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嫡女為凰:重生王妃有點兇 > 第537章 祁北醉酒,都認出來了

第537章 祁北醉酒,都認出來了

  楚衍被拉著和以蕭清風為首的攝政王陣營拼酒了。

  娘家人vs婆家人。

  穆紫蘿酒量奇差,偏偏還叫囂的厲害,沒兩下就喝趴下了,埋頭呼呼大睡,還死拽著楚衍的衣袖不放。

  楚衍在軍營里訓練出來的好酒量,最后就剩他和祁北還坐著。

  “蕭清風你作弊!這個家伙,哪是婆家人,和君夜宸什么關系,我就沒見過他!”

  穆天寶暈乎乎地指著祁北,十分郁悶。

  這哪兒來的千杯不倒。

  要不是他,他們就贏了!“呵呵呵”蕭清風已經喝懵了。

  本來他都不想拼的,架不住穆天寶太跳了。

  怎么能丟婆家人的臉呢?

  “是的!是我們的人!王爺的王爺的”蕭清風瞪著祁北,卡殼了一下,整個人都已經意識渙散,卻還堅持道:“小情人!怎么就不算了?”

  祁北:?

  ?

  我覺得你可能需要一點點敲打。

  蕭清風放完狠話,又湊過來小聲道,“給你悄悄漲一下身家。

  但最多小情人,王爺不納妾,這王府大門你是進不去的。”

  蕭清風醉迷糊了,正常絕對不敢這么胡說八道。

  祁北扯了扯唇角,抬手一記手刀,敲在他的后脖頸。

  蕭清風暈了過去。

  祁北神清氣爽。

  果然,早點打他一頓就好了。

  何必委屈自己呢。

  “小情人?”

  楚衍冷冷盯著他。

  妹妹的情敵?

  他奶奶的還是個男人?

  喔對了,銀月也是男的好像妹妹的情敵都是男人?

  楚衍:祁北揉了揉眉心,“不是。”

  “那你是君夜宸什么人!是不是蕭清風作弊!”

  穆天寶立即醉醺醺地瞪向他。

  祁北:“說話!”

  楚衍皺眉看向他。

  等自己北夏國師的身份暴露,不知道會給他帶來什么樣的麻煩?

  但是他不也沒覺得麻煩?

  祁北的手指籠住了腰間懸掛的香球。

  淡淡的搖雪香,幾乎被酒氣沖淡,但他依舊能感受到。

  “兄弟。”

  祁北望向碩果僅存的兩人,輕笑了一聲,那素來涼薄的眼眸里,第一次渲染輕輕淺淺的煙火氣。

  穆天寶迷迷糊糊道,“你別欺負我喝醉了?

  王爺沒有兄弟我還是記得的!”

  “沒有血緣關系。”

  祁北頓了一下,張口就編,“是結拜兄弟。”

  穆天寶此時已經醉的七暈八素,不然正常就算他再傻白甜,也會問一下,王爺怎么會和他結拜,而此時,就剩下一個念頭。

  最后一個婆家人,灌他!“原來王爺是你哥啊衍哥,交給你了!”

  穆天寶拍了拍楚衍的肩膀,十分放心的徹底醉倒了。

  “恭喜你哥娶了我妹妹,干了!”

  楚衍本就對君夜宸的親友團不了解,直接端起酒壇。

  祁北一怔。

  在這一刻,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留在這里,不僅僅是為了一個答案,他心中已經有了結果。

  雖然還沒有證實。

  但就像他想去迎親,又難得的不顧自己的身份,陪他們玩這種幼稚的拼酒一切的一切,是他自己,想要自家人這個身份。

  他太想要了。

  “你哥”。

  真是,太開心了。

  祁北低笑了一聲,一定是醉昏了頭,才會有這種傻乎乎的想法。

  他要這種東西做什么?

  聽別人叫兩句“你哥”,又有什么值得開心的嗎?

