的。因為摸了老虎屁股,大不了被老虎殺死吃掉,但是如果摸了大樹爺爺的光頭,大樹爺爺會給你講,那可是天底下最慘無人道的酷刑啊!

  突然,布歐的心中一動,一下子想到了一個人。布歐的眼睛亮了,慌忙下令道:“放下武器,任何人不準作出敵意的舉動來。快,快靠過去。”

  兩艘戰艦還沒有靠好,布歐就已經急不可耐地跳上了黑鯊魚戰艦的甲板。布歐三步并作兩步地沖到白衣青年的身邊,匍匐在地,用最虔誠的口吻高呼道:“萬能而又偉大的大海之王啊,您就是我的主人狄更斯的主人吧?主人的主人啊,我是您最虔誠的仆人的仆人布歐,能夠見到您的威儀,是我一生最大的榮幸。我的主人狄更斯先生歡迎您,我的樹人艦隊歡迎你。萬能而又偉大的大海之王啊,請率領我們這群迷途的羔羊吧。我們愿意為您赴湯蹈火,我們愿意為您流血犧牲,在您偉大的光芒照射下,我們將會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楚天舒正沉浸在找到狄更斯的喜悅中,突然發現面前跪著一個胖乎乎的海盜,這個海盜正在以一種極其肉麻的口吻大拍他的馬屁,奇怪地問狄更斯:“老家伙,他是誰?”

  “這是一個聰明而又可愛的孩子,對我忠心耿耿,給我帶來了很多快樂。”狄更斯很愿意有人前來解圍,把楚天舒的注意力從他的身上轉移過去,“布歐,把所有人都叫來,拜見我的主人,偉大的羅德里格斯大船長。”

  布歐接到命令,慌忙去召集另外兩艘上的海盜。

  楚天舒皺了皺眉頭,問道:“老家伙,你怎么了,莫非你做了什么虧心事?說出來。”

  狄更斯渾身一哆嗦,轉身作了一個逃跑的動作,可是想想又不對,只好戰戰兢兢地匍匐在楚天舒面前,竟然痛哭流涕了起來:“主人啊,樹人該死,樹人犯了兩個大錯誤啊。”

  “什么錯誤,竟然讓我們天不怕地不怕的樹人狄更斯哭泣了起來?”

  “主人啊,樹人在離開你的時候,曾經答應過主人,絕對不會傷害人類。可是,我在一次保護樹人艦隊的戰斗中殺死了十一個人類。”狄更斯避重就輕,先說了一個不重要的錯誤,然后緊張地看著楚天舒,看看楚天舒有什么反應。

  “既然是戰斗,就難免會有傷亡,如果是迫不得已,殺人就不算犯錯誤。”楚天舒也看出了狄更斯的反常,突然加重了語氣,怒喝道,“還有一個錯誤呢,快說?”

  狄更斯哭得更傷心了,一把鼻涕一把淚地說道:“主人,我…我搶劫了你的戰艦。就是這幾艘戰艦,還有三萬多把美杜沙鋼刀。主人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搶劫完了才知道這是你的戰艦。我想把這些戰艦和武器還給你,可是你一直不召喚我,我也和你失去了心靈感應,我無法找到你的位置啊。”狄更斯一邊哭訴,一邊偷偷地從指頭縫中觀察楚天舒,發現楚天舒的臉se大變,慌忙磕頭如搗蒜,“只要你不把我送回惡魔島,我愿意接受任何懲罰。”

  此刻布歐帶著艦隊所有指揮人員來了,當他們看見自己平日里奉若神明的樹人狄更斯竟然匍匐在一個白衣青年的腳下痛哭流涕,其震驚的心情是無法言喻的。他們在第一時間認定,面前這個白衣青年是一個比狄更斯更加厲害百倍的超級怪物。所有海盜都戰戰兢兢地來到狄更斯的身后,跪在甲板上不敢做聲。

