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至尊死神 > 第一章 好大一只螃蟹 2

第一章 好大一只螃蟹 2

  那枚黃se的晶核一進入楚天舒的肚子,楚天舒就立刻感覺到肚子內似乎有一團烈火開始燃燒。那枚晶核如同一個火山口似的,不斷地向外噴發熾熱的巖漿,滾燙的巖漿順著楚天舒的血脈迅速流變楚天舒的全身,所到之處,刀割一般的疼痛。楚天舒疼得大吼一聲,昏死了過去。

  當楚天舒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周圍一片漆黑。上萬只大螃蟹將他團團包圍,遮蓋住了所有的光線。楚天舒稍微活動了一下身體,疼痛感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非常舒服的感覺。楚天舒的身體變大了,變得和蟹王黑山一樣巨大。一對兩米多長的龐大巨鰲伸縮之間,充滿了無窮的力量。

  似乎是感覺到了楚天舒已經蘇醒,包裹著他的上萬只大螃蟹突然向兩側移動起來,明媚的陽光照射進海水,楚天舒發現,自己的身體不僅僅變大了,而且顏se也從暗青se變成了墨黑se,厚厚的甲殼之上,長滿了一根根鐵釘一樣的毛刺。

  “大王。”

  鋼山的大腦袋首先出現在楚天舒的面前。在鋼山身后,居然還跟著八個和他體型差不多大小的巨型螃蟹。不用問,這八個大螃蟹也是吞吃了原來小隊長的晶核,一下子變得巨大的。

  “大王,大王,大王…”上萬只螃蟹齊聲歡呼。

  黑山這次主動請命剿滅銀蝦族海盜,出來已經八天了。雖然戰斗在第一天就已經結束,但是因為楚天舒吞噬了黑山的晶核,經歷了整整七天的變身過程,上萬只螃蟹為了不打攪大王變身,撤退到了一個礁石區隱藏了起來。現在楚天舒成功變身,大隊人馬開始返回珊瑚城。

  一路上楚天舒依然裝作頭腦不清醒,詳細地向鋼山詢問了珊瑚城的情況。

  按照珊瑚城城主的法令,軍隊外出如果十天內沒有消息,那么就可以判定這支軍隊已經全軍覆沒,軍隊所在的族群將會被降為菜族。幸好楚天舒及時醒來,否則這一萬多只螃蟹的最終命運只能是貴族餐桌上的美味。

  雖然經過晶核的力量,螃蟹一族重新得到了王者,陣亡的八名小隊長也已經全部得到補充。表面上看來,螃蟹大隊此次行動,以一名小隊長以及一千二百四十名隊員的代價剿滅了一千零三十八只銀蝦族戰士,并且成功的劫殺了一只龍蝦王,可謂取得了一個不小的勝利,珊瑚城的城主一定會非常開心,螃蟹族的地位將會進一步加固。

  但是楚天舒明白,在表面的光環之下,螃蟹族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緊要關頭。自己雖然已經成為了王者,但是卻對這里的一切一竅不通。八名小隊長是普通的螃蟹戰士經過吞噬晶核在極短的時間之內發育變大的。體形雖然和以前的小隊長沒有什么區別,但是戰斗力以及戰斗技巧卻不是短時間內可以獲得的。如果讓珊瑚城內虎視眈眈的其他種群獲知了這一情報,或者再來一次比較大的戰役,螃蟹族的命運堪憂。

  在和鋼山的交談中,楚天舒知道,螃蟹一族人口大約三十多萬,其中戰士一萬多,其余的都是體格瘦小的普通螃蟹。這些螃蟹不會說話,整天只知道吃,他們存在的唯一意義就是希望能夠發生變異,成為一名螃蟹戰士。楚天舒雖然變成了整個螃蟹族里面體形最龐大的個體,戰士們也都擁護他成為大王,但是要想在整個螃蟹族群中確立這一地位,還必須經過螃蟹大祭司的祝福。

  “大王,只要經過了祭司大人的祝福,你就有權利進入蟹王宮了。前一任大王黑山的財產也將全部由你來繼承。”

  看鋼山說話的樣子,似乎很羨慕,一邊說,一邊流口水。

  楚天舒感覺到很納悶,一只大螃蟹有什么財產可以繼承的?莫非這里的動物們也像文明社會一樣,擁有貨幣,藝術品?

