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月光如水照心扉 > 第2104章 誤會是解不開了

第2104章 誤會是解不開了

  第2104章 誤會是解不開了

  喬大偉卻睡不著,他長嘆一聲:“安安這孩子,越說越不理人,該怎么辦?”

  “大偉,不是我多嘴啊,安安這孩子的確難于管教,她總喜歡跟人對著干,她會不會還在恨我啊?都是我不好,我不該逼你們離婚的。”秦柔柔一邊說著,一邊自責。

  “現在說這些沒什么意義了,柔柔,這婚不是你逼我離的,是我跟張秀珠的緣份到盡頭了,你做的很好,一直很寬容,也很包容安安的不懂事。”喬大偉看著懷里風韻猶存的女人,心里還是很歡喜的,每個男人都夢想著年老時還能懷抱嬌妻,在他四十二歲遇到二十五歲的秦柔柔時,他就覺的春天又來了。

  秦柔柔更加溫柔的靠在他的懷里,嬌聲表白:“老喬,你真是我這一輩子的貴人,我以后一定要對你更好,我會一輩子愛著你的。”

  喬大偉聽了嬌妻的表白,有些飄飄然,心里感慨良多,想到前妻,他突然覺的兩個女人相比較,前妻就是他的噩夢,以前回家,不管早晚,張秀珠總是委屈中帶著對他的斥罵,同床共枕睡覺,根本不可能。

  “睡吧,我知道。”喬大偉聲音中透著寵溺之意。

  秦柔柔低著的頭,臉上的笑意越發的得逞,只要緊緊抓住喬大偉的心,喬安安母女根本沒半分機會再從家里拿錢了。

  喬安安最近情緒很低落,對什么事情都沒了興趣,工作的事情,也暫時擱置下來,她盯著手機,害怕母親會打電話來,害怕讓她知道這件事情。

  為什么有些人,能把事情做的這么絕?

  喬安安回家的路上,擠在公交車上,目光呆滯,竟然第一次坐過了站,還是三站。

  喬安安神情麻木的下了車,司機大哥好意關切:“小姐,你還好吧?”

  喬安安點了點頭,轉身便走,她不好,她想找個地方哭一場,可是……這大街上,人來人往的,她沒辦法放聲痛哭。

  她只能僵著雙腿,朝著家的方向走去。

  腦子里一直反復在想著一件事情,他們要結婚了,媽媽怎么辦?她該怎么辦啊?

  她很清楚媽媽就算離婚了,心里還是愛著爸爸的,她是帶著不甘的心態離婚的。

  喬安安憑著兩條腿,走了幾公里的路,回到了小區門口,她刷卡進去。這會兒,天已經黑透了。

  “喬安安。”突然,一道低沉的男聲,喊住了她。

  喬安安轉身,看到洛北淵提著一個購物袋,站在她的身后,像是剛去了一趟超市。

  “洛先生。”喬安安有氣無力的打了一聲招呼。

  洛北淵走到她的面前,看著她臉色蒼白,目光無神,整個人都布滿了虛汗。

  “你怎么了?”洛北淵覺的她有些不對勁,看她這樣子,像是受了打擊似的。

  “我沒事,我先回去了。”喬安安無法對一個不熟的人,傾吐內心的悲傷,這樣不禮貌。

  洛北淵在身后沉步的跟著她,喬安安腳步虛飄的往電梯方向走去,她又累又餓,中午也沒吃東西,又走了這么遠的路,在電梯門口站著的時候,她只覺的腳一陣虛軟,眼前發黑,站立不穩的她,伸手要去撫住東西,卻在這時,一雙大掌,托住了她的腰背。

  “小心。”

  洛北淵看著她像是快要昏倒一樣,眉頭一皺,直接將她往懷里摟了過來。

  喬安安蒼白的俏臉羞出一抹紅暈,本能的推了推他。

  “別動。”洛北淵看著她這副病怏子的模樣,哪里還敢將她放開。

  喬安安便不再動了,她的確需要有個東西靠一靠,一秒就好。

  電梯直達頂層,洛北淵再一次低頭去看懷里的女人時,她竟然閉上了眼睛,一動不動的,真的昏過去了。

  “該死。”洛北淵低咒了一聲,不知道該罵誰了。

  最終,他還是將她打橫抱起,往家門走去。

  打開門后,洛北淵把購物袋一扔,抱著她進了客房,輕放在了床上。

  她雙目緊閉,渾身發涼,洛北淵實在不放心,只好又將她抱起,下樓,準備去醫院了。

  在醫院里,喬安安被醫生認定是休克加上貧血,掛了針。

  安靜的單人病房內,洛北淵臉色烏沉沉的盯著床上的女孩子。

  她怎么把自己搞的這么狼狽?

  喬安安睡著了一樣,不醒人事。

  一個多小時后,她終于有力氣睜開眼睛了,她環顧了一下四周的環境,這里,像是醫院,一股濃濃的消毒水味道撲鼻而入。

  她嚇的猛的坐了起來,就看到對面椅子上坐著的男人,她渾身一顫,美眸驚愕的睜大:“洛先生,你怎么在這里?”

  “你昏迷了,我送你來的醫院,你手上有針,別亂動。”洛北淵見她猛的坐起來,趕緊站起,走向她,摁住她打針的那只手。

  喬安安還是頭暈腦漲的,可聽到是他送自己來醫院的,她還是感激道:“謝謝你。”

  “你又出什么事情了?醫生說你可能是沒吃東西,血糖過低導致休克,你怎么可以這樣無視自己的身體?”洛北淵很生氣,這么大的人了,竟然能把自己餓昏,這也是一種本事啊,別人都學不來。

  喬安安被他責備,她眼淚瞬間就滑了下來。

  洛北淵以為她會檢討自己的過錯,可看到的是她淚如雨下的樣子。

  男人眸色一怔,罵幾句就哭了?

  這么嬌氣?

  洛北淵只好壓住心口的怒氣,沉著臉色看她,見她哭的沒完沒了,他雙手插腰,往后退了兩步。

  就在這個時候,主治的老醫生推門進來,看到病房里的氣氛不對勁,他忍不住的責怪洛北淵:“年輕人,對待女朋友,態度好一些,小心你老了之后,她把你推到門外去暴曬淋雨。”

  洛北淵:“……”

  這哪跟哪?

  喬安安此刻完全的沉浸在了悲傷的情緒中,她哭,不是因為洛北淵責怪她,她只是壓著太多的情緒,正好這會兒管不住了。

  “小姑娘,你別哭了,哭多了傷身體,男朋友不聽話,你涼他幾天就沒事了,大不了,你可以分手再換人嘛,男人換的快,沒有悲傷只有愛,聽老醫生我一句,別為了愛情,折磨自己的身體了。”老醫生見她哭的稀里嘩啦的,以為她這是吃了愛情的苦頭,這才會如此的傷心,所以,他還是想好好的勸幾句的。

  洛北淵繼續:“……”
真人现金打鱼 七星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深圳风采单式兑奖表 廖英强爱股轩成员 湖北11选5一定牛遗漏数据 山西快乐十分有规律吗 平码公式破解 上证股票代码 广西快乐十分好运遗漏 幸运赛车前三选号技巧 怎么样看股票走势图 陕西11选5前二直最高遗漏 有什么可以玩真钱的斗地主 陕西11选5规则 宁夏体育彩票11选5 股票涨跌无限制 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