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大醫凌然 > 第939章 特別的笑給特別的你

第939章 特別的笑給特別的你

  “福克納先生,請務必參加我們晚間舉行的宴席。主角就是您們三位。”左慈典拉著一名薄院長,非常正式的向老外醫生遞上了邀請函,并對薄院長道:“記得將您們一詞翻譯準確。”

  薄院長用“你是認真的嗎?”的表情看了看左慈典,然后還是用了“doctor”來稱呼三名醫生。

  左慈典有點聽出來,撇撇嘴,道:“翻譯不出來?你英語也不怎么樣啊。”

  “老外表示尊敬的詞就那些,某某醫生就是尊稱了。”薄院長的英語其實也就是那樣,畢竟在國內生活的時間更多,也沒有長時間的求學和工作的經驗。

  左慈典哼哼兩聲,不算是太滿意的道:“尊稱又不花錢,你們搞外國人的,也應該研究研究這些招么,多快好省不是。”

  “我覺得咱倆低聲用中說話,就挺不尊敬人的。”薄院長冷靜回答。

  左慈典呵呵,呵呵的笑兩聲,再抬頭,正好與福克納等人探究的眼神相遇。

  “咱們晚上一起吃飯。”左慈典笑呵呵的用了一句,想了想,也不要薄院長翻譯了,就對三名老外擺出端碗吃飯的模樣,道:“you,you們,一起吃飯,米西米西,米西米西”

  三名老外都沒有聽懂,但看懂了左慈典的動作和表情,于是都跟著點頭,多賓更是展現出了紐約人的熱情,跟著左慈典的動作點頭,并發出聲音:“米西米西。米西米西”

  薄院長看著左慈典脫離自己,與幾名老外的互動,有些發愣,有些發呆,還有些走神。

  就在薄院長再一次的對自己的事業產生懷疑的時候,左慈典問:“我說的怎么樣?”

  “你是說幽門嗎?”薄院長的聲音也是幽幽的,望著左慈典,內心扭曲的像是螺桿菌。

  晚間,福克納等人都按時抵達了盛源酒店。

  老外對于趴體的熱愛,就像是幽門螺旋桿菌一樣頑固。就算是多賓這樣的賭鬼,也愿意放棄去麻將館的活動,轉而帶著邀請函,來到盛源酒店。

  來自云利的工作人員,與盛源酒店的服務人員一起,將宴會廳布置的花團錦簇,熱情熱烈。

  幾名醫院的高層,以及衛生局的干部,也都出現在了現場。

  今天有梅奧醫院和紐約長老會醫院的醫生來,對任何一個級別的官員來說,都有充足的出席理由。相應的,菜品也是足夠高檔的。

  “弄的不錯,花了不少錢吧。”周副院長端著香檳,對旁邊的霍從軍贊了一句。

  “不算特別貴,和咱們上次元旦晚會的開銷差不多。”霍從軍沒有隱瞞,直接說了出來。

  “那是真不多,看著規格高很多呀。”周副院長穿了件相對保守的晚禮服,興致高昂的打量著四周。她想穿這身衣服好久了,始終都沒找到合適的機會,今天才是得償所愿了。

  霍從軍笑了笑:“云利的關系厚的,資源整合也做的好。”

  他經常讓云利辦事,難得給說了兩句好話。

  周副院長微微點頭:“怪不得謝經理還說,云利現在搶了他們不少份額。”

  “他們得想辦法提高產品力,光是放低姿態,可不稀罕了。”霍從軍隨意的回答著。昌西醫藥公司算是在云華深耕多年了,但醫藥公司終究是醫藥公司,并不會因為合作的久,就有什么權利義務了。

  就算有,那他現在做的,離打破還遠著呢。

  周副院長才不管那么多呢,云利在她看來,做的也很不錯了。

  三名老外的心情同樣不錯。

  事實上,因為是比較開放的趴體,云利還幫忙邀請了更多的老外,既是陪著福克納等人,也是順便拓展自己的關系面,賬單則是由云醫方面支付。

  天色漸晚,福克納等人越聊越是開心,只覺得長時間的跨洋飛行的疲憊都緩解了不少。

  薄院長也輕松了一些,在老外圈子里轉來轉去,大部分時間都是陪在福克納等人身邊。

  一方面,這就是他的本職工作,另一方面,他雖然在杜董事長的手術上面,支持由中國醫生來主刀,但在大部分時間,他的中介業務,還是要靠外國醫生來維持的。

  找中國醫生的話,那些有錢或有權或有錢有權的人家,不一定會通過他來做。

  而對薄院長來說,福克納和多賓雖然是勞寐雍的關系,可是,隨著杜董事長的手術結束,這兩名出身著名醫院的醫生,也可以被轉化成薄院長的關系。

  他為此是格外的認真,以至于喝酒都多喝了一些。

  “恩,凌然來了。”正在暢飲威士忌的福克納放下了杯子。

  多賓同樣喝了不少,朦朧著眼睛看過去:“是長的超帥的那個嗎?”

  他指了一下方向,福克納笑了:“那是個雕塑,凌然在這邊。”

  他把多賓的胳膊撥弄了兩下,沖著凌然到場的位置。

  多賓“哦”的一聲:“怪不得,果然是這邊的更帥,恩,他身邊的女人也漂亮,非常漂亮!”

  “那位是田柒小姐。”薄院長的聲音都不由放輕了一些。

  “唔”福克納揉了揉眼睛,定定的看著凌然和田柒的方向,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眶慢慢的變的紅了起來。

  薄院長并不知此點,卻是笑笑,道:“對了,你們喝的紅酒里面,命名為“七號”的,都是田柒小姐自家酒莊里的產品,味道不錯吧。”

  “他有個酒莊?”福克納訝然。

  “他打牌嗎?”多賓更加好奇。

  薄院長失笑。

  “在他們身邊的是酒莊管家嗎?”德國人考伯特的視野范圍似乎更寬廣的樣子。

  薄院長定神看了看,微微皺眉:“看著是很熟悉的樣子”

  “說的是邵老板吧。”馬硯麟挽著老婆,笑著介紹了一句:“邵老板是我們云醫的榮譽病人,是位經常生病,但是很堅強的病人。”

  “哦,我以前也有這樣的病人。”多賓露出了懷念的笑容。

  “以前?”薄院長注意到了過去式。

  多賓微笑:“你知道的,讓醫生喜歡的病人,想要陪著醫生一起退休,可是很困難的。”

  馬硯麟啞然,下意識的爭辯道:“邵老板不一樣的。”

  “哦,有什么特別的?”多賓帶著酒氣大笑:“病人能有什么特別的。”

  “邵老板很特別的。”馬硯麟堅持。

  “特別只是你見的少了。”多賓笑的更大聲,只是越笑越喘,臉色也漸漸憋紅了起來。
真人现金打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