  鋼山繼續說道:“大王,為了防止黑山大王已經陣亡的消息泄露,我建議大王回到珊瑚城之后立刻宣布我們蟹族進入歸化期。敬獻戰利品的任務交給我來處理,我們這次還有吃剩下的兩百只龍蝦,再加上一個龍蝦王,估計大總管不會為難我們。”

  楚天舒知道,鋼山所說的歸化期是蟹族的一種特殊生理現象,主要是為了甄別蟹族成員中是否有能夠產生巨化變異的。歸化期內全族不受任何打攪,蟹族正好借此機會恢復一下實力。

  “那只龍蝦王的體內是不是也有晶核,把它挖出來。”楚天舒吃了一枚晶核,身體構造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已經知道了這種東西的好處,豈有白白送掉的道理。

  鋼山為難地說道:“沒有晶核的龍蝦王和普通龍蝦沒有什么區別,大總管會不高興的。我們臨出發的時候大總管還一再囑咐黑山大王,如果斬殺了龍蝦王,一定要送他一枚晶核的。”

  楚天舒一想也是,這個世界的高等生物可能全部擁有晶核,他們對晶核的用處一定非常清楚,獵到了一只龍蝦王,卻沒有晶核,擺明了是弄虛作假,于是同意了鋼山的要求。

  經過了七個多小時的漫長跋涉,螃蟹大軍終于在楚天舒的率領之下回到了珊瑚城。

  從珊瑚礁上的巨大洞窟進入珊瑚城,楚天舒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楚天舒本來以為,這里是海底世界,珊瑚城內一定充滿了海水,其實不然,珊瑚城內只有一半是海水,另外一半居然奇跡般地充滿了空氣。整座珊瑚城直徑大約一千五百米,高三百多米,巨大的珊瑚蟲骨骼組成了一個弧形的穹頂。在穹頂的內側,顯然經過了手工開鑿,墻面平整光滑,上面繪畫著五彩的祥云,成群的飛鳥,以及日月星辰。站在珊瑚城內抬頭望去,給人一種碧水藍天的感覺。這哪里是海底世界,分明是一處世外桃源。

  珊瑚城的水平面上,有交錯的道路,兩側是奇形怪狀的房屋。幾十座高矮不一的珊瑚礁聳立當中,如同一座座險峻的山峰。山峰上面,生長著各種各樣的奇花異草。一群群不知名的昆蟲飛鳥徜徉其間,使這里充滿了鳥語花香。街道上行走著各種各樣的海洋生物,有重達數噸的海龜,有一蹦一跳的海豚,有尾鰭分叉的怪魚。楚天舒甚至還看到了一個貝殼類生物開的商店,在里面出售一種自產自銷的珍珠!

  這些奇怪的生物有的還不能長時間暴露在空氣中,不過這難不倒他們。珊瑚城內到處都是清澈的海水,他們在地面上每停留一段時間,就會潛到水里泡一泡。

  當一只鯊魚模樣的怪物從街道上面走過的時候,楚天舒驚訝得眼珠子幾乎要掉下來了!

  天哪,我沒有眼花吧?這只鯊魚居然生長著兩只手,和兩條粗壯的大腿。不錯,那的確是胳膊和大腿,和人類的胳膊大腿沒有什么兩樣。這只鯊魚就這樣依靠兩只人類的大腿,邁著鏗鏘的步伐,昂首挺胸的從楚天舒身邊經過。

  天哪,我一定是在做夢!

  蟹族的聚集地位于珊瑚城南的一角,一個面積一萬多平方米的湖泊,周圍是一排低矮的珊瑚房屋。心急如焚的留守者看到大隊的螃蟹戰士回來了,立刻擁上街頭迎接。整個街道被十幾萬只半斤重的螃蟹圍得水泄不通,目光所及之處,到處都是一個個橫行的身影。

  進入蟹族城堡,楚天舒就和其他九個小隊長來到了蟹族大祭司的門前。

  低矮的房屋,黝黑的洞窟,一個蒼老的聲音說道:“回來了,進來吧。”

  楚天舒定睛望去,他再次驚呆了…他看見了一顆人類的頭顱!