  楚天舒看看甲板上跪著的海盜,又看看四艘裝備精良的大戰艦,突然縱聲大笑了起來。楚天舒用海族語言對狄更斯說道:“起來吧,老家伙,你這不是把四艘戰艦給我送來了嗎。”楚天舒又使用人類的語言說道,“你們也起來吧。所有人都撤到其他戰艦上去,這條船我征用了。”

  打發走海盜,楚天舒向狄更斯詳細地了解了一下他這段時間以來的活動。因為得到了楚天舒的寬容,狄更斯的心理負擔沒有了,話匣子開始發威。狄更斯大吹特吹自己這段時間的豐功偉績,聲稱自己建立了一支龐大的海上艦隊,戰艦上千艘,成員十多萬,基地在棕櫚島。楚天舒雖然不太相信狄更斯的話,但是看到這四艘裝備精良的戰艦和數千名海盜,還是部分相信了狄更斯。楚天舒認為,這樣一支海上力量,也許在將來會有所用途,因此打算暫時不召回狄更斯,讓他繼續發展樹人艦隊。恰好狄更斯還沒有玩夠,內心也不愿意跟隨楚天舒去娜塔莎城堡,兩個人一拍即合,狄更斯歡天喜地地回到自己的旗艦上去。

  撤走了所有海盜,楚天舒命令所有戰士和美人魚立刻登船。黑鯊魚號即將拋錨起航的時候,狄更斯命令布歐駕著一艘小艇送來了一個大木箱子。楚天舒打開木箱子一看,里面是一本四開紙大小,兩千四百多頁的鴻篇巨著。

  書的名字叫做《世界名著…樹人狄更斯的一百萬個之一…猴子拔毛的》,作者狄更斯。在書的扉頁上寫著一行歪歪斜斜的文字:偉大的作家樹人狄更斯敬獻給更加偉大的魔法師楚天舒的書。

  “這…就是你的主人大光頭寫的世界名著?”楚天書隨便翻開一頁,只見上面寫道:吱…一聲慘叫,第七萬六千四百三十八根猴子毛被拔了下來,猴子的左前腿終于一毛不剩了,猴子開始拔右前腿的毛…

  “是的,主人的主人,這就是大樹爺爺完成的七部手稿中的第一部。在我們出發來這里之前,七部手稿中的六部已經交給棕櫚島的印刷廠,用最好的紙張,配上最精美的插圖,準備刊印一萬冊,贈送給各大城市的圖書館。大樹爺爺的寫作已經進入狂熱階段,昨天第七部手稿已經完成,現在正在加緊時間趕寫第八部手稿…《世界名著…樹人狄更斯的一百萬個之九…樹人狄更斯學習走路的》呢。”布歐理所當然地認為,楚天舒能夠成為狄更斯的主人,一定是在愛好上有共同語言,為了表明自己的聰明才智,布歐極力在楚天舒面前夸耀自己,“尊敬的主人的主人,大樹爺爺之所以開始寫作,是因為我的建議。以前大樹爺爺總是逢人便講自己的,雖然很努力,但是聽眾人群很小,只有刊印成冊,才能讓更多的人共享大樹爺爺傳奇的經歷。尊敬的主人的主人,您如果需要把您的刊印成冊,我愿意招募一些會寫字的人來,每天陪伴你的左右,聆聽并且記錄您的。”

  “哈哈哈…”楚天舒再也忍不住了,放聲大笑了起來,“布歐啊布歐,你可真是一個人才啊,大光頭自從開始當做家之后,是不是已經很少抓你們來聽了?好計策,當初我要是能夠想到這一點,耳根子會清靜許多啊。”

  “原來主人的主人也不愿意聽主人的。”布歐見馬屁沒有拍成,慌忙改口說道,“主人的主人,請您原諒我的魯莽,因為大樹爺爺的能夠令人發瘋,因此我才出此下策,其目的只是為了保護我的弟兄們的生命安全。大樹爺爺自從開始寫作之后,的確很少抓我們去聽他講了,但是我們樹人艦隊中能寫會讀的人可慘了。大樹爺爺找了十二個能夠寫字的成員,強迫他們每天不停地記錄他口述的。另外還有三十八個成員,每天必須在四艘戰艦上宣讀他的手稿七個小時以上。幾十天下來,已經有十來個人神經失常了,其余的成員寧愿自殺,也不敢承認自己會寫字。”

