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遇上呆萌直女之殿下如何示好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家宴

第一百九十一章 家宴

  成妤灼當年做的火鍋店,她是沒有告知成家的任何一個人的,這些做生意的老伙計,自然覺得這樣另類的東西不能長久,沒想到現在的確是炙手可熱的,自然也是成了京城里的熱門話題,只是他們萬萬沒想到是這家店子居然是成亦燦她們兄妹兩的

  對于這件事情,成斌也是不知道,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成亦燦,他是驚訝的,他不知自己沒有的經商才能在自己的兒女身上卻發揮得如此淋漓盡致,只是這個兒子似乎完全沒有在意過感情...無論是親情還是別的,

  “一個小小的飯莊也敢拿來說嘴,想當初我們成家...可是富甲一方的。”三叔叔又開始遙想當年,想要打壓成亦燦的氣勢。

  “當年怎么樣,各位叔伯有無功績,我是不知道的,我只知道,成家能敗落到現在地步,一定是各位叔伯的功勞。”成亦燦依舊是那般的從容,臉上已經沒什么過渡的表情,只是淡淡的看著在場的人。

  這些話是直接戳進他們心底的刺,事實如此,誰都無法辯解,一幕一幕皆是發生過的,卻被攤在了眾人眼前。

  在座的一些族老原本是幫著兩位叔叔的,只是成亦燦的這些話也是有理,如今成家能這般已經是成斌很大的功勞,也正如成亦燦所言,若非成斌顧念親戚,只怕這幾個人也很難坐在這里繼續吃著山珍海味了。

  如今倒是想起了要去奪家產,該分的早分了,被敗光還敢舔著臉來的,也就這幾位了。

  如今想要振興成家還是得靠成家這一房,能出幾個出席的孩子,將來位列朝堂,也能使成家屹立不倒,再者成妤煬嫁給大皇子也算是一個榮耀了,至于成亦燦這個另類,算不得丟臉,卻也不好看。

  族老們自然是要靠著成斌這一房的。

  此時一個白發蒼蒼的老頭,像向老太太告了禮,喊了聲老嫂子,老太太面對這檔子事也只是點了點頭,想來這個老頭,也該是家里有地位的。

  “本是兄弟,大房家的念舊,你們幾個也不要在這里挑撥離間的,管好自己兒女不成?”老頭子雖說看上去年紀大了,頭上沒幾個頭發,但是卻是中氣十足的的,二叔叔和三叔叔見著他發話,想回嘴,卻被身旁的人拉了拉,不敢說說什么。

  像是吃癟了一般,轉頭看著別處,硬生生的將話憋了回去。

  “燦哥兒啊,你的話沒錯,只是一家人凡事不可能分的太清楚,即使分了家,血緣是分不開的,你這般的話,也是失了分寸的。”看到兩個叔叔不說話了,轉頭教訓起了成亦燦,他的話在族里也是有分寸的。

  知道他的話不能駁,也算是刀切豆腐兩面光的人,這話一點一息都是說到點子上,讓你無話可說了。

  “您說的是,只是看著他們欺負爹爹老實,做兒子的實在看不下去,說話重了些,還請兩位叔叔見諒。”這時候到知道自己失禮了,成亦燦裝模做樣的給兩位叔叔道了歉,二叔叔和三叔叔知道他是虛情假意,卻也不得不接受了。

  “你還年輕,還是要懂得收起你的那些不平。”

  成亦燦才說完道歉,二叔叔像是嘴上不過癮,硬是要討罵,連著他身旁的兒子也覺得過了,拉了拉他的衣服卻被他甩了,“我和小輩說話怎么了,這般子沒大沒小。”

  “那二叔叔,你可敬重過我爹爹?還是只是一味的索取?”成亦燦瞇著眼,像是身上的火焰被點燃一樣,聲音原本清脆,現在卻顯得低沉了不少。

  二叔叔見成亦燦完全不把自己當一回事情,拍桌子站起來就像說什么,長隨急急忙忙的跑了進來,在成斌耳邊說了什么,成斌臉色突變,直直的看著成亦燦。

  “可是有何事?大房如此緊張?”老頭見成斌臉色不對,覺得有事,也是緊張的看著成斌,片刻安寧,成斌才開口:“陛下讓陰公公召了燦兒進宮。”

  這代表什么?今日宮宴皆是皇族中人,成亦燦去了算什么?攝政王的附庸嗎?

  “哼,還不是靠著殿下?還是大姑娘有本事,這不是緊緊的扒著大皇子了?燦哥兒算什么?難不成殿下還娶個男妃不成?”二叔叔接到話頭便是硬要展示自己的口才的,可惜啊,這話損了德了,也難聽了些。

  這不是吧成妤煬和成亦燦都得罪了?大房還容得下你?

  成斌聽到這話,臉色更是難看的很,成妤煬嫁的還算滿意的,被人說是扒上的,這個哪個當父親的愿意聽,再說這穆承笥,堂堂攝政王,還不知道檢點,兩人即使再有意思,也該知道避嫌,這般時候讓人找到了說嘴。

  “二弟,什么話該說,什么話不該說,我想你活了那么打一把歲數也該知曉的,這樣的場合說出這般難聽的話,你是要諷刺我養的兒子不好,還是諷刺殿下看上的人有問題?責怪攝政王殿下不成?”成斌也站起身子,表情嚴肅的說著,這兩個選擇無論是哪個二叔叔皆承擔不起。

  成亦燦也覺得頭疼,這會子要他進宮做啥?難不成真當自己是誰啦?這個時候就要意志堅定,說不去就不去,讓所有人都知道,他不是召之即來的。

  “麻煩管家回了陰公公,今日是中秋,草民該是和家人一起團聚,草民高攀不起,自然實在不好打擾陛下團圓的,便不進宮叨饒了,還請陛下恕罪。”成亦燦直接拒絕了,他都猜到了這事情一定是穆承笥搞得鬼。

  所有人都沒想到成亦燦拒絕的那么干脆,一點都沒有猶豫,成斌看著也是點點頭,對著便說:“嗯,這日子還勞煩陰公公跑這一趟當真辛苦,只是他是一介草民,實在不便進宮了,我這便和燦兒去回了,各位慢用”說完話領著成亦燦往外走。

  只見陰公公等待已久,也是滿臉的焦急,見著成斌忙上前再次說明來意。

  “公公久等,只是這日子燦兒進宮只怕引起流言蜚語,麻煩公公走這一趟了。”說完話往著陰公公手里塞了什么,笑著說:“改日定領著燦兒進宮謝罪。”
真人现金打鱼 江西11选5手机版走势图 河南11选5开奖直播、 青海十一选五五预测 河南11选5中奖规则 内蒙古11选5前三预测号 牛津配资 深圳福利彩票中心官网 湖北11选5胆拖玩法 特马现场开奖结果查询 小说 11选5破解计算公式 五分快三大小怎样看走势 彩票中的双面盘是什么意思 福彩青海快三开奖结果 股票指数基金 北京28翻倍投注 体育彩票七星彩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