  在一個漆黑的洞窟之內看見了一個沒有身體的人頭,的確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如果說還有比這更恐怖的事情,那就是這個人頭居然長在一個螃蟹的身體上。楚天舒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個長著人類頭顱的大螃蟹!

  這顆人類的頭顱上面布滿了歲月的痕跡,如同巨型蜈蚣一樣的皺紋在臉上交錯,兩只眼睛幾乎瞇成了一條縫,黑暗中透露出一絲混濁的光芒;他的眉毛和胡子都是白的,頭頂上有幾根稀疏的白發,脖子上懸掛著一串怪魚的牙齒。

  這就是蟹族的大祭司龍蘭德。

  龍蘭德混濁的目光從每一只螃蟹的身上逐一掃過,每掃過一只螃蟹,他的眼睛就瞪大一分,當大祭司的目光定格在楚天舒身上的時候,那兩條細線已經變成了兩只巨大的銅鈴。

  一行濁淚順著大祭司的臉頰滑落:“為什么?”

  鋼山詳細地向大祭司龍蘭德描述了和銀蝦族之間的戰斗,并且一再聲明,因為羅德里格斯表現英勇,使蟹族免除了滅族之禍,經過他和上萬名將士們的一致推舉,讓羅德里格斯吞噬了蟹王黑山的晶核。

  龍蘭德大牧師擺了擺手,讓其他螃蟹離開,洞穴內只留下楚天舒。龍蘭德圍著楚天舒轉了兩圈,說道:“你不是蟹族,你也不是羅德里格斯,你擁有一個有別于蟹族的靈魂。”

  被大螃蟹看出了身份,楚天舒的神經有一些緊張,說道:“你也不是蟹族,你長著一顆人類的頭顱。”

  “你錯了,我是一只純粹的螃蟹。”龍蘭德懶洋洋地走到一塊珊瑚礁旁邊,背靠在上面說道,“所有的海族,它的終極進化目標就是擁有一個人類的外型。我已經進化了頭顱,再過一些年,我會進化出人類的身體。鋼山錯了,你不是因為拉肚子拉壞了腦袋,你也不是失去了記憶,你我們海族之外,你不了解我們海族的一切。”

  “真的嗎?”楚天舒的心情有一些激動。他現在雖然是一個螃蟹身子,但是卻擁有人類的思想,在楚天舒的骨子里,他是絕對不會承認自己是一只丑陋的大螃蟹的。據龍蘭德大牧師所言,篽engren類。這給了楚天舒一線希望,有朝一日,他也可以通過進化,重新擁有人類的身體,“大牧師先生,螃蟹真的可以進化chengren形嗎?”

  “你為什么不問問我,你的身份既然已經暴露,你正處于十分危險的境地,我們會怎樣對待你,你怎么才能保住性命?”螃蟹牧師居然反問。

  楚天舒說道:“剛才你已經看出了我的身份,你卻讓鋼山他們出去了。如果你不是有十足的把握能夠擊敗我,那么你根本就沒有打算把我的秘密說出去。”

  “哈哈哈…”老螃蟹居然笑了,而且笑得前仰后合,說道,“你很聰明,聰明的螃蟹我怎么忍心失去呢?幾百年了,終于讓我找到了一只真正適合當蟹王的螃蟹了。千百年來,我們蟹族遭受其他貴族的排擠,快要淪落到菜族的地步了。這是為什么,還不是因為歷任蟹王頭腦簡單,只知道打打殺殺。若想在海族當中占有一席之地,僅僅依靠武力是不夠的,必須要擁有智慧。而智慧,卻是蟹族最缺乏的。”

  老螃蟹掙扎著站立起來,指了指洞外,悲哀地說道:“看到了沒有,三十多萬只螃蟹,能夠說話的只有一萬多只,而在這一萬多只里面,只產生了十一只能夠簡單思考的蟹將;在這十一只蟹將當中,卻沒有一只擁有足夠的智慧,把我們蟹族從低谷中帶領出去,重現當年蟹族的雄威。而你卻完全不同。你在作戰的時候,故意走得很慢,和大部隊拉開一定的距離。這代表著什么,這代表著你怯懦,你在打算逃跑。逃跑有的時候也是一件好事,不像其他的螃蟹,只知道進攻,即便是明知道無法取勝也會義無反顧地沖上去,從而造成不必要的犧牲。逃跑好啊,懂得逃跑的螃蟹是一只擁有恐懼感的螃蟹。因為會恐懼,就會想方設法的遠離危險,這對一只正在衰落的民族來說,絕對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情。”

