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洪荒來了 > 第一百四十一章 你確定要正常分勝負嗎?(一千九加更求訂閱)

第一百四十一章 你確定要正常分勝負嗎?(一千九加更求訂閱)

  謝龍云這一出手,立刻就讓無數人激動起來,華南武學院作為主場,歡呼震天。

  因為很明顯,剛剛謝龍云就算跟白啟起一戰都未曾使用全力,最多也只是動用兩道龍鱗。這龍鱗如同飛劍,可以說在宗師之下絕對是大殺器。

  就算如同白啟起這般兇悍之人,面對這龍鱗圍攻都應對艱難,更不要說一般存在。

  別說宗師之下,一般宗師也并非都能隨意御器攻擊的。雖然還有許多缺陷,但某些層面上來說,謝龍云就算對上防御力弱一些的靈獸都能獨自斬殺。

  如今三道龍鱗爆射而出,謝龍云寒冰訣運轉,龍鱗劍上散發一層寒氣,攻勢如虹。

  “當當……”

  午昆侖左右揮刀,身形隨后快若靈猴,瞬間彈跳翻身才避開三道龍鱗飛刺。

  但下一刻,龍鱗劍已經刺向他的咽喉。

  如同遭到四大九級高手圍攻,最強的自然是謝龍云本身,另外三道龍鱗更恐怖的則是速度。危急關頭,午昆侖的上半身突然橫移,那感覺就像是上下半身要分開了一般。

  這是午昆侖每一境界都將身體修煉到不壞帶來的好處,身體強橫是一方面,柔韌等方面也不斷增強,連臟腑都是如此,可以做出許多不可思議的動作。

  謝龍云立刻改刺為掃,午昆侖卻已經翻手握刀,一刀蕩開謝龍云的龍鱗劍。

  就在午昆侖剛想反擊,兩側龍鱗飛射而來,一道龍鱗更是已經繞道身后。

  這一刻午昆侖都有些想罵人了,以前就聽謝靜黎總夸獎他弟弟是個天才,午昆侖還認為是謝靜黎疼弟弟,因為謝靜黎本身就是天才,真正的超級天才。

  一個真正超級天才眼中的天才,除了疼愛,應該不太可能有吧。

  但現在,午昆侖感受到這小子控制三道龍鱗同時攻擊帶來的強大壓迫,心中不得不感嘆謝靜黎真沒說錯,這小子簡直在作弊。

  能隱隱感受到龍鱗與龍鱗劍之間的呼應,有血脈跟特殊吸引力,三道龍鱗之上,有一道更是有一股精神力附著其上,雖未徹底融合,也不差了。

  很顯然,這小子是真的開辟混沌海,加上龍鱗劍特殊效果,說他初步具備宗師一些手段都不過份。

  無奈,午昆侖只能放棄反擊,手段頻出,繼續閃避。

  “哇,謝師弟好帥啊,帥呆了……”

  “酷斃了,太瀟灑了,現在就能御劍攻擊,還是三道,聽說一般低品宗師也做不到吧……”

  “太強了,原來剛剛根本沒認真跟軍部打……”

  …………

  謝龍云年少、俊俏,還一副冷冷、酷酷的樣子,因為其配合三道龍鱗同時攻擊,所以看起來瀟灑無比,敵人就顯得有些狼狽,于是無數花癡叫喊。

  當然,就算不是少女花癡,看到謝龍云的手段也都贊嘆不已。誰不心向往之,無數人更年輕的人此刻都熱血沸騰,恨不得有朝一日站在那對戰臺上的是自己。

  此刻包房之中,白啟賢最先恭賀道:“恭喜謝院長,謝家有此麒麟之子,這一代真是無人與之匹敵啊。”

  馬前程也立刻嘆道:“龍云剛剛與白啟起一戰要是全力以赴,勝負真是難說,這一代年輕人中,未來成就能超龍云者,少之又少嘍。”

  謝乾圖也是嘴角掛著一絲笑容,畢竟謝家子弟橫掃同輩,他身為長輩的也有面子。這一年來因為謝靜黎的事情讓他焦頭爛額,臉上已經甚少笑容,家里、家外都沒少鬧騰,今年總算一切回到正軌了。

  謝乾圖沖著馬前程微微點頭,隨后沖著白啟賢道:“白院長謬贊了,孩子還小,還需多磨礪。不過我謝家人才不斷,代代相傳才是令人欣慰的。”