  布歐講到這里,不但楚天舒,而且古里安達特和其他幾個認識狄更斯的美杜沙也忍不住了,一群人笑得東倒西歪。船上其他成員不明所以,莫名其妙地看著這群捂著肚子、眼淚鼻涕長流、笑得直不起腰來的人,不知道他們究竟聽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竟然笑成了這樣。楚天舒一邊大笑,一邊打量著船上的美人魚,心中盤算著,你們這群殺人的惡魔,早晚有一天我會讓狄更斯給你們連續開一個月的會,看你們還敢再吃我的焦旗魚不?

  布歐東張西望了一會兒,小眼睛眨巴眨巴,突然匍匐在楚天舒面前,一邊親吻楚天舒的腳趾頭一邊苦苦哀求道:“偉大的無所不能的大海之王啊,我最尊敬的主人的主人,請收留我吧,我愿意跟隨您到世界的任何地方。如果您渴了,我會給您端上清涼的茶水;如果您累了,我會給您柔肩捶背;如果您需要戰斗,我愿意第一個發起沖鋒。只要您能夠收留我,我即便是粉身碎骨也樂意。”

  楚天舒擦了擦笑出來的眼淚,說道:“好吧,看你很機靈,你就跟著我吧。娜塔莎城堡有一座小島,上面有幾百名人類工匠,正好需要一名像你這樣精明的人去管理。古里安達特,開船!”

  古里安達特大吼一聲,兩只觸手飛快地搗動,黑鯊魚號的船錨升了上來。早已經在船尾待命的三個海妖一起發動種族異能,黑鯊魚號噴出滔天巨浪,在短短十幾秒鐘之內從靜止加速到時速一百多公里,如同一只咆哮的怪獸從其他三艘海盜戰艦中間穿過去,巨大的浪花令海盜的戰艦顛簸不已。楚天舒是故意這樣做的,目的是給海盜們一定的心靈震撼,以便將來使用的時候得心應手。

  楚天舒的這一手,取得了預期的效果,不但震撼了海盜,就連世世代代生活在海洋中的美人魚也都驚駭莫名。這群可憐的美人魚剛剛脫離了黑鯊魚軍團的追殺,再次遭到這樣的驚嚇,有些年老體弱的美人魚快要支撐不住了,躺在甲板上有的嘔吐,有的昏迷。

  半個多小時后,海妖的種族異能耗盡,海面上沒有風,黑鯊魚號戰艦改用船槳作動力。這個時候,卓婭扶著奄奄一息的大總管博伊德找到了楚天舒。

  卓婭說道:“船長大人,有人對您的安排表示不滿。”

  “哦?是不是那一千多名卡瑪族美人魚戰士自認清高,不愿意向下位種族美杜沙學習操縱船槳?”楚天舒聞言變se,凌厲的目光看著卓婭,“這是不是也是你的意思?”

  “不,我們卡瑪族美人魚戰士明白事情的緊迫性,都心甘情愿地向美杜沙戰士學習操作技術。”卓婭看看楚天舒的臉se稍微緩和了一點,才壯著膽子說道,“戰士們認為,你把卡瑪族美人魚安排在陰暗狹窄的儲物艙中,而把焦旗魚安排在最好最寬敞的上層船艙,是對王族的藐視和褻瀆。”

  黑珍珠號上面目前載員大約四千人,除了楚天舒的隨行人員和三千多名卡瑪族美人魚外,還有三十二名卡奇族美人魚,楚天舒因為怨恨亞瑟王下令宰殺焦旗魚,因此把最骯臟狹窄的船艙分配給了卡奇族美人魚。黑鯊魚號核定載員八百人,有大小四十八個船艙,三十二個卡奇族美人魚只分到了一個最小的船艙,而五百多名焦旗魚卻分配到了十四個寬敞的大船艙,戰士們表達不滿是意料中的事情。

