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情深不負,總裁老公太霸道 >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絕癥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絕癥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絕癥

  聽到這話,戴寧倒是相信,因為路一鳴這個人還是拎得清輕重的。

  隨后,路一帆便道:“大哥這次很堅決,孟雅舒跪在大哥面前求他,說是一時鬼迷心竅,但是大哥還是堅決的將孟雅舒和小霞送進了公安局,并報案說她們拐賣兒童。”

  “她們是罪有應得!”戴寧卻是一點也不同情她們,低首望著自己懷里的兒子,她不能讓任何人傷害到小熊。

  “還有一件事,你也許還不知道,大哥已經派人查到當年你懷孕被車撞的那件事,也是孟雅舒指使人干的。”路一帆忽然道。

  “你說什么?”聞言,戴寧驚愕了。

  當年,她一直都認為是一個巧合,是她自己倒霉,沒想到那竟然也是一個陰謀。

  如果說剛才她還感覺孟雅舒這個人有點悲哀,為了一份單戀的感情竟然不擇手段,那么現在戴寧對她卻是深深的痛恨,是她害死了她的第一個孩子,當時失去孩子的時候,那種痛徹心扉戴寧此刻還記得清清楚楚。

  “這件事大哥一直都在懷疑,不過沒有確鑿的證據,大哥說這次的事情要和她一起算賬。”路一帆道。

  這時候,戴寧的眼角流下了兩滴眼淚,心里想著的是那個逝去的孩子……

  小熊的事情雖然是虛驚一場,但是路家人都十分的重視,大門口又添了兩名保安,家里的司機、園丁、傭人、廚師等都被嚴格的審查了背景,家里家外都上了攝像頭,一時間,小熊也成了重點保護對象。

  自從知道孟雅舒的事情后,路母一直在家里大罵她這個干女兒,現在仿佛誰對小熊不利,簡直就是對路母的不利,路母可以說已經將這個孩子疼到了骨頭縫里。

  一連幾天,路一鳴和路一帆兄弟都不在家,戴寧心想:他們應該都在忙關于孟雅舒的事情吧,兄弟兩個對這件事可以說是同仇敵愾,戴寧也等著給她一個公道的說法。

  這天,戴寧拿著紙尿褲從樓上下來,正好聽到下面客廳里有人在說話。

  “媽,孟雅舒的處理結果出來了。”路一帆對坐在沙發上的路母道。

  聞言,路母便蹙眉問:“這么快?什么結果?”

  “拘留十五天。”路一帆回答。

  聽到這話,路母不由得道:“她做了那么多壞事,才拘留十五天?”

  “媽,這次偷走小熊的事情屬于未遂,至于指使小霞拍照片那些事,畢竟也沒有對別人的財產和生命造成很大的損失,至于指使人撞大嫂那件事,孟雅舒的司機已經出來頂鍋,沒有她的責任了,所以公安局只給了拘留十五天,并且處罰金一千元。”路一帆回答。

  聽到這話,路母便蹙眉道:“我聽說孟雅舒的事情出來后,孟家在四處托人,這也難怪,他們那樣的家庭出了這種事情,可以說顏面掃地!”

  “這次也只能給她這點教訓,媽,以后絕對不能讓孟雅舒再踏入我們家半步。”路一帆道。

  路母點頭道:“我知道該怎么做的,這個雅舒,人長得漂亮,出身又好,就是心術不正。哎,我還認了她當干女兒,一心想讓一鳴娶她,她竟然來害我的孫子。現在小熊是第一重要的,我是絕對不允許任何想傷害他的人來咱們路家的。”

  “那就好了。”路一帆笑著點了點頭。

  聽到路家母子的話,戴寧緊緊鎖住了眉頭。

  沒想到孟雅舒做了這么多壞事,還是沒有受到法律的制裁,只是讓她被拘留十五天,呵呵,一千元,罰款一千對她來說有什么用?大概對她最大的打擊就是失了面子吧?上流社會的人最注重的也就是這個了。

  戴寧心里很是不平,可是也沒有辦法,孟雅舒的背后是孟家,別說她了,就算是整個路家也就是和孟家打個平手而已。

  不過戴寧心里倒是有一點欣慰,就是路母認識到了孟雅舒的真面目,以后和她劃清界限,這樣戴寧才能放心,畢竟小熊是時常跟著路母的。

  雖然戴寧心里很是不平,但是日子也要照常過下去。

  就在戴寧不知道何去何從的時候,這天,戴寧剛想下樓,不想樓下卻是傳來了路母愁苦的聲音。

  “芬姨,你說我還能看著小熊長大嗎?我本來是想看著這孩子上幼兒園、上小學、上中學大學,然后看著他成家立業,可是現在……”說到這里,路母不由得淚濕了眼眶。

  管家芬姨不由得道:“太太,您不要太擔心了,這次體檢只是說肺部有一個小腫瘤,現在還需要進一步的確定,我看大部分是良性的。”

  路母卻是皺眉道:“你被安慰我了,這里長瘤,大部分都是癌。”

  聽到這話,戴寧不由得愣在了當場!

  路母的體檢查出了肺部長了腫瘤?這個消息來得太突然了,戴寧一時沒反應過來。

  “太太,您怎么總是往不好的方向想呢?大少爺和二少爺這幾天都在四處給您找專家,過兩天會請全國最有名的專家來江州給您會診,肯定能拿出一個最佳的治療方案。再說就算腫瘤是不好的,咱們發現的早,也是能夠治愈的。”管家芬姨勸說道。

  路母低首望著沙發上坐著玩耍的小熊,慈愛的眼眸凝聚了對孫子無限的疼愛,她伸手摸著小熊的頭道:“其實我早就活夠了,兩個兒子都不讓我省心,就是現在我舍不得小熊,要不然我早就去找老頭子了!”

  “太太,您別說這樣的話。”聽到這里,芬姨落了淚。

  見芬姨落淚了,路母也就不說了。

  一時間,客廳里的氛圍很是沉寂。

  戴寧見狀,為了避免尷尬,便沒有下樓去,而是自己回到了房間。

  坐在床邊,戴寧心里也頗為不平靜,雖然路母一直對她很苛刻但是當知道她可能得了絕癥的時候,戴寧心里還是很難過,因為小熊很可能會少了一個疼愛他的人。

  接下來的幾天,路家的氣氛很是凝重,眾人都不敢出聲,并且刻意的去討好路母,尤其兩個兒子,明顯在家里的時間多了起來。
真人现金打鱼 喜乐彩十六期开奖号 股票融资有什么条件 好用的老河内5分平台 今日股票行情 3d试机号后专家预测 北京pk10最稳办法 广东11选5大小计划 中国a股最大的股票 贵州快3形态走势图昨天 招商地产股票代码 北京快3遗漏号码 中国开奖结果查询 黑龙江十一选五任五遗漏 黑龙江36选7历史开奖 股票行情软件下载排 好运快3是官方彩票吗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