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極品小軍師 > 第279章 那么大一個胖子你們都看不見?

第279章 那么大一個胖子你們都看不見?

  誰知道,這時的門突然又開了。

  一道熟識的身影又走了進來,是項依心的。

  原來她得到了消息,曹焱被其她三個姐妹堵在了茶樓,便火急火燎的趕來了。

  只見她一進就黑著個臉。

  坐曹焱對面的項傲云把自己屁股挪了挪,空出了個位子。

  很明顯就是讓她坐的。

  “你們什么意思?”一屁股坐下去的項依心面色不善的問道。

  其他三人相互看了看,項憶之帶著笑容開口了:“依心,你來的正好,叫聲嫂嫂來聽聽,我們剛才全都和你曹兄談妥親事了。”

  “咳!咳!”曹焱得虧這次沒喝水,要不對面的項依心與項傲云兩個又要遭噴。

  “別開玩笑了,直接說吧。”項依心帶著怒氣道。

  “誰開玩笑了?不信你問她們。”項憶之指著在場的其她幾人。

  其她兩人連忙點頭。

  顯然項依心也是知道自己這幾個姐妹的性格的,咬著牙,從牙縫里吐出幾個字來:“說吧,到底準備如何?”

  “呵呵,當初我們四姐妹是怎么說的?”項憶之問道。

  “要公平競爭。”項傲云補充道。

  “嗯!”項含玉點了點頭。

  “可你倒好,一聲不坑就找了個相好的,就把我們三個給忘了。”項憶之邊說邊用衣角抹了抹并不存在的眼淚。

  曹焱只覺項依心的太陽穴在跳,跳的很歡快。

  唉!別說項依心了,就曹焱自己的太陽穴也在跳。

  “長話短說。”項依心感覺在與項憶之待久了人都會炸了。

  “呵呵,很簡單啊,我們四個全都嫁給他就公平了。”

  “咳!咳!”曹焱咳了咳:“要不你們先談?我先出去走走。”

  “不行!”X4

  這四聲不行把曹焱弄的有點懵,這其它三人說不行,曹焱還能理解,可這項依心說不行,是幾個意思。

  其實,項依心也很絕望啊,她有點顧忌曹焱的感覺,有些話不當著曹焱的面說清楚,她怕曹焱會產生誤會。

  “好吧!”曹焱低著頭,一副努力當做自己不存在的樣子,縮了縮。

  “婚姻大事,我不能幫曹兄做主,不過只要他同意我就沒意見。”項依心想了想說道。

  “這么說依心,你沒意見?夫君你看,就連依心都同意了。”項憶之很高興的笑道。

  曹焱眼觀心,心觀鼻,自我心理催眠道:“我沒聽見,我沒看見,我不存在”

  “說正事!”項依心也有點頭疼項憶之。

  “這怎么不是正事了,男婚女嫁是天下最正經的事了。”

  “你再這樣,我就帶人走了。”項依心威脅道。

  “好吧,你們真沒意思,那我就說了。”項憶之撇了撇嘴。

  “長話短說!”項依心覺得自己腦仁疼,使勁的揉了揉。

  “是這樣的,我們窮,想一起入股,別說不行,要不我們就只能搶親了,他這半年分了三百萬兩白銀給你,你別以為我們不知道,這可是六百萬貫,我們三家加起來的活錢都沒他這半年分給你的多。”

  “還有他身后的這個小胖子,總是被他照顧,賺了錢也一樣分你,最近也分給了你一百萬貫,這半年就他們兩就給了你七百萬貫,依心你賺這么多錢,看著我們仨只能天天喝粥,你的良心就不會痛嗎?”

  我痛你大爺,項依心想罵娘了,老娘的心情不知道多爽來著,怎么會痛?

  “那你們準備怎么樣?”項依心也知道,這次不出點血是不行了,一挑三她還是壓不住的。

  “剛才不是說了,像你一樣嫁給他啰,這樣他的錢總要分給我們了吧!”