  楚天舒哭笑不得,膽小怕事在老螃蟹的眼里居然成了優點。

  “當我們所有的軍隊投入到戰斗當中的時候,你卻躲在海藻叢中觀望。這代表了什么?這代表了陰謀。你在觀察局勢,對你有利你就殺出去,對你不利,你就會抱頭鼠竄。哈哈,感謝蟹族的祖先,居然賜給了我們一只會耍陰謀詭計的螃蟹。你知道我們蟹族為什么會受到其他貴族的排擠嗎?就是因為我們耿直,不會耍陰謀啊!”

  哪里是什么陰謀,當時我分明是被嚇得動彈不得。楚天舒心中默默地說道。

  “當銀蝦族的魔鬼電鰻把我們都電暈過去的時候,你并沒有逃走,而是冒著魔鬼電鰻再次出現的危險,義無反顧地沖了上去,把我們的弟兄們救了回來。這又代表了什么?這代表了你的勇敢和把握時機的敏銳洞察力。作為為了戰斗而生的海族,勇敢是第一要素。但是機敏的洞察力,能夠發現敵人的弱點,并且果斷地給予致命一擊的本領是更需要的。”

  天地良心,當時我只不過是想把鋼山救回來,我來到這個鬼地方,只認識這么一只大螃蟹,沒有了他,我會郁悶而死的。楚天舒的內心開始呻吟。

  “冒著身體因為承受不住巨大的能量而爆裂的危險,你勇敢的吞掉黑山的晶核,并且在短短的七天時間內進化完畢,你進化的速度是前所未有的。這說明了什么?這說明了你擁有一個強健的靈魂,你的意志力強大無比。蟹王是蟹族中最強大的戰士,而你當之無愧!”

  他媽的鋼山,原來沒有安好心,我說他怎么放著好好的蟹王不當,反而讓我去當,原來這里面還有生命危險啊!楚天舒心中泛起了憤怒。

  “因此我宣布,從今天開始,聰明的羅德里格斯繼承王位,成為我們蟹族第一千四百五十六任蟹王。偉大的蟹王羅德里格斯啊,請率領我們蟹族走向輝煌吧!”

  “等等,等等。”楚天舒實在忍不住了,對這個自以為是,長篇大論的老螃蟹說道:“你難道就不問問我究竟是什么種族的?你不是已經看出我不是一只螃蟹了嗎,我怎么還能當蟹王呢?”

  “誰說你不是一只螃蟹,你走出去問問,有哪個人敢說你不是一只螃蟹,我一定擰掉他的腦袋。在我心中,你是一只百分之百的螃蟹。”沒想到這只老螃蟹竟然耍起了無賴。老螃蟹說完,把一顆大腦袋湊到楚天舒的耳邊悄悄說道,“千萬不要告訴我你究竟是什么,給我留下一些希望吧。”

  “靠!”楚天舒幾欲暈倒。

  人頭老螃蟹認定了楚天舒一定會成為一個出se的蟹族大王,嘮嘮叨叨的要立刻舉行祝福儀式。楚天舒哭笑不得,連自己的具體身份都不想知道,就讓自己成為蟹族之王,如果自己要對蟹族不利怎么辦?

  不過楚天舒倒是對老螃蟹能夠進化出人頭感興趣,于是問道:“大祭司閣下,你說海族的最終進化目標是擁有人類的身體,怎樣才能做到呢?”

  “不知道。”老螃蟹大搖其頭,說道,“億萬年來,有許多聰明的海族曾經成功的進化出了人類的形態,但是他們是怎么做到的,我不知道。而且,海族的進化都是不完整的,很多海族雖然進化出了人類的頭顱,人類的四肢,但是卻無法消除本種族的全部特征。比如我們蟹族的兩只前肢就無法褪去,魚族的尾巴無法褪去,龜族的甲殼無法褪去。而且進化了的海族,他們的后代并不能遺傳人類的特征。海族當中進化最成功的種族就是我們的王族美人魚族,他們除了尾巴之外,后代可以完全繼承人類的特征。”

  居然真的有美人魚,而且還是海族中的王族。楚天舒問道:“那你是怎么進化出了一顆人類的頭顱的呢?”

