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詭秘之主 > 第一百一十九章 真正的下街

第一百一十九章 真正的下街

  廷根市,水仙花街2號。

  留下了紙條的克萊恩鎖好大門,快步走向路邊等待的倫納德米切爾。

  倫納德的黑色短發比上個月長了一些,且疏于打理,顯得非常凌亂。

  可就算是這樣,配上他不錯的長相、綠寶石般的眼眸和詩人一樣的氣質,依舊有種另類的美感。

  果然,任何發型都是要看臉的……克萊恩下意識吐槽了一句,指著鐵十字街方向道:

  “弗萊在那邊等我們?”

  “是的。”倫納德理了下沒有扎進去的襯衣,狀似隨口地問道,“你有從資料里找出什么線索嗎?”

  克萊恩左手持杖,沿著街道邊緣前行道:

  “沒有,無論是死亡的方式,還是死亡的時間點,我都找不出規律,你知道的,涉及邪神、惡魔的儀式,都必須配合特定的時間點或者特別的方式。”

  倫納德觸碰著藏于腰間、藏于襯衣之下的特制左輪,輕笑一聲道:

  “這不是絕對的,在我的經驗里,有的邪神或者說惡魔非常容易滿足,只要祂對接下來的事情產生濃厚的興趣。”

  “而且這些死亡事件里肯定有相當一部分是正常的,必須剔除它們,才能得到正確的答案。”

  克萊恩瞥了他一眼道:

  “所以隊長才讓我們重新勘查,排除掉正常事件。”

  “倫納德,你的語氣和描述告訴我,你在類似方面有充足的經驗,可你成為值夜者還不到四年,平均下來每個月遭遇的超凡案件不超過兩起,并且大部分都是簡單的、易于解決的那種。”

  他始終覺得倫納德米切爾這位隊友古怪神秘,不僅一直在懷疑自己,認為自己特殊,而且本身還時而神叨,時而自大,時而輕浮,時而深沉。

  難道他也有奇遇?也有讓他覺得自身是戲劇主角的奇遇?克萊恩結合豐富的電影、小說和電視劇“見識”,粗略地做著推測。

  聽到他的問題,倫納德笑笑道:

  “這是因為你還沒有正式進入值夜者的狀態,還在訓練階段。”

  “圣堂每半年就會將各個教區各個教堂遭遇的超凡案件整理成書籍,并根據保密等級的不同,在不同的版本里做一定刪減,然后對應下發給各個成員。”

  “你在神秘學課程之外,可以向隊長申請,進入查尼斯門,借閱以前的那些案件書籍。”

  克萊恩有所恍然地點頭道:

  “隊長一直沒提醒我這方面的事情。”

  他到現在為止,都還沒有機會進入查尼斯門。

  倫納德輕笑出聲道:

  “我以為你已經習慣了隊長的風格,沒想到你還天真地期待他提醒你。”

  說到這里,他意味深長地補了一句:“如果哪一天隊長什么都記得,什么都沒忘記,那我們倒是需要提高警惕了。”

  這意味著失控?克萊恩表情鄭重地頷首,轉而問道:

  “這是隊長獨有的風格?我還以為是‘不眠者’序列附帶的問題……”

  熬夜造成記憶力衰退什么的……

  “準確地說是‘夢魘’獨有的風格,現實與夢境交織,時常讓人分辨不清哪些是真的,需要記住,哪些是假的,不用放在腦子里……”倫納德本想再說點什么,但兩人已步入鐵十字街,看見了等待在有軌公共馬車站點的“收尸人”弗萊。

  弗萊戴著黑色圓邊氈帽,身穿同色薄風衣,手里提著一個皮箱,膚色蒼白得讓人懷疑他隨時會突發疾病倒下,而冰冷陰暗的氣質則讓周圍的等車者紛紛遠離他。

  互相頷首后,三人都沒有開口,沉默著匯合,共同越過“斯林面包房”,拐向了鐵十字街下街。

  喧囂當即撲面而來,叫賣著牡蠣湯、香煎肉魚、姜啤和水果等食物的街販們聲嘶力竭地喊著,讓來往行人不由自主放慢了腳步。

  此時已五點出頭,不少人回到了鐵十字街,道路兩側開始擁擠,部分小孩混雜其中,冷漠地看著這一切,注視著所有的口袋。

  克萊恩常常到這邊來買便宜的熟食,以前更是住于附近公寓,對此地的狀態相當了解,于是開口提醒道:

  “小心竊賊。”

  倫納德笑笑道:“不用在意。”

  他拉動襯衣,調整槍袋,讓腰間的左輪露在了外面。

  霍然之間,注視著他的目光紛紛移開,周圍的行人也不自覺讓出了一條道路。

  ……克萊恩愣了愣,快步跟上了倫納德和弗萊,并低下腦袋,防止有認識的人注意到自己。

  ——班森和梅麗莎依舊與以前的部分鄰居保持著聯系,畢竟搬得不夠遠。

  穿過那片街販眾多的區域,他們三人進入了真正意義上的鐵十字街下街。

  這里的路人都穿著陳舊而破爛的衣物,對陌生且光鮮亮麗者的出現既充滿警惕,又流露貪婪,仿佛盯著腐食的禿鷲,隨時都可能發動攻擊,但倫納德那把左輪有效地制止了一切意外的發生。

  “我們先從昨晚的死亡事件開始調查,從糊制火柴盒的勞維斯太太開始。”倫納德翻了下資料,指著不遠處道,“134號1樓……”