  可笑。

  “干了。”

  祁北端起酒壇,相碰。

  楚若纖過來收拾一地酒壇。

  順便把醉倒的穆天寶扶了下去,望著楚衍關切道,“大哥,我先帶小公爺下去休息,你也顧著身體,少喝一點!”

  “怎么你一個人?

  冷姑娘不是一直和你在一起?”

  楚衍見她身邊沒有冷寒雁,酒都醒了三分。

  楚若纖道,“剛才冷姐姐說看到一個熟人,出去了。”

  “喔。”

  楚衍應了一聲,視線在大堂里掃來掃去,沒有看見冷寒雁的身影,才收回。

  低頭看了一眼拽著自己袖子的穆紫蘿,道:“三妹,找兩個人把這位小姐也送去客房。”

  楚若纖應下,但幾個婢女過來,拉不開。

  楚衍:略作思索,掏出隨身攜帶的匕首,將自己的袖子割了,這才算把人送走了。

  攝政王府除了前廳,還有一個臨湖的花園,亦是招待貴賓的場地。

  不少人嫌里面吵鬧,在湖邊透透氣。

  銀月喝了一杯喜酒,怕自己惹人注意,便轉悠到了湖邊,看著天邊皎潔明月,心底也為君夜宸高興。

  他們若泉下有知,也會感到欣慰吧。

  “是你。”

  身后傳來一個女子清清冷冷的聲音。

  銀月身影一僵,不用回頭,他都聽出了來人的聲音。

  瞬間保持了一個十分疏離而客氣的微笑,轉過身,“姑娘有什么事?”

  冷寒雁望著他,認真道,“是你。”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救我的人,送我的人,是你。”

  冷寒雁望著他的眼睛。

  她第一眼看見銀月,就覺得身影十分熟悉。

  臨近了聞到那淡淡的香味,肯定了五分。

  再盯著他的眼睛看了一會兒。

  肯定八分。

  “姑娘認錯人了,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銀月淡淡道,轉身就走。

  冷寒雁一把拽住他的袖袍。

  銀月皺起眉頭,袖袍一甩,冷寒雁被扯的往后一仰,直接往湖里摔去。

  那一瞬間。

  以她這一年對練的經驗,她是來得及閃開的。

  但冷寒雁沒有。

  她就任由自己往湖里摔去下一刻,銀月反手一把摟住她的腰,將她撈了回來。

  皎皎月光,湖面波光粼粼。

  兩人的影子黏在了一起。

  銀月立即松開手,后退一步,拉開距離。

  “你暴露了!”

  冷寒雁素來清冷的臉上揚起一抹笑容。

  冰美人笑起來,恍若冬日暖陽映照殘雪,仿佛什么都能融化。

  銀月被她的笑容晃的一怔,無奈搖搖頭。

  確實。

  剛才正常人根本來不及救冷寒雁以他頂級的輕功身法才能這么快而花魁銀月不會武功。

  “你故意的?”

  銀月突然反應過來。

  被騙了。

  冷寒雁噙笑點點頭,“嗯!”

  銀月:所以說,學兵法的姑娘真的沒一個簡單?

  這簡直是在欺負人。

  “那我要是不管你呢?”

  被欺負的銀月有點郁悶。

  冷寒雁直直看著他,目光坦誠又清澈,“那就掉下湖。”

  秋末的夜晚,湖水冰冷刺骨。

  銀月一怔。

  就聽她又道,“然后假裝溺水,等你救我。

  你會的。”

  只要讓我抓到你,我就能逼你現出原形。

  銀月沉默。

  好吧,下一坑,他還是會掉的。

  不掙扎了。
真人现金打鱼 广东快乐10分追号计划 中国体育彩票排三开奖 股票涨跌秘笈 快3开奖软件 炒股的人一生如何买卖股票 甘肃快三遗漏号统计 浙江6+1预测 南方双彩网专家3d预测 陕西快乐十分专家推荐 6合宝典彩图图库2020 贵州茅台股票代码 十一选五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四川体育彩票开奖结果 内蒙体彩11选五开奖果 p62开奖结果走势图 下载广西快三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