  “我沒嫁!”項依心喊道,接著感覺這話對曹焱有點不友好,于是又對曹焱解釋道:“曹兄,我不是那意思。”

  不過解釋之后,她又感覺到那有點不對,項依心揉了揉太陽穴,甩了甩頭,這被項憶之弄的思維都有點混亂了,她此時只想好好的靜靜。

  “知道,我們都知道了,反正是遲早的事,現在爭什么爭。”項憶之一副大家明白的樣子。

  “就是,趕緊解決問題吧。”項傲云一副鄙視項依心的表情。

  “對!”項含玉簡單的點了點頭,接著看向曹焱,臉一紅,又低下了頭。

  “曹兄。”項依心哭著臉看向曹焱求助道。

  “沒事,我知道了。”

  “你看這下不是所有問題都解決了嗎?”項憶之得意的笑道。

  項依心咬了咬牙,沒有說話。

  “對了,夫君你看現在怎么辦才好?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啊?”項憶之可憐兮兮的看著曹焱。

  見項依心并沒有說什么反對的話。

  曹焱嘆了口氣之后,笑容就浮了上來。

  見到曹焱嘴角浮現笑容,項憶之笑道:“怎么?夫君想通了,準備做大楚最厲害的親王了?”

  “呵呵,”曹焱沒有回答這個問題,神特么的做親王啊?哥的目標是藍星球長懂嗎?

  “那個,要不我們七家一起成立一家投資發展公司吧。”曹焱知道今天不拿出點干貨來,除非是殺出去,要不別想走出去。

  “七家?”項傲云有點疑惑。

  “不是六家嗎?”項憶之問道。

  項含玉紅著臉點了點頭。

  曹焱瞟了一眼自己身后的羅胖子,這么大體型你們都沒看見?你們瞎啊?

  “他?”見到曹焱看的方向,三個女孩疑惑的問了句。

  “師父,我就不跟你們平等了,你們隨便讓點股份出來讓徒弟我跟著鞍前馬后就行。”羅德明也知道對于眼前這五個與還沒有到場的大楚女皇一家,自己實在是不夠資格。

  不過這時候,他肯定也要想辦法靠上來,否則那就對不起他的機靈,從他把師父,徒弟兩詞咬的很重就知道了。

  “既然是你徒弟,那就算他一個。”果然在場的人聽明白了他話里隱含的意思。

  “這樣的話,我們每家百分之十六的股份,你徒弟就算百分之四的股份好了。”

  “那我們每家出多少錢合適啊?”

  “最少也要湊個一千萬貫吧?”曹焱想了想說道,這點錢說多不多,說少不少大概相當與后世的五十億左右,當然這對于后世那一個樓盤上成千上百億的金額是有點可憐。

  “行!”項依心沒說什么直接就同意了,畢竟現在她是妥妥的一款姐,有錢,任性!

  “那么多啊?我家可比不上先嫁給你的依心,一下拿不出那么多錢,現在最多只能拿出一百萬貫出來,要不夫君幫小女子先墊墊。”項憶之呵呵笑道。

  “我家也是,夫君也幫墊一下,等盈利后,從分紅里扣。”

  “嗯,我也是。”曹焱特意看著項含玉,果然她是最不好意思的那一個。

  曹焱有點想不通,大名府那動不動就開片砍人,據說項含玉也是經常操刀子上的一員猛將,她怎么會這么害羞,一晚上臉都是紅的,就沒正常過。
真人现金打鱼 新手怎样看pk10走势图 pk10技巧 冠亚和稳赚 白小姐彩票网 证券投资基金的资产交由谁保管 时10分等于多少分 极速时时彩是谁开的 湖北11选5遗漏top10 广东十一选五微信群喊单 群英会走势图彩乐乐 理财平台排行哪个好 排列550期开奖结果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山 福建36选7走势图 美国股票交易规则 彩票争霸app下载安装 甘肃省福彩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