  隨著三人的前行,一個個衣衫襤褸的玩耍小孩飛快躲到了路邊,用茫然、好奇、害怕的目光注視著他們。

  “瞧瞧他們的胳膊他們的腿,就跟火柴桿一樣。”倫納德感嘆了一句,率先進入有三層的134號。

  各種味道混雜的氣體頓時鉆入了克萊恩的鼻孔,他依稀能分辨尿的騷味,汗的臭味,發潮的霉味,以及煤炭木材燃燒的氣味。

  忍不住抬手掩了下鼻子,克萊恩看到了等待在這里的比奇蒙巴頓。

  這位負責周圍街區的警長留著棕黃色的絡腮胡,對亮出督察身份的倫納德滿是諂媚之情。

  “長官,我已經讓勞維斯在房間等待了。”比奇蒙巴頓用略顯尖細的獨特嗓音笑道。

  他顯然沒認出精神了許多、體面了許多的克萊恩,只顧著討好三位長官,領著他們進入位于1樓的勞維斯家。

  這是單間的房屋,最內側靠著兩層的高低床,右邊是桌子,擺放著糨糊、硬紙等物品,角落里則堆有裝滿火柴盒的籮筐,左側是破破爛爛的櫥柜,既放衣物,又放餐具。

  房門的兩邊擠著爐子、馬桶和少量煤炭、木材等事物,中央位置還有兩個骯臟的地鋪,一個男子正裹著爛出了洞的被子呼呼大睡,讓人幾乎無從下腳。

  高低床的下鋪,一個婦人躺在那里,皮膚冰冷陰沉,明顯已失去了全部的生命。

  這具尸體的旁邊,坐著位頭發油膩凌亂的三十來歲男子,他神情萎靡,目光失去了神采。

  “勞維斯,這三位警官來檢查尸體,并詢問你一些事情。”比奇蒙巴頓高聲喊道,絲毫沒顧及地上還有人睡覺。

  萎靡男子有氣無力地抬頭,詫異問道:

  “今天上午不是檢查過了,問過了嗎?”

  他穿著灰藍色的工人服,上面多有縫補的痕跡。

  “讓你回答就回答,哪有這么多問題!”比奇蒙巴頓狠狠訓斥了對方一句,然后朝著倫納德、克萊恩和弗萊笑道,“長官,那就是勞維斯,床上是他的妻子,也就是死者,經過我們初步檢查,死于突發的疾病。”

  克萊恩等人墊著腳尖,從地鋪間的空隙走到了床邊。

  高鼻薄唇,氣質冰冷的弗萊沒有說話,只柔和地拍了拍勞維斯,示意他讓開位置,便于自己檢查尸體。

  克萊恩望了眼地上睡覺的男子,疑惑問道:

  “這位是?”

  “我,我的租客。”勞維斯撓了下頭皮道,“這個房間每周要3蘇勒10便士,我只是個碼頭工人,我妻子糊制1籮火柴盒才能拿到二又四分之一便士,1籮有,有,130盒以上吧,我們,我們還有孩子,我只能把空余的地方租給別人,一個地鋪每周只需要1蘇勒……”

  “我有個租客在劇場幫忙布景,晚上10點前不會休息,就把白天的地鋪使用權賣給了這位,這位先生,他是夜里看守劇場大門的人,嗯,他只用支付6便士,每周……”

  聽著對方絮絮叨叨的介紹,克萊恩一時忍不住望了眼角落的籮筐。

  1籮130盒以上,才賺225便士,差不多兩磅黑面包的價錢……一天又能糊制多少籮?(注1)

  倫納德環視一圈問道:

  “你妻子死亡前一段時間有什么異常嗎?”

  早就回答過類似問題的勞維斯指著左胸道:“從上周,嗯,也許是上上周開始,她常說這里很悶,喘不過氣來。”

  有心臟疾病的前兆?正常的死亡事件?克萊恩插言問道:

  “你有看見她死亡的過程嗎?”

  勞維斯回憶著說道:

  “太陽下山以后,她就不再工作了,蠟燭和煤油可比火柴盒貴多了……她說她很累,讓我跟兩個孩子說說話,她先休息一下,等我再看她的時候,她已經,已經停止了呼吸。”

  說到這里,勞維斯的悲傷和痛苦再也無法掩蓋。

  克萊恩和倫納德又分別問了幾個問題,但都沒能發現不自然不正常的因素。

  彼此對視了一眼后,倫納德開口道:

  “勞維斯先生,麻煩你出去等待幾分鐘,我們將對尸體做一個深入的檢查,我想你不會希望看到接下來的畫面。”

  “好,好的。”勞維斯慌忙站起。

  比奇蒙巴頓走到旁邊,一腳踢醒了睡地鋪的租客,粗暴地將對方趕了出去,自身則識相地關上大門,守在外面。

  “怎么樣?”倫納德隨即望向弗萊。

  “死于心臟疾病。”弗萊收回雙手,肯定地說道。

  克萊恩想了想,掏出半便士面額的銅幣,打算做一個快速的判定。

  “‘勞維斯太太的心臟疾病有超凡因素的影響’?不,這個太狹窄了,答案容易誤導人……嗯,‘勞維斯太太的死亡有超凡因素的影響’……就這個!”他仿佛在思考般地無聲低語,很快確定了占卜語句。

  默念之中,克萊恩來到勞維斯太太的尸體旁,眼眸轉深,往上彈出了硬幣。

  當的余音回蕩,黃銅色的硬幣翻滾下落,穩穩停在了他的掌心。

  這一次,國王的頭像朝上。

  這說明勞維斯太太的死亡確實有超凡因素的影響!

  注1:維多利亞時代末期,一籮是144個火柴盒,勞務費225便士,一個婦女從早忙到晚的極限是7籮。
真人现金打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