  “王族?哼,你還承認他們是王族嗎?”楚天舒拍案而起,嚇得卓婭身后的博伊德渾身直哆嗦。“既然是王族,就應該想盡一切方法來保護自己的臣民。我從來沒有想到過,一個所謂的王族,竟然要下令宰殺自己的臣民來充饑。在亞瑟王下達這道命令的那一刻,卡奇族美人魚就再也不配稱為王族了,我羅德里格斯再也不會為了這群膽小、自私、殘暴的美人魚效命了。你去告訴那些卡奇族美人魚,要么就老老實實地待在儲物艙中,要么自動跳進大海,讓亞伯拉龍族來把他們吃掉。”

  卓婭沒有想到楚天舒會如此憤怒,嚇得張口結舌,不知道該說什么好,只好眼巴巴地看著博伊德,希望博伊德給他解圍。

  “好好好…”病怏怏的博伊德眼睛里突然精光一閃,身子似乎一下子好了許多,連連拍手說道,“羅德里格斯,我沒有看錯你,你果然具有成為王者的潛質。”博伊德推開卓婭的攙扶,艱難地挪動到楚天舒面前,在一張椅子上坐了下來,喘息了幾下,說道,“羅德里格斯,感謝你照顧我的芳妮。卓婭已經和我說了,如果沒有你,瑪麗婭公主殿下和小女芳妮早就被亞伯拉龍族殺死了。”

  楚天舒沒有想到博伊德聽了自己的話不但不發怒,反倒鼓掌叫好,此刻博伊德再提到芳妮,楚天舒也不得不正視眼前的事實。博伊德是芳妮的父親,而芳妮和自己卻有著牽扯不清的聯系,楚天舒說出對美人魚不敬的話,不得不考慮芳妮和博伊德的感受。

  “總管先生,您不必要和那些卡奇族美人魚住在一起,您就住在我的船長室吧。”

  “亞瑟城不在了,亞瑟城的總管也就沒了存在的意義。”博伊德的視線透過舷窗,望著無邊無際的大海,眼睛中充滿了落寞。“十幾萬年了,是應該發生變革的時候了。就連偉大的海神希娜也不得不承認,世界上沒有一成不變的事物。美人魚的事情我會替你處理,在這里我的職務最高,所有美人魚都必須服從我的命令。”博伊德掙扎著站立起來,一邊往門口,一邊似乎是自言自語地說道,“希娜的祝福,希娜的祝福啊!”

  希娜的祝福就是加持在楚天舒和芳妮身上的希娜的詛咒,這種奇怪的魔法能夠讓楚天舒和芳妮做一樣的夢,能夠令兩個人不由自主地產生好感。想起博伊德剛才看著他的眼神,怎么看都像一個老岳父看女婿的味道。楚天舒對卓婭使了一個眼se,卓婭會意,快步走過去攙扶住博伊德。楚天舒悚然而驚,自己不是一直很討厭這條老美人魚嗎,怎么今天處處維護起他來了?

  因為博伊德的彈壓,所有美人魚暫時接受了楚天舒的安置,戰士們也很賣力氣,五天之后,終于回到了娜塔莎城堡。直到這個時候,楚天舒才把瑪麗婭公主為了維護美人魚在亞瑟海的權威地位,不惜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強行開啟朝覲之球,目前正在瑪麗婭號戰艦上沉睡的消息告訴了所有美人魚。這個消息對于某些美人魚來說無疑一個晴天霹靂,他們窩了一肚子火,正憋著找公主殿下投訴無法無天的楚天舒呢。可是公主殿下醒不來了,他們所受的委屈也只好憋在心里。不過大多數美人魚并不是擔憂公主的安危,他們擔憂的是自己的未來。亞瑟王已經被亞伯拉龍劫持了,現在生死不明;王子殿下在亞瑟城淪陷的時候不幸遇難,唯一可以給他們做主的公主殿下也成了這樣,美人魚族的好日子看來的確是到頭了。