  “不知道,我一直渴望擁有一顆人類的頭顱,但是總也做不到,一直到三十年前。”老螃蟹回憶起了悠悠往事,說道,“那一年蟹族的前任大祭司去世了,按照蟹族的傳統,我這個大祭司的繼承人吞噬了大祭司的晶核,然后睡了一覺,醒來之后就成這個樣子了。”

  原來是晶核在作怪。高級海族的體內大多存在著晶核,吞噬之后能夠改變吞噬者的身體構造。楚天舒一下子看到了希望,如果能夠讓他得到足夠多的晶核,他就有可能重新恢復人身。

  “那你為什么不多找幾顆晶核來嘗嘗,也許你就可能變chengren身了呢。”

  “晶核豈是可以隨便亂吃的,一些晶核對我們有益,而另外一些晶核卻是致命的毒葯。億萬年來,我們蟹族只敢吞噬自己死亡了的同類的晶核,否則我們的蟹將早就不存在了。”老螃蟹看出了楚天舒的想法,問道,“羅德里格斯,你為什么希望變成一個人類?”

  “因為…”楚天舒本來想實話實說,告訴這只老螃蟹自己本來就是一個人類,但是轉念一想,還是決定隱瞞下去。說道,“這不是所有海族的夢想嗎?”

  “人類是智慧的象征,偉大的海神希娜在創造世間萬物的時候,賦予了人類太多的聰明智慧。”原來在海族的宗教中,他們的創世神是希娜,“然而,希娜是公平的。她雖然賦予了人類聰明智慧,但是卻剝奪了他們在水下生存的權利。人類在水下不能呼吸,人類的四肢雖然靈巧無比,但是卻虛弱無力。人類的壽命短暫,大多數時間都浪費到了學習知識上了,不如我們海族,智慧是可以通過遺傳的本能。”

  老螃蟹伸出一只大鉗子,示意楚天舒跟著他走。出了大祭司的洞窟,來到了另外一個更大的洞窟內。這個洞窟面積大約三十多平方米,地上有一層細細的沙子,沙子上面鋪著大量潮濕的苔蘚和海藻。從苔蘚和海藻被擠壓的痕跡來判斷,這里是一個巨大的螃蟹休息的地方。在洞窟的一角,各種各樣魚類或者貝類的殘骸堆積了一米多高,空氣中彌漫著一股腐臭的味道。洞窟的底部擺放著一個巨大的貝殼,貝殼一半開啟,里面有一粒拳頭大小的珍珠。

  老螃蟹對楚天舒說道:“按照蟹族的傳統,新一代蟹王將會繼承上一代蟹王的一切財產。這是黑山的王宮,以后就是你的王宮,這里的一切,包括墻角那一堆美味的骨頭,都將是你的財產。另外,黑山一共有一百四十七名妻子,從今往后這些妻子也將會是你的了。再加上你原來擁有的十三個妻子,蟹王羅德里格斯妻妾的數目將會達到創紀錄的一百六十名。哈哈,你真是好福氣啊,一百六十個體格健壯,美麗無比的妻子,每年至少能夠給我們蟹族增添一萬名后代。”

  楚天舒險些當場暈倒。上帝啊,救救我吧。讓我和一百六十只大螃蟹傳宗接代,還不如把我直接烤熟了吃掉算了!

  “一百六十個!”楚天舒驚呼。

  “怎么,你嫌少?”老螃蟹的臉上露出興奮的紅光,說道,“那么就再給你挑選四十個來,一共二百個,滿意了吧?感謝海神希娜,賜給了我們蟹族一個高產的蟹王。”

  “不是的,不是這個意思。”楚天舒簡直快要哭出來了,哀求道,“我是說一百六十個太多了,能不能減少一些,最好,最好一個也不留。”