  聽著幾人你一句我一句吹捧,羅虎大眼睛向上翻,不過這他總不方便說話,就這也是忍了又忍。他想好了,下次再也不來這里跟這些人待在一起了,太他媽別扭。

  杜西平連傷都先不去管了,跟其他人一起給謝龍云加油。

  而華東武學院這邊的人則都無比緊張,連加油叫好都喊不出來了,都屏氣凝神,因為看起來隊長太危險了,每一次都險之又險的抵擋、避開。

  多數時間在閉目的白啟起也睜開雙眼,看著謝龍云三道龍鱗對付午昆侖,這家伙絲毫不以為意,之前他就察覺到一些東西,他不信午昆侖看過他們戰了一場會察覺不到。

  可以說,這是從新人賽開始以來白啟起、謝龍云后最精彩也最驚險的一場比賽,謝龍云不但強,打得還飄逸帥氣、冷酷形象惹來無數人歡呼。

  午昆侖之前的狂放、狠辣也讓眾人長了見識,而隨后的各種閃避、保命手段層出不窮,更是看得人驚呼不斷。

  但從整體場面上看,午昆侖顯然很吃虧,有一種被四人圍攻,其中三個還體積超小、速度好快、還會飛,你說這還怎么打。

  午昆侖的昆侖刀再快,也很難同時三個方向擋住三道龍鱗,更不要說還有謝龍云的正面攻擊。

  所以必須不斷閃避,抵擋,快速的閃避、格擋。

  事實上,午昆侖的這番閃避格擋,在普通觀眾眼中看到的更多是好懸、臥槽,這都能躲過,嚇死我了,又沒刺中……

  可對于六大學院一些高層來說,漸漸的面色則逐漸凝重。

  對于一些同樣觀看的強者來說,謝龍云借助龍鱗劍所擁有的強大攻擊力反倒成了次要的了。

  午昆侖在這樣圍攻之下,那各種反應渾然天成,給人一種仿若在萬軍從中,縱橫馳騁,單槍匹馬卻縱橫來去之感。

  更有一種無數洪荒獸奔騰之中,他卻能閃轉騰挪、跳躍閃避。

  可以肯定,謝龍云此時此刻擁有的攻擊力,真不遜色于三四名九級體質聯手之威,一般人就算強,也很難應對。可午昆侖卻能一直應對下去,而且外人感覺很驚險,真正強者卻漸漸看到另外一個畫面。

  這午昆侖竟然能時刻保持最巔峰狀態,如此激烈,按理說他消耗應該比謝龍云大幾倍,但謝龍云臉色都逐漸有些難看,明顯同時操控三道龍鱗壓力很大,但午昆侖卻沒有絲毫力竭、元氣不繼的樣子。

  強者眼中,午昆侖此刻就如同遭到攻擊,正收斂所有獠牙、不斷閃避的洪荒獸。看起來很危險,但實際上卻沒受太重傷,他在準備著突然出擊,那種感覺隨著午昆侖越發專心閃避、騰挪,各種身體極限閃避、詭異避讓而越發凝重。

  事實也正如某些人看到那般,午昆侖的確在蓄勢。

  謝龍云的這種攻擊下,對于人的精神壓力、元氣損耗、恐怖威脅都超出想象,普通九級體質根本抵擋不了。就算能抵擋的九級體質,這種消耗也難以承受,而能消耗得起的,那種刀劍跳舞帶來的巨大生死威脅也會讓其迅速反擊。

  午昆侖卻一直不急,因為這些對他來說都不是問題,有精神力他能更好的了解一切,從而做出應對。而以他在洪荒獸潮中練出來的保命之法,這個還真對他構不成生死威脅。

  最重要的是,午昆侖從一開始就看出一個問題,謝龍云兩道龍鱗看似如同御劍,但威力不夠。至于有一道精神力附著的那道龍鱗,午昆侖有辦法瞬間通過精神力威壓、震蕩,讓其暫時失控。

  所以,午昆侖要想關鍵時刻反擊,只要尋找好機會,瞬間拼命就能一決勝負。

  但午昆侖之所以一直沒那么做,是因為他還想到了另外兩個可行之法,只是他也在衡量……

  一方面就是暴露自己雄厚無比的元氣,找機會以刀罡反攻,那種情況下立刻可以反客為主。就如同當初他同級別硬生生打敗王金霸的那一戰,只是那樣一來很容易讓人將他跟太極聯想到一起。

  另外一個辦法,精神力,午昆侖初步懂得精神力攻擊。對方雖然同樣擁有混沌海,但似乎運用還差很多,而且混沌海顯然沒精神力那么好用,午昆侖只是不知道,到時候這謝龍云會不會因此發現,自己擁有的不是混沌海,而是真的開啟了精神力。