  根據楚天舒的計算,目前在整個亞瑟海域存在的美人魚不超過八千個,其中卡奇族美人魚不超過一百八十個。目前在娜塔莎城堡一共有三千四百多名卡瑪族美人魚,五十多名卡奇族美人魚,算是數量最多的一群。其次是克拉克商會,他們的獨眼魚龍劫持了大約一千五百名卡瑪族美人魚和四十多個卡奇族美人魚。如果當日亞瑟城廢墟大逃亡的時候,黑鯊魚軍團追上了另外一支美人魚隊伍的話,亞伯拉龍族一邊將會有一千八百多名卡瑪族美人魚,一百一十多名卡奇族美人魚,另外他們還擁有亞瑟海的象征…亞瑟王。三方的勢力以楚天舒最弱,但是楚天舒擁有人類的支援,完全可以以精良的裝備來彌補這個缺陷。

  在娜塔莎城堡,克拉克商會的納吉布拉早已經望眼欲穿了。他三天前來到這里,要求靈寶兒把瑪麗婭號戰艦轉交給克拉克商會。靈寶兒以楚天舒不在她無權調動為由,拒絕了納吉布拉的要求。美杜沙女王娜塔莎則增派高級戰士,把瑪麗婭號戰艦嚴密控制了起來。楚天舒現在擁有了真正的戰艦黑鯊魚號,自然不再看重貨船改裝的瑪麗婭號戰艦了,立刻答應了納吉布拉的請求,把瑪麗婭公主等人轉移到黑鯊魚號戰艦,瑪麗婭號戰艦任憑獨眼魚龍開走。

  轉移瑪麗婭公主是一件極其復雜的事情,因為瑪麗婭公主一直在沉睡,幾個月以來除了喝水幾乎什么都沒有吃,雖然還有生命的跡象,但是身體早已經虛弱不堪了。另外,瑪麗婭公主在以自己的生命能量支撐著朝覲母球的運轉,因此他不能離開母球太遠,母球和公主必須同時轉移。為了能夠讓瑪麗婭公主和朝覲母球安穩地過渡到黑鯊魚號戰艦上去,楚天舒第一次動用了巨型章魚小黑。楚天舒把瑪麗婭號戰艦開到距離黑鯊魚號戰艦大約四五十米的地方,然后把瑪麗婭公主連同她睡覺用的大床,以及朝覲母球所在的那張巨大的辦公桌移到甲板上,然后讓小黑伸出四根巨大的觸手,卷著大床和桌子輕輕放在黑鯊魚號戰艦的甲板上。

  這是小黑第一次在娜塔莎城堡的大門口公然露面,所有看到小黑龐大身軀的人無不目瞪口呆,驚叫連連。就連早已經知道了小黑存在的古里安達特也忍不住自己的感慨,羨慕地看著小黑龐大的身軀自慚形穢了起來。

  在娜塔莎城堡后山的一個高地上,還有一個人類熱淚盈眶,不斷地高呼薩拉丁大神萬歲。這個人就是薩拉丁神教的首席大牧師阿密達。阿密達堅信,這只龐大的章魚就是薩拉丁大神手下的得力戰將之一,是和歐康達齊名的八腳巨人。小黑的出現,更加堅定了阿密達的信念,薩拉丁大神即將降臨人世,整個世界將會變成海族的天下。

  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小黑身上的傷口已經愈合,被斬斷的觸手也開始生長,用不了幾個月,小黑將會恢復全盛時期的狀態,成為一名恐怖的戰士。在幾個海妖的教導下,小黑的性情也溫順了許多,海妖們可以隨便在他的身上跳來跳去,他不但不會生氣,有的時候還和海妖們一起玩耍。

  小黑小心翼翼地托著瑪麗婭公主和朝覲母球,一點點地向黑鯊魚號戰艦轉移,數千雙眼睛緊緊地盯著小黑的動作,連大氣也不敢出一下,生怕干擾了小黑,使瑪麗婭公主殿下發生意外。楚天舒站立在黑鯊魚號的船頭,觀察著周圍眾人的表情,深深體會到美人魚在海族心目中的地位有多么重要。即便是明知道美人魚是一群貪婪、怯懦、自私、殘暴的生物,但是海族依然把美人魚當做自己的靈魂寄托,依然把自己的生命和幸福托付給這群根本不值得效忠的生靈。