  “什么?”老螃蟹急得跳了起來。看不出這只老態龍鐘的螃蟹居然一躍三米多高,腦袋撞上珊瑚礁才落下來,吼道,“不行,蟹王最主要的任務不是去打仗,而是為蟹族保留優良的血脈,盡可能多的生產小蟹。你要知道,一般螃蟹產下的后代中只有不足百分之一的可能會進化到蟹兵,百萬分之一的可能進化成蟹將。而蟹王的后代進化成蟹兵的概率接近五分之一,進化成蟹將的概率接近萬分之一。我們蟹族目前一萬多戰士當中,有兩千多個戰士是蟹王黑山的后代,在十個蟹將中有三個是黑山的兒子。你身為一個蟹王,居然拒絕履行自己神圣的職責,你…”

  老螃蟹激動異常,簡直快要沖過來痛毆楚天舒了。

  正在此時,小隊長鋼山歡呼著沖了進來:“大祭司,大王,總管大人賞給了我們一個人,一個真正的人類啊,兄弟們有口福了,哈哈哈…”

  二十多只大螃蟹抬著一個巨大的貝殼,喊著號子一路小跑地跑進了楚天舒的王宮。這個貝殼太大了,如同一個大箱子。楚天舒看到之后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如果這種貝類生產珍珠的話,那珍珠的個頭豈不是和籃球一樣大了。

  成千上萬只小螃蟹緊跟在貝殼后面,眼睛里全是興奮的光芒,口水直流,也進了王宮。

  貝殼被打開,楚天舒震驚地看到,里面真的是一個人類,而且是一個年僅十五六歲的人類小女孩,她蜷縮在貝殼中央,一動不動,胸脯微微起伏,似乎是昏迷了。這個小女孩有一頭烏黑的長發,潔白細膩的肌膚如同最好的綢緞,給人一種暈眩的感覺。

  “好美啊!”楚天舒的血液仿佛凝固了,癡癡地看著這個小美女,心潮翻涌。楚天舒想起了自己出車禍的前夜,女朋友就是這樣蜷縮在自己的懷里,那種感覺令他終生難忘。

  “好美味啊!”老螃蟹龍蘭德連續吞了三大口口水,目不轉睛地盯著少女的鼻子,仿佛這個美麗的鼻子已經成了他的晚餐。

  鋼山興奮地說道:“大總管看到龍蝦王的晶核之后,高興得不得了,把前天沉船中吃剩下的一個人類送給了我們蟹族。看他的樣子應該是人類中的女人,年紀不大,肉質一定很鮮美。”

  龍蘭德也搖頭晃腦地說道:“記得上一次我吃人肉的時候是三十年前,我剛剛成為了大祭司。海面上的兩艘人類大船打架,結果一艘船被擊沉,三百多個人類沉入海底,我們蟹族分到了兩個。不過那一次的人類是兩個老頭子,肌肉又硬又澀,還有一股臭味。今天這個不同,你看看她的肌肉多細膩,吃在嘴里一定終身難忘。”

  “大王,我要吃她的眼睛。”

  “大王,我只需要一個腳指頭就可以了。”

  “大王,據說人類的腸子很好吃,給我一寸就可以了。”

  “…”

  上千只大螃蟹又蹦又跳,雙眼放射出貪婪殘忍的兇光,圍著楚天舒不斷地喊叫。

  楚天舒聽了感覺毛骨悚然,天哪,他們要吃人!這樣一個美麗的花季少女如果被一群螃蟹給零碎分吃了,那將是一件多么殘忍的事情啊,想一想都會做噩夢的。

  “住口,都給我出去!”楚天舒憤怒了。他現在雖然也是一只螃蟹,他也理解在螃蟹的道德范疇內吃人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但是擁有人類記憶的楚天舒實在無法接受把一個活生生的美少女吃掉的事實。這個時候,楚天舒想起了自己蟹王的身份,只有憑借蟹王的權力,才有可能拯救這個可憐的女孩子。

  “現在還不吃嗎?再放一段時間她就會死掉,肉不新鮮就不好吃了。”傻乎乎的鋼山還不明白楚天舒的意思。

  “大王的命令你們沒有聽到嗎?”老螃蟹龍蘭德似乎猜到了什么,對鋼山一瞪眼,吼道,“還不給我滾!”

