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我老婆是花木蘭 > 第1014章 計劃被迫中斷

第1014章 計劃被迫中斷

  攻城第四天,一天的戰斗結束了,乾軍潮水般的退去,連同攻城器械全部帶走。

  守軍兵士們一個個如同泄了氣的皮球轉身背靠女墻坐了下去,一個個神情萎靡、精疲力盡,也不去管下面是否有血漬和尸體。

  黃幢將擦了擦帶血的寶劍,收劍入鞘走到陳憲身邊,見他還在盯著遠去的協從軍兵士們的背影看著,問道:“將軍,乾軍走遠了,您還在看什么呢?”

  陳憲問:“老黃,你不覺得今天他們的進攻很奇怪嗎?”

  “奇怪?怎么奇怪了?”黃幢將疑惑不解,“前幾天他們不也這么打的嗎?”

  陳憲搖頭:“不,今天他們的進攻看上去有些保存實力的樣子,他們有那種大威力火油彈卻不用,只是砸了幾撥石彈;他們的井欄明明可以推到城墻邊上發動猛攻,卻偏偏還和前幾天一樣只在護城河的位置就停下來了,還有他們今天的投送兵力似乎不及前幾天多,次數也不及!”

  “嘶——你這么一說還真是這么回事,敵軍為什么要這么做呢?或許他們前幾天打得太狠了,那些降兵俘虜們撐不住,所以想要緩一緩?”

  陳憲扭頭看向黃幢將:“他們還擔心那些降兵俘虜們撐不住?乾軍會顧忌這些降兵俘虜們的死活嗎?這個理由說出來你自己相信嗎?”

  “將軍說乾軍這么做是為了什么?”黃幢將問道。

  陳憲瞇起了眼睛,“事出反常必有妖,乾軍這么做肯定有什么用意,只是我一時間想不出來!對了,這幾天其他三個城門外是否有什么異常?”

  黃幢將搖頭:“沒有,南門外還是一個乾軍都沒有,其他兩個城門外的乾軍每天都只是在進行佯攻,沒什么威脅!”

  陳憲伸手揉了揉眉心,“我心里總覺得不安吶!”

  夜半時分,無論是城外的乾軍還是城內的守軍都在熟睡這種,天空突然起風了,這風剛開始并不大,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風力越來越大,風速也越來越快。

  強大的風力把乾軍營地內很多沒有扎牢固的營帳都吹翻掀起來了,特別是協從軍營地的營帳都是隨便扎的,也沒有用什么加固措施,強大風力瞬間就把一座座扎得并不牢固的營帳連根拔起,正在熟睡的很多協從軍兵將突然就感覺涼颼颼的,睜眼一看,頭頂空蕩蕩的,什么都沒有了。

  軍官們驚醒了,跑出營帳一看,大風吹得營帳和兵士們的衣物到處飛舞,看著架勢,恐有下雨的征兆。

  將校軍官們的應對很快很及時,一陣號角聲響過之后,所有的協從軍兵將們都醒來了并迅速集合。

  蘇戟趕到時,脅從軍兵將們已經全部集結完畢,所有人都站在空地上被大風肆虐。

  “廢話不多說了,看這樣子天有下雨的征兆,本將命令,所有人立即對營帳、馬廄、牲口棚進行加固,已經被大風刮走的營帳都給我找回來重新扎牢固,快行動起來,快快快!”

  隨著蘇戟的命令下達,所有協從軍兵將們都緊張行動起來,營地內喧囂起來,忙碌一片。

  許多燈火都被大風吹滅,為了方便行動,兵士們又不得不點燃火堆,但很快天空就下雨了,還越下越大。

  被大風刮走的營帳只有少數在大雨下下來之前扎牢固了,其他大部分雖然已經找回了營帳,卻來不及扎牢固,兵將們眨眼之間就被大雨淋透,但也只能冒雨重新扎營帳,等待把營帳扎牢固,這些兵士們早就成了落湯雞,一個個凍得瑟瑟發抖。

  趙俊生在起風時醒來了,但沒有做出任何指示,安撫兵士們、下令讓兵將們重新扎牢營帳的事情自然有各部將校去做,等到大雨下來之后,他才派人詢問情況。

  不久,楊烈、李寶、蘇戟、聶飛虎等人冒著大雨過來向趙俊生稟報營應對大風大雨的情況。

  “陛下,騎兵營地的營帳都扎得比較牢固,沒有被大風吹走的,馬廄和牲口棚也是安然無恙,所有牲口都還在,將士們也都睡得很好!”

  在楊烈報告之后,李寶和聶飛虎等先后報告乾軍步兵和龍衛軍營地的情況都很好,一切正常,外面大風大雨絲毫沒有影響到將士們,反而因為起風下雨了,將士們睡得更踏實了。

  蘇戟報告說:“陛下,協從軍營地的營帳被吹走了幾百帳落,在大雨下來之前有大部分還沒有重新扎牢固,將士們只能冒著大雨繼續扎營,很多人被淋透,這些都是臣的疏忽,臣向陛下請罪!”