  還有十來米,小黑就完成任務了,可是正在這個時候,發生了一件誰也沒有想到的事情。瑪麗婭公主的身體和巨大辦公桌上的朝覲母球突然同時發出一陣耀眼的紅光,如同一輪初升的太陽一樣照亮了整個天空。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把目光轉向一邊,否則會被耀眼的光線閃花了眼睛。小黑受到了驚嚇,怪叫一聲,丟下朝覲之球和瑪麗婭公主轉身就跑。瑪麗婭公主和朝覲之球雙雙落進大海。

  “公主!”數百名美人魚跳進大海。

  “公主!”幾百名美杜沙戰士也沖了過去。

  “公主!”老總管邦戈慘叫一聲,口吐白沫,昏死在甲板上。

  因為有紅光的指引,瑪麗婭公主和朝覲之球很快被打撈了上來,抬到黑鯊魚號的甲板上。楚天舒震驚地看到,瑪麗婭公主的身體幾乎變成了透明的,紅se的光線像是擁有了生命意識一般,不斷地從瑪麗婭公主的身體內涌出,流進朝覲之球。而朝覲之球上的數千個小紅點也活躍了起來,有的不斷地吸收瑪麗婭身上發出的光線,有的發出光線補充到瑪麗婭的身上。

  悠悠轉醒的邦戈見此情形,突然大吼一聲,撲到博伊德的面前,聲嘶力竭地喊道:“怎么回事,這是怎么回事?”

  “是馬休,他在制造朝覲之球。”經過楚天舒的精心照料,博伊德的身體狀況明顯得到好轉,已經可以行動自如了。“我們在亞瑟城地宮里躲避的時候,因為王子殿下戰死了,我們又不知道外面的情況,害怕萬一亞瑟王遭遇不幸,王室失去傳承。因此亞瑟王就認了大將軍泰格塔尼的兒子為義子,一旦亞瑟王回歸海神希娜的懷抱,馬休將會繼承王位,成為新一代亞瑟王。馬休經過了大祭司的祝福儀式,因此具有制造朝覲母球的能力。出現這種情況,一定是馬休在制造朝覲母球,兩個朝覲母球在爭奪朝覲之球的控制權。”

  “亞瑟王還沒有死,瑪麗婭公主殿下還沒有死,馬休即便是得到了大祭司的祝福,他也只能是第二順位繼承人,根本無權制造朝覲母球。”邦戈氣急敗壞了,“馬休這樣做,是公然背叛亞瑟王,是叛徒!你身為亞瑟城大總管,為什么會對亞瑟王提出這樣的建議,莫非你也背叛了亞瑟王?”

  “建議不是我提出來的。”博伊德也生氣了,說道,“當時大將軍泰格塔尼控制著所有卡瑪族美人魚軍團,偉大的亞瑟王為了拉攏他,主動這樣做的,誰也沒有想到會造成這樣的結果啊。更何況這只是一個推測,誰也沒有確鑿的證據證明馬休背叛了亞瑟王。”

  兩個人正在爭執的時候,朝覲母球和瑪麗婭公主又發生了變化。瑪麗婭公主的身體已經不再發光,而是單純接受朝覲母球送來的光芒。數千個代表海族城堡的小紅點有的變得更加明亮,有的逐漸暗淡下去,甚至有的已經從海圖上消失了蹤影。一個多小時之后,三千多個小紅點竟然消失了兩千多個,只剩下一千來個小紅點稀稀落落地在海圖上閃爍。

  當光芒褪盡,楚天舒失望地抬起頭,看了看邦戈和博伊德,發現他們兩個也正在低頭看著變化了的海圖,臉上充滿了震驚的神se。瑪麗婭公主和馬休之間的爭奪戰竟然以瑪麗婭公主的失敗而告終,一個正宗的王位繼承人,一個擁有純正王室血統的公主殿下,一個卡奇族美人魚,竟然敗給了國王的義子…一個卡瑪族美人魚。

  “不可能。”博伊德自言自語道,“莫非大祭司先生在馬休的身邊,否則他怎么會得到三分之二的控制權?”