  三種方法,午昆侖思量之后最終還是感覺第三種為首選。精神力沖擊無影無影,除當事人之外其他人看不出什么來,最多自己就說他混沌海太弱,自己混沌海很強,沒錯,就說自己老師的虎神法很牛逼,我老師牛逼你奈何我。

  否則第一種受傷會很重,第二種會暴露太極身份,畢竟從后來午昆侖再度上虛擬戰網看到的一些消息,宗師之下如太極那般使用外放罡氣的人還沒有見過。

  最重要的是,只有第三種午昆侖既有把握獲勝,又不至于太傷到謝龍云。他可是謝靜黎唯一的親弟弟,也是最疼愛的親弟弟,自己總不能下太狠的手吧。

  幾乎在午昆侖想好使用哪種應對之法時,腦海中突然傳來一個聲音,還是謝龍云的。

  “決定好要反擊了?”

  “我去……”

  午昆侖以為精神攻擊,或者是言語分心,但不得不說,在自己做出反擊決定的瞬間突然來這么句,午昆侖還真受影響了。差點沒被一道龍鱗劃中咽喉,但就算避得快,臉上也出現一道血痕。

  “我姐說的沒錯,你真的很不錯,沒有家族背景支撐,在火星被困一年竟然能自己修煉到五級體質。到了學院也才沒多久,竟然能達到這種程度,而且你還一直有所壓制跟隱藏,我其實有些好奇你還有什么底牌……”

  午昆侖能感覺到,謝龍云看似攻擊越來越猛,但其實開始配合自己。這讓午昆侖壓力稍微減少,但他卻不敢大意。

  雖然不知道這小子有何用意,但午昆侖還是精神力傳音:“你小子也不錯,怪不得你姐總夸你是天才,怎么,想套近乎求饒了。”

  本來正自跟午昆侖說著的謝龍云突然一頓,隨即依舊繼續道:“現在我說,你聽著。你既然想反擊,一會我會配合你,然后讓你盡量保留實力去跟白啟起一戰,如此你就算輸給白啟起,也有很大機會拿下新人賽冠軍。”

  “……”

  謝龍云這個冷冷、酷酷的小子突然跟午昆侖說話,還說出那番話,本就已經讓午昆侖很意外。但午昆侖對他總有一種特別的感覺,雖然以前從來未曾見過,但他的影像、他的一些習慣、他的許多事情午昆侖都知道。

  所以那種怪怪的感覺就是,雖然對華南武學院很不爽,但看謝龍云卻很順眼。

  午昆侖這種狀況如果此刻張磊在,一定會說,那是自己小舅子,不順眼那還了得。

  可聽到謝龍云最后那番話,午昆侖真是被驚到了,什么情況,這小子搞什么?

  計謀?

  這家伙不像是那種人,午昆侖跟謝靜黎三年同學,因為謝靜黎談論家里人只談論謝龍云,所以午昆侖可以說對謝龍云的所有一切都很了解。

  這小子從小就是天才、高傲、冷酷,平時總是酷酷的不愿意搭理人。

  這倒也很正常,世家直系妖孽般的天驕子弟,如此倒也正常,可現在這什么情況?自己剛剛還在想,打敗他,卻不能重創他的問題,他倒好,直接商量讓自己傷都不受就贏他。

  他這什么情況,難道是臥底?

  其實他是華東武學院的人?

  但這根本就不可能,但這情況也太詭異了吧。

  午昆侖隱隱的想到一種可能,但自己都不太相信,他寧可相信這小家伙變得陰險了,想算計自己……

  “那個……龍云弟弟,咱不用那么客氣好不好,你這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午昆侖立刻道:“這樣,你有什么本領就正常使出來就是了,雖然我比你大一歲,但你是天才也不在乎這個了,咱們就正常分個勝負就行。”

  謝龍云冷聲道:“正常分勝負,你確定?”

  這話問得午昆侖都感覺很詭異,有什么問題嗎?

  不用午昆侖詢問,謝龍云已經道:“我這龍鱗劍之中有人提早藏了一絲精神力,只要我引爆,瞬間會催動六道龍鱗爆發,你要明白一件事情,那不是我催動龍鱗的速度跟力量。瞬間爆發出來的威力,足以斬殺大宗師,你確定要跟我正常分勝負嗎?”
真人现金打鱼 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 今天神笔马良3d杀码 股市行情分析直播在线 快乐双彩基本走势图表 股票推荐诈骗 河北排列七走势图一综合版 快乐双彩开奖视频 一分快3规律 快乐彩十二选五开奖 双相码波形图 关于股票的入门知识 陕西快乐10分钟开奖走势图带时间 做网页赚钱的平台有哪些 上证50会不会超过上证指数 吉林快三精准在线计划 姜太公四精选四肖四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