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老子是條狗 > 第1084章:囚禁的這個女人

第1084章:囚禁的這個女人

  同樣的道理,把蔡漢龍歸攏到少爺他們這個陣營里,讓他給他賣命,豈不是一舉兩得之事?

  怕就怕在他們收不住蔡漢龍這個人,他的野心極大,曾經自己做老大的,而又是他在這邊賣命,憑什么藥歸攏到少爺他們這一邊呢?

  這就是老江跟少爺所要解決的難題所在,現在的局勢很明朗了,能壓住蔡漢龍的只有何義飛,就得讓何義飛出面,緬d龍拳鎮這邊的是一塊大肥肉,若是真的吃上了,以后的發展不可限量!

  但同時,國內的秩序不能扔,張耀陽不可能一直幫少爺守攤子,最后還得是少爺回去,總不能說讓張鈺琪一個小姑娘頂上去,終于還是不可能的。

  讓她守著小小冰城的分公司還成,大局的話還得是少爺這個人。

  何義飛回到家中的時候葉小仙還在熟睡當中,想了半天,這會是去禁地最好的時間!

  絕對不能再做任何停留,必須要盡快進去了,今天是所有人都最松懈的一天,怎能錯過!

  思來想去,何義飛便邁步再次去了禁地。

  只是這一次跟以往有很大的不同,他將蔡漢龍叫了過來。

  “龍哥,想辦法給他倆干掉,偷偷的。”何義飛瞇著眼睛說道,能將他騙走一次,卻不能騙走第二次,要是追問起來,也會很麻煩。

  “弄死唄?”蔡漢龍舔著嘴唇問道,眼睛悄悄的看著那倆守衛。

  “別,弄死犯不上,打暈,有把握嗎?”何義飛問道。

  “這有點難度,畢竟也不是經過專業訓練過的啊。”蔡漢龍想了想,說道:“這樣吧,我盡量不打死。”

  “嗯。”那兩個人畢竟是無辜的,而且通過剛才跟他們的短暫接觸過后,覺得那兩個人還不錯,一直就給人弄死了,未免太殘忍了,這種事何義飛可干不出來。

  “等我走。”蔡漢龍一招手,隨后藍雨跟鄭智兩個人習慣性的就將絲襪套腦袋上了,三個人彎腰匍匐前進。

  “飛哥不說別打死么?”見蔡漢龍掏出槍就往人腦袋上瞄的時候,藍雨泛著憨萌的小眼神問了一句。

  “不打死你告訴我咋整?”蔡漢龍撇撇嘴:“難道你有招一把干昏他?”

  “額沒那技術。”

  接著蔡漢龍又說:“看著他們手里的家伙沒?咱們不突突死他,就是他突突死咱們!飛哥的話只是建議,懂不。”

  “襖,懂了。”兩個人茫然的點點頭。

  “我打左邊這個,你打右邊那個?”

  蔡漢龍架起狙擊槍對著那人的額頭瞄準:“三。”

  藍雨同樣架起狙擊槍對著另外一個人的額頭。

  “二。”

  “一!”

  “亢!”

  兩個人同時開槍,兩名青年同時一怔,身子直直的倒了下去!

  “上去!”

  鄭智非常快速的跑上去,恩恩的捂住這兩個人的嘴,在他們發出叫喊之前,直到咽氣死亡!

  “拖到一邊去。”

  三個人將他們兩個人給拽到一邊,立即換上他們兩個人的衣裳,緊接著蔡漢龍沖何義飛招了招手。

  “曹,咋就給干死了?”

  何義飛有點急眼的問道。

  “沒辦法,根本沒辦法靠近他們。”

  蔡漢龍無奈的說道:“只有這一個辦法,快點進去,我們給你守著。”

  見藍雨跟鄭智已經將他們身上的衣服給扒下來,拿著他們的槍,站在門口冒充守門的。

  而蔡漢龍則是一個人拖著兩名尸體去給處理掉了。

  何義飛也來不及顧及那么多了,一個閃身走到門口,拿出王冠道的模擬指紋,放在上面,叮的一聲。

  指紋配對成功!

  門,緩緩的打開了。

  何義飛縱身跳了進去,屋內很暗,很潮濕,給人一種非常陰冷的感覺。

  兩排均是蠟燭,泛著幽幽的光芒,挺恐怖的。

  何義飛縮了縮肩膀,生怕突然出來個什么東西。

  早知道里面是這樣的,帶蔡漢龍跟著一起進來好了。

  里面很長,走著走著,就聽見流水聲,以及嗚嗚嗚的哭聲。

  這種哭聲異常慘淡,這啥玩意啊,鬼昂是咋的??聽得何義飛頭皮都發麻!

  “啊!!!”

  突然,面前碰出來一個頭發都沒有幾根的老太太。

  “啊!!!”

  “咣當。”

  嚇得何義飛連退數步,身子直接撞墻上去了,好懸給磕死,魂兒差點都給嚇沒了。

  “咕嚕。”

  艱難的咽了口口水,何義飛的聲音都變得哆嗦起來:“你是人是鬼??”

  “你不是天殺的那個人!”

  這人帶著非常沙啞的聲音,面部看著嗷嗷兇狠,但你若是仔細一看,竟然是個女的,年紀大概五十歲左右,與王冠道相仿。

  為什么王冠道要囚禁一個女人在這里,是什么路子?何義飛心里更加的疑惑了。

  “啊?”

  何義飛懵了,天殺的那個人是誰,于是雙手抱拳:“對不起,我無意中走了進來,如果冒犯您還請您原諒。”

  “撒謊!!”

  這老女人一眼便看穿何義飛的謊言,用她那修長且發黃的手指甲掐著何義飛的胳膊:“這里是王冠道重金設下來的禁地,你怎么可能誤闖進來,二十多年了,從來沒有人能夠進來,說,你到底是誰!!”

  “咳咳!”

  何義飛讓她掐的上不來氣,臉部漲紅:“阿姨你要是在不松手我就被你勒死了。”

  “說,是誰!!”

  女人不依不饒,身子猛地一探,眼睛與何義飛的距離近在咫尺之間,身上傳來的惡臭好懸沒給他前天早上吃的飯給吐了。

  嘔!

  即便何義飛不想,可他還是沒忍住干嘔起來。

  “嘭!”

  何義飛實在忍不住了,右手攢足了力氣,掄圓了讓她轟了過去,直接就給這個老太太輪一遍去了。

  這老太太不肯罷休,張牙舞爪的向他又沖了過來。

  “嘭!”

  何義飛一記大飛腳又給她踹飛了,一臉無奈的表情說道:“不好意思啊,阿姨我真的不想打你,您別動怒,成嗎?我真的不是來害您的。”

  老女人不肯作罷,繼續連扯,帶撕,帶咬,總之那點武功全給何義飛用上了。

  “阿達!”

  何義飛一個回旋側踢,就給這個女人再次踢翻:“不要逼我,我真的不想打你。”

  老女人在原地尋思三秒,不行,太疼了,終于是服了:“少俠,有話好好說。”
真人现金打鱼 黑龙江22选5开奖 股票交易软件排行榜 福建11选五中奖金额 湖南麻将怎么打 云南时时彩开奖时间 山西11选5哪里能下注 长期股票投资 网页游戏赚钱排行榜 哪个etf更能代表上证指数 上海11选5免费计划网站 股票挣了谁的钱 今期开码结果开奖今晚 小说 东北麻将二八是什么意思 幸运28开奖查询官网 山西定牛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集中盈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