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錦繡田園:農門媳婦很囂張 > 第855章 給你面子

第855章 給你面子

  第855章 給你面子

  “真的假的,這可不是鬧著玩的事情,你別用好聽的話誆我。”

  “自然是真的。”

  游兆將兵器收起來,“明日的宴會,你真的準備去?”

  “嗯。我可是寧王妃。這種事情,總不能找借口推脫吧。”

  “也不見得,你若是不想去,我可以……”

  “打住,裝病的事情,我可再也不想干了。”

  游兆搖頭,“蠢女人。”

  “嘖嘖嘖。”蘇曉婉嘆氣,“你瞧瞧你這人,不過是沒有聽你的,你怎么就這么沒風度的開始罵人了呢。”

  “難道我說錯了?明知道去了之后是個什么狀況,為什么非要將自己推到那么尷尬的境遇里。”

  蘇曉婉笑嘻嘻,“你這人,這次見面,倒是越發啰嗦了。”

  “是是是,我啰嗦,我走還不行個么。”

  沒等蘇曉婉說話,游兆就拂袖而去。

  “唉,你……”

  蘇曉婉看著他的背影。

  這人,還真生氣了啊。也太小氣了,從前他經常開玩笑,她也沒有生氣過啊。男人真是小心眼。

  蘇靈整理了一下出來,“人呢?走了?”

  “嗯。不樂意我去參加明天晚上的宴會,氣呼呼的走了。”

  “其實我也不愿意。姐夫這次太過分,這么多天了,都沒說過來承認錯誤。憑什么他現在有事叫你,你就非要去。”

  蘇曉婉戳了戳她的腦袋,“你啊,這是賭氣的事情么?這是皇家尊嚴。”

  “什么尊嚴。不過是舍不得這個面子而已。”

  “自然是舍不得面子,不過往大了說,這皇上的面子,就是天佑的面子。為了個男人,自然無所謂。不過我們是天佑子民,自然應該顧著國家的面子。”

  蘇靈若有所思的看著蘇曉婉。

  “怎么了?你這是什么眼神?”

  蘇靈笑了笑,“姐姐可比那些士大夫知道的多多了。”

  “怎么說?”

  “士大夫若是顧念國家臉面,就不會做出謀權篡位的事情,讓別的國家看笑話了。”

  蘇曉婉失笑,“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哪個國家又能保證自己就是干凈的。在外面看看熱鬧沒關系。只是人家到了你的家里,你家里亂糟糟的。你自己臉上過得去么?”

  蘇靈扁扁嘴,不服氣,“反正我就是氣不過。”

  “行啦,我都沒有那么生氣,你生氣什么。再說了,聽說丹遼美女如云。歌舞也很不錯。我這次去,還可以看美女,欣賞歌舞呢。多好。”

  蘇靈無奈,“姐姐還有心情看這些!”

  “那是。反正不看也不會更高興啊。那有了好的事情,為什么不多看幾眼。”

  第二天午后,王府派了馬車過來接蘇曉婉。來的人是龍藍。

  蘇曉婉見了龍藍,有些無奈,“他倒是聰敏,知道我再那么生氣,都不會對著個姑娘發火。”

  龍藍拱拱手,“多謝王妃厚愛,我才有了這樣的差事做的。”

  “他人呢?”

  “王爺知道你不愿意看看見他,所以并不在府里。”

  蘇曉婉皺眉,“不是說,我們需要一起去么?”

  “嗯,王爺在王府外面等著,所說不愿意見面,不過還是免不了要共乘一輛馬車的。王妃就忍忍吧。”

  蘇曉婉扶著龍藍的手上了馬車,“忍忍這種話,你也說得出?”

  龍藍看著她,沒做聲。

  蘇曉婉苦笑,“我的錯。我竟然忘了,你是他的護衛,自然時時處處為他考慮。”

  沒等龍藍開口,蘇曉婉就鉆進了馬車,“走吧。”

  龍藍張張嘴,最終什么都沒說出來,跳上馬車吩咐馬夫,“走吧。”

  到了王府,看見那厚重的衣服,蘇曉婉皺眉,“上次還說,以后再也不會讓我穿這種東西了。男人的話,果然是信不得。”

  龍藍站在門口,“原本不止這些,王爺已經讓下人將大部分都省了。”

  蘇曉婉又掃了一眼那些衣服,的確是比之前穿的那些看上去少一點。

  “現在就要換?”

  “嗯。雖說是晚宴,不過其實等不了那么晚。所以現在就得準備了。”

  蘇曉婉轉頭看著龍藍,“可有好吃的?”

  龍藍冷漠搖頭,“宮廷御膳也不見得比得上飄香樓的菜品。您不是也吃過么,還是別抱太大希望。”

  “你這個夸獎,我收下了。”

  不是不抱希望。而是吃飯這種事情,得心情好,身心舒暢才吃的舒坦。

  讓你穿著厚重的衣服,腰帶將肚子勒得緊緊的。恨不得將腰勒斷。頭上頂著十多斤的東西。就算面前擺的是山珍海味,你也沒心情吃啊。

  這種大型晚宴,就是裝逼現場。

  是人不是人的,都裝的挺像個人。蘇曉婉對于這種場合,實在是厭煩透頂。而且,她還得假笑好幾個小時,否則,就會被別人說不夠端莊,不夠體面。她出身不好的事情,也會跟著被翻出來說一遍。

  蘇曉婉一邊被下人們擺弄著換衣服,一邊生無可戀的看著龍藍。

  饒是龍藍穩得住,卻還是有些受不了她的眼神。

  “娘娘……”

  蘇曉婉更加生無可戀,“你能換個稱呼么。我不是早就說了別這么叫么。”

  龍藍嘆了口氣,扶著蘇曉婉往外走。

  “王爺有王爺的難處,您也得多體諒一下啊。”

  “我體諒他,誰體諒我?”蘇曉婉冷漠的看著前方,“體諒這種東西,都是相互的。沒有誰能永遠體諒另一個人。那會累死。”

  龍藍將蘇曉婉送到容昊的馬車旁邊,“反正都是要假笑的,不如,你早點笑?”

  蘇曉婉還真是被她逗笑了。

  這人平日里嚴肅的緊,剛認識的時候,一天說不上十句話。現在也不知道是性格變了,還是被什么人影響了。說起話來,這么有趣。

  “成,給你這個面子。不就是假笑么。我還是有點經驗的。”

  可上了馬車,一見到容昊那冰塊臉,蘇曉婉就笑不出來了。

  怎么的,你把老娘往火坑里推,老娘還不能發脾氣了?

  你甩臉子給誰看。

  蘇曉婉冷漠的往旁邊一坐。馬車就出發了。

  車廂里的空氣能將人凍死。連坐在外面的車夫都不自覺的縮了縮脖子。

  容昊渾身冷氣,蘇曉婉自然也懶得貢獻半分熱氣。

  蘇曉婉一邊釋放低氣壓,一邊琢磨,幸虧今天穿的厚。不然這馬車里能將她凍死。
真人现金打鱼 股票配资利息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查询 天津快乐十分钟爱彩乐 排列3一注奖金多少 甘肃快3推荐号码一定牛 内蒙福彩快3开奖结果 大发pk10押注技巧 重庆时时开奖号码查询 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查询 河北排列7走势图 浙江体彩6十1中奖方式查询 科技版股票行情怎么看 一肖中特网页精选结果 东方6 1中3 1多少钱 龙江福彩22选5 甘肃11遗漏号码查询任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