  大祭司在蟹族中的威望凌駕于蟹王,龍蘭德一發怒,所有的螃蟹都害怕了,一個個灰溜溜地逃出了楚天舒的王宮,一邊走還一邊心有不甘地回頭張望。

  “羅德里格斯,為什么不讓大家吃了她。”龍蘭德說話的時候,還猛吞了幾口口水,看樣子他也在極力忍住沖上去從少女身上撕下一塊血肉來的沖動。

  “這個,因為…所以…”楚天舒張口結舌。作為一只螃蟹,他實在找不出不吃人的理由。如果楚天舒對老螃蟹說自己也是一個人的話,最可能的結果就是自己和這個少女被一起吃掉,“大祭司,這個人類太美麗了,我想…我想…”

  “作為奉獻給海神希娜的祭品?”老螃蟹不懷好意地對楚天舒笑了笑,若有所思地說道,“嘿嘿,美麗?你居然懂得欣賞美麗。不簡單啊,你是除了我之外,億萬年來第二只懂得美麗的螃蟹了。美麗的事物應該保留,你要留下她很好。我宣布,這個人類將會作為海神希娜的祭品,在明年的海神節上奉獻給偉大的希娜。”

  “對對對,我就是這個意思。”楚天舒連聲附和。這只老螃蟹實在是太可愛了,竟然替他找到了一個合理的借口。如果不是楚天舒的嘴巴深陷在堅硬的甲殼中,楚天舒真想撲上去在他紅亮的光頭上吻幾口。

  “羅德里格斯大王,你看,我已經按照你的要求把這個人類留給你獨自享用了,為了我們蟹族的繁榮昌盛,你是不是…”

  楚天舒如墜冰窟,原來這只狡猾的老螃蟹在這里等著他呢,難怪剛才看他的笑容很詭異。這只老螃蟹早就已經看出了楚天舒的心思,故意幫楚天舒找了一個借口。

  “那,那要怎樣?”楚天舒膽戰心驚地問。

  “作為一個蟹王,你必須履行一個蟹王的義務。為蟹族繁衍優秀戰士的艱巨任務就交給你了。二百個最強壯的母螃蟹將會成為你的妻子,但愿你的子孫們能夠遺傳一點你的智慧。”老螃蟹見楚天舒沉默不語,安慰楚天舒道,“嘿嘿,累是累了一點,但是為了交配時候那種強烈的快感也是值得的。我知道,你的靈魂其他種族,也許還一下子不能適應你的身體。不過還有三個月才到發情的季節,你有足夠的時間適應的。記住,你是一只螃蟹,你的命運已經注定,你沒有其他選擇。”

  “這個蟹王我不當了。你的血統一定也不錯,這個艱巨的任務就交給你吧。”楚天舒實在不能接受自己擁有兩百只母螃蟹妻子的殘酷事實。與其讓母螃蟹把自己活生生摧殘致死,還不如趁早自殺算了。

  “哦,你不愿意做蟹王?那好吧,我滿足你的意愿。”沒想到老螃蟹居然答應得很爽快。老螃蟹向洞口張望了一眼,扯起嗓子喊道,“鋼山,進來分人肉吃了。”

  “別,別,別。”楚天舒被徹底打垮了,屈服了。如果讓螃蟹在楚天舒面前把這個美麗的少女分著吃了,同樣是他不能接受的。好在螃蟹的發情期還有幾個月,走一步算一步了,“我做蟹王還不行嗎?”

  “那二百個妻子呢?”老螃蟹不依不饒。

  “要!”楚天舒咬牙切齒。

  “哈哈哈,成了。我走了,這個人類就讓你獨自享用吧。”

  老螃蟹龍蘭德哈哈大笑,把腦袋貼近少女的身子用力地嗅了嗅,一臉陶醉地離開了。

  最新全本:、、、、、、、、、、
真人现金打鱼 怎么玩股票赚钱 25选7开奖查询 河北11选5走势图 体彩幸运赛车开奖号码 没开盘可以买股票吗 北京赛车pk10公众号 甘肃11选5遗漏值 手机挂机赚钱每天100元 江西多乐彩500网 在互联网怎么赚钱 北京快中彩基本走势带坐标 开元棋牌游戏可以提现的 江西多乐彩号码推荐 环岛赛体彩玩法介绍 欢乐捕鱼下载 股票趋势分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