  趙俊生聽完后臉色嚴肅的說:“協從軍的戰斗素質暫時提升不起來很正常,畢竟整編的時間太短,但軍容、作風、軍紀這些卻是可以通過嚴厲手段整改的,可以在短時間讓他們的面貌有一個翻天覆地的變化的!在這一點上你忽視了,做得不好,朕今天要當著所有公卿大臣和將校們的面斥責你,你不能因為他們是協從軍就放任不管,他們現在也是我乾國的軍隊,即便因為他們投降被整編的時間尚短,也不能在這些方面區別對待,明白嗎?”

  蘇戟低頭抱拳道:“陛下斥責得對,臣虛心接受,日后不會再犯此類錯誤!”

  “這就好!”

  趙俊生目光又玩大臣們將校們當一掃,“對了,糧草物資庫房那邊的情況如何?有沒有受到損失?”

  軍需官酈嵩走出稟報:“陛下,糧草物資庫房和羊圈牛棚都一切正常,風雨是大了一些,但庫房和牲口都沒有受到什么影響!”

  趙俊生點點頭:“這就好!現在是夏季,這大雨下的時間應該不會太長,說不定最多只下一個時辰就會停,并不會影響明天的攻城。蘇戟,你那邊明天能不能準時攻城?”

  “回陛下,臣這邊沒問題!”

  “好,都回去休息吧!”

  趙俊生和所有的公卿大臣武將們都錯了,都錯誤估計了這一場雨下的時間,它從深夜一直下到第二天早上都還沒有停。

  因為下雨,營地里的地面已經無法讓乾軍騎兵和步兵們展開正常的操練,但早操的集合號角聲卻是正常響起,將士們只能冒雨緊急集合。

  各部領兵將校并沒有安排操練任務,只是簡單進行了一些訓誡和下雨期間的安排,然后就宣布解散了,被淋了一個通透的乾軍兵將們于是紛紛跑回了營帳換下濕漉漉的衣裳,換上干凈衣裳。

  而昨夜被趙俊生訓斥了一頓的蘇戟也拿出對待乾軍兵將的嚴厲態度一樣對待協從軍,照樣下令吹緊急集結號讓他們集結,在大雨對他們進行嚴厲和訓斥,宣布了軍紀、軍規,嚴格要求軍容和作風。

  “好了,今天就說到這里,因為下雨,今天的攻城計劃只能暫時擱置,解散之后所有人回營換上干凈衣裳,然后去吃早飯,吃完早飯回營待命,沒有命令不許出來,解散!”

  兵將們一哄而散。

  乾軍的很多規矩都是趙俊生最初定下來的,就連行軍扎營時的營地位置選擇、規模大小和各種設施都有詳細的規定,該有的設施一樣不能少,這其也包括排水溝。

  若沒有排水溝,按照這次的降雨量,營地內早已經是一片汪洋了,盡管雨水都從排水溝排走了,但營地里早已經是一片爛泥,而且大雨還在下,依舊沒有停下來的跡象,乾軍將士們什么都干不成,只能窩在營地里睡大覺,而這正是兵士們期待的,好不容易逮著這個機會,肯定要睡足睡飽。

  吃過早飯之后,兵士們都躺在營帳里蒙頭呼呼大睡,呼嚕聲一波接一波,只看哪個營帳內的呼嚕聲最響。

  “準備一下,去巡營!”趙俊生對站在一側的李寶吩咐道。

  “諾!”

  康義德拿過來一頂油紙雨傘,趙俊生擺手:“這么大的雨水你拿這個頂什么用?去拿一件油布雨衣過來!”

  “諾!”

  趙俊生穿著一件油布雨衣與李寶等人一同巡視營地,營地里除了崗哨和巡邏隊之外,根本看不到其他人。

  巡視了騎兵營地,趙俊生發現有些營帳所有人都在睡覺,有些營帳的兵士在閑話,有些營帳的兵士在進行有些有益的活動,趙俊生也不去管他們,難得將士們有自己的自由時間。

  趙俊生一邊走一邊問:“對了,營地外的警戒哨和游騎哨還在吧?”

  楊烈回到道:“陛下放心,無論什么天氣,營地外的警戒哨和游騎哨都是不能撤的,這關系到全軍將士們的安危,臣還不至于這么不知道輕重!”

  “這就好,什么時候都不能大意,不能得意忘形,有些規矩看似呆板和不近人情,真正到了關鍵時刻,它就能挽救所有的性命,就好比現在,倘若城內守軍突然冒雨出城襲擊我軍營地,而我們在éi的警戒哨和游騎哨卻因為大風大雨躲了起來,沒有正常行使自己的職責,這會造成什么樣的后果?”

  頂點7
真人现金打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