  邦戈痛哭流涕:“你們害死瑪麗婭公主了,馬休才八十七歲,如果他得到了王位,就再也不會讓公主殿下醒過來了。”

  克拉克商會的納吉布拉觀看了事件的全過程,認為自己已經沒有必要再待下去了,于是對楚天舒說道:“羅德里格斯先生,我們克拉克商會三天前送來了大批秘銀原礦石和晶核,我們已經履行了我們的承諾,現在是不是…”

  楚天舒沒等納吉布拉說完,擺擺手答復道:“帶上你的獨眼魚龍,駕駛著瑪麗婭號戰艦離開吧。”

  納吉布拉連連感謝,歡天喜地地帶著獨眼魚龍戰士登上瑪麗婭號戰艦。楚天舒叫過靈寶兒,吩咐道:“派十個善于長途奔襲的海妖跟著瑪麗婭號戰艦,看看他們究竟到哪里去,找到克拉克商會的老巢。”

  “對對對,的確要找到他們的老巢。”邦戈的眼睛立刻亮了,“殺死那個馬休,公主殿下就有機會醒過來了。”

  “船長,不必要跟著他們,我知道馬休在哪里?”美杜沙女王娜塔莎拿出美杜沙族的朝覲之球,指著上面的兩個小紅點說道,“這個是娜塔莎城堡,而另外一個紅點并沒有和代表娜塔莎城堡的紅點重疊在一起,因此可以斷定,這個新出現的紅點一定是馬休制造的朝覲母球所在的地方。只要到達了紅點所指示的位置,我們就能找到馬休。”

  楚天舒低頭一看,果然在海圖上失去了娜塔莎城堡的標記。娜塔莎城堡距離瑪麗婭公主最近,竟然被遠方的馬休所控制,的確是一件奇怪的事情。楚天舒心里一動,立刻拿出自己擁有的卡利姆多城堡的朝覲之球,只見那上面也有兩個小紅點。再看看海圖,卡利姆多城堡也消失了。楚天舒自嘲地說道:“沒想到我的卡利姆多城堡也被馬休控制了,這家伙的實力很強大啊。”

  “船長,有問題。”靈寶兒突然發言,指指楚天舒手中的朝覲之球,又指指娜塔莎手中的朝覲之球,說道,“這兩個朝覲之球所指示的位置不一樣?”

  一句話提醒了楚天舒,慌忙拿過娜塔莎的朝覲之球,一比較,果不其然,上面所指示的母球位置有著巨大的差異。娜塔莎的朝覲之球指示母球在北方,而楚天舒的朝覲之球指示母球在南方。粗略估計,兩個母球的位置偏差超過了四千公里。

  “三個母球?”楚天舒倒吸一口涼氣。難怪瑪麗婭公主只能控制三分之一的城堡,原來有三個母球在互相爭奪。毋庸置疑,這第三個母球的制造者一定是被亞伯拉龍劫持而去的亞瑟王。楚天舒問博伊德道:“亞瑟王帶著朝覲母球嗎?”

  “沒有,真正的母球是驅動亞瑟城翻轉的動力鑰匙,在亞瑟城陸沉的時候已經毀掉了。”博伊德抱著僥幸的心理說道,“也許亞瑟王擺脫了亞伯拉龍,在某一個城堡中制造了新的母球。”

  古里安達特輕蔑地說道:“擺脫?就那個連一條小蝦米也抓不住的白胖老頭子能夠擺脫強大的亞伯拉龍,笑話。我看亞瑟王一定是屈服了,他背叛了他自己的臣民。”

  古里安達特的推測是最有可能的一種情況。所有人都沉默了。一旦亞瑟王真的屈服于亞伯拉龍族,以他的影響力,整個亞瑟海將會是亞伯拉龍族的天下。

  “水,我要水。”躺在床上的瑪麗婭公主突然動了一下,低聲呢喃道,“天舒,我好渴,我要喝水。”

  最新全本:、、、、、、、、、、
真人现金打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