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我被時間回旋踢 > 第一百一十五章 獎懲分明

第一百一十五章 獎懲分明

  這件事應該怎么辦,是顯而易見的。

  卓群沒有絲毫耽誤時間。

  整理了一下情緒,他就當著黛拉的面,撥通了阿奈的手機。

  此時已經是早上九點四十分,但卓群仍舊等了很久,才聽到阿奈的聲音。

  “嗨,想我了?這么早給我打電話?”

  “你現在人在哪里?”

  “我在波爾多啊。不是告訴你了,我有個姐姐在這里,他們的幾個孩子可愛極了,空氣也新鮮”

  “是這樣的嗎?我猜想,你大概是和一個二十多歲的可愛男孩子睡在同一張床上吧?而現在大概已經躲進了洗手間,去呼吸你的新鮮空氣”

  本來掩飾得很好的阿奈,聲音立刻激動起來,裝腔作勢表達憤怒。

  “天哪。你瘋了嗎?這是在胡說什么?”

  “這還用問嗎?我是說你人在巴黎。”

  “不,我沒有!我我可以證明,我給你帶些紅酒回去怎么樣?

  “阿奈,你真把我當傻瓜了。你從巴黎買的波爾多紅酒有什么意義?難道非要我半小時后打電話到昂多酒店的大堂來驗證嗎?你從巴黎趕到波爾多市中心,至少也得幾個小時吧。好了,我們坦誠些不好嗎?”

  “該死,我不知道你到底怎么想的。我姐姐家又不在波爾多的市區里,半個小時我當然趕不到。親愛的,你怎么了?難道是怪我離開太久了?我馬上回去好不好?”

  萬沒想到,這個地步了,阿奈仍舊強詞奪理的裝糊涂。

  于是對她仍舊企圖蒙混過關的執著勁,卓群只能嘆息一聲,把全部底牌都亮了出來。

  “阿奈,我最后跟你說一遍,如果我不確定,肯定是不會給你打這個電話的。事實上,我了解的遠比你以為的多。”

  “讓佩德羅,巴黎第一大學的金融系學生,喬艾爾德雷格,一個練,他們就是你最近在駑馬俱樂部里結識的新朋友。還有昨天你剛認識的西蒙”

  “哦,原諒我,還沒摸清他的姓氏和來歷。可你要是有需要的話,我完全可以告訴你,昨天你在俱樂部喝了什么酒,待了多長時間,你們幾點離開的,朝著那個方向”

  這下阿奈無話可說了,面子全被撕掉了。

  而沉默了半晌后,她終于開始道歉。

  “對對不起,我也不知道怎么了,這還是第一次我發誓。這會是最后一次。”

  但卓群要的可不是這個。

  “阿奈,阿奈,有的事是不可能重來的。我現在只想問問你,你為什么要把我只告訴你一個人的事兒,當成笑話跟所有人說。你從來沒有相信過我是嗎?我在你的眼里就是一個會愛上鸚鵡的孤獨鬼,是一個會掐死女人的神經病,是個肯花大錢買你編造的童年悲慘故事的蠢貨?”

  似乎感受到了卓群隔著電話傳遞過來的怒火,阿奈的聲音都發抖了。

  “求、求你,原諒我!都是我的錯,是我不對。我、我再也不會這樣了!”

  可惜,無論從哪個角度來說,卓群哪怕再寬宏大量,都是不可能給予寬恕的。

  “多說無益,算了,你還是給我個地址吧。我會把你的行李寄給你,或者干脆,你自己來卡佩的莊園取走也可以。當然,那些珠寶首飾腕表胸針你就別想了,我會全部帶走的。”

  這話立刻就讓阿奈抓狂了。

  她這么卑躬屈膝為的什么?

  如果失去這些珍寶,那簡直像是殺了她。

  “不!你不能這么對我!你不能!”

  “我為什么不能?”

  “因為因為那些東西是我的!你已經給我了”

  “錯了,那是我獎勵給誠實的!你已經配不上這些東西!”

  “不要!混蛋!你這個偽君子!你這個沒有良心的吝嗇鬼”

  聽著電話里已經成了失聲痛哭的阿奈,卓群不為所動的掛斷了電話。

  他完全可以想象的出,阿奈眼淚大顆大顆滑落,歇斯底里的發作,痛不欲生的樣子。

  此時,盡管他不愿意承認,可心里難免有了一些報復的快意。

  但事情到這一步還沒有結束。

  對面的告密者黛拉,很快坐到了他的身旁來,想要用自己來安慰他。

  黛拉用手臂繞住了他的脖子,臉伏在他的肩上,輕聲說。

  “別難過,我會讓你很快忘記她的,我會比她做的更好。她能給你的,我都可以。她不能的,我也可以”

  可惜全是白費。

  卓群對于這種關系已經一點也不感興趣了,直接拒絕了這投懷送抱的好意。

  因為他很明白,黛拉不過是另一個被他“人傻錢多”的優點吸引來的姑娘。

  哪怕她真能做到阿奈做不到的,那從本質上講也沒有太大的不同。

  “好了,黛拉。請你不要這樣,好好聽我說。”

  “我很感謝你,讓我結束了一段錯誤的關系。可這并不意味著,我們要知錯犯錯,再繼續開始另一段錯誤關系。”

  “這不對,我早該明白過來。而你也不應該再把青春耗費在我的身上,那是無意義的事兒。”

  “當然,不管怎么樣,我要獎勵你。獎品就是那些不再屬于阿奈的小玩意。它們對我沒用,但對你正合適”

  黛拉的眼里因此充滿了挫折感。

  但她還不肯放棄,硬拉著他的手。

  “我想你誤會了,我不是為了這些東西而來的。我不要你的錢,我真的很喜歡你。你到底對我哪兒里不滿意?你真的還不夠了解我”

  卓群毫不猶豫的抽手出來。

  “對不起,不是你不好,而是我的想法已經變了。我是不了解你,可我已經開始了解自己了。聽著,假使你說的是真的,那我就更沒有什么可以給你的了。恐怕不得不讓你失望。”

  這時,他凝視著黛拉的深綠色眼睛,十分認真的說。

  “黛拉,我對你的印象一直都不錯。如果你足夠聰明,就請別讓自己一無所獲。”

  “你現在最應該做的,就是跟我回去,收拾好那些東西。之后,帶著它們去你想去的地方,找個合得來,又愿意為家庭負責的男人結婚。”

  “說實話,阿奈留下的那些東西價值不菲,是我這一兩年陸陸續續給她買的。至少也花了我十幾萬歐元吧。作為獎勵已經很豐厚了。我真的希望你好好想一想”

  這個驚人的數字顯然是超乎黛拉所想象的。

  她的眼里驟然露出了熱切。

  這次只沉默了片刻,便不再執拗。

  “十幾萬!真是難以想象!”

  她聳聳肩,終于露出了有些驚訝和略帶不好意思的微笑。

  “那好吧,我還能說什么呢?感謝你的慷慨。”

  跟著她又重新握住了卓群的手,用純屬開玩笑的口氣說。

  “知道嗎?我只遺憾沒能抓住那一次機會。如果我也能像你一樣,能夠反復經歷相似的人生。我發誓,我下一次在巴黎的地窖酒吧遇見你,一定會牢牢抓住你。讓你愛上我,舍不得離開我的”

  這次卓群沒有甩脫,他也笑了。
真人现金打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