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老子是條狗 > 第1082章:脆弱的尋真

第1082章:脆弱的尋真

  但在這邊買房子,買完必掉價,最不值錢的就是房子。

  國外老太太跟國內老太太的故事想必大家都有所聽說,但那也僅僅是故事而已。

  國外的人其實想的更開,他們不會為了買房子去當房奴,給自己憋的夠嗆。

  人,就活這一輩子,欠一屁股饑荒,買了一套樓,三十年還完以后,自己都他七八十歲了。

  年輕時給自己憋的夠嗆,老了想對自己好一點,基本上也進棺材了。

  所以人活著,還是要瀟灑一些才行。

  把房子看的淡一點,如果不是剛需。

  誰都不愿意過那種一睜眼就是還房貸的日子。

  再加上在人均三四千的城市里,每個月工資還完房貸,連她的奶粉錢都沒了。

  針對這一行情,以后的房子多半是要掉價。

  在h崗花兩三萬買一棟房子是真事,不過這邊號稱是煤城,也叫空城,下面的煤礦都已經挖空,隨時都會塌陷。

  從h崗在往北走,當初拆遷又交的七八萬買的房子,現在兩萬塊都賣不出去了。

  除了一二線城市,房子掉價已成必然。

  因為能買得起房子的都買了,買不起房子的買不起。

  該有房子的人都有了,歲數小的長大了,父母就將他們買的房子給他們了,絕大多數的父母就會說:我會農村住那種便宜的樓房也是一樣滴。

  是的,如果不是為了下一代能有更好的教育,誰愿意當房奴?

  話題扯遠,在說眼下。

  “老江,手印我拿到了,看看能不能給做出來,就按照這個指紋去做。”何義飛將印泥遞給老江。

  老江點點頭:“沒問題,我這就去辦,在家等我。”

  “盡快吧。”

  “嗯。”老江直接出去了。

  屋內就剩騷七,少爺,江韻,以及大冪冪四個人了,這四個人生活老瀟灑了,坐在那打麻將,兩口子對兩口子也是會玩。

  何義飛腦袋有點暈乎乎的便躺在那里,江韻還挺細心的幫他蓋了件衣服。

  “八萬。”少爺丟出去一張麻將說道:“飛哥,我姐快生了,到時候咱們回去看看啊?”

  “你姐要生了??這么快啊?”何義飛在這邊日子過得飛快,從來不看日期,算了算日子,好像真的快生了。

  “那還不快,一眨眼的事。”江韻跟著說道:“你作為男人,我不管你有什么原因,媳婦懷著孕你不在家陪著,尋真沒跟你鬧已經算她懂事了,但你不能不做丈夫的責任,生孩子那可是在鬼門關走一遭的,你不回去陪著,不像話,七條。”

  “碰!”騷七將七條拿到自己面前,又打出去一張九筒,說道:“真得回去,飛哥,你看看找個啥借口,咱們一起回去看看,不然咱們家尋真肯定得難受壞了,那頭現在就琪琪跟毛豆三個人,她那么喜歡熱鬧。”

  何義飛點了根煙,雙手枕在腦后,表情掙扎的應了一句:“我知道了。”

  “你跟那個葉小仙怎么回事啊?可千萬別動了感情襖。”大冪冪跟著說道:“這阿貓阿狗呆的時間久了都會產生感情,飛哥你可得控制點啊,你要是真的跟了葉小仙不要我們家尋真了,你也失去我們這群兄弟姐妹了。”

  “不用你們提醒我,我比你們有分寸。”何義飛將鞋脫掉,這炕燒的還挺熱乎:“我跟他們父女倆就是逢場作戲,不會有任何一丁點感情,他們父女倆翻臉老兇了,誰也受不了。”

  何義飛不知道的是,王冠道,葉小仙父女兩個人在心里對何義飛已經是非常認可了,要是讓他們知道何義飛這會說的這番話的話,肯定會非常非常寒心。

  “那就行,飛哥,你找個時間,咱們一起回去。”少爺給何義飛的腳往旁邊扒愣扒愣:“曹,又電炮了,都賴你這腳給我熏得。”

  “滾犢子昂,別拉不出來屎賴地球沒有吸引力,我一進屋的時候就看你在電炮。”何義飛齜牙一笑,往旁邊挪了挪。

  大冪冪看了眼何義飛調侃著笑道:“飛哥等著老妹贏錢了,高低給你安排個f洲老妹伺候你一下,排解排解你的寂寞。”

  “我不好那口。”何義飛撇撇嘴:“要是你還行。”

  “我可以啊,問問我老公同不同意唄。”大冪冪性格比江韻外放,跟何義飛滿口扯著犢子也是一個來一個來的。

  “咱倆偷偷的去小樹林不告訴他。”

  “那行,一會打完麻將就去唄。”

  “那我就只能跟小韻韻去了。”騷七齜牙一樂,對于這種玩笑話大家開的早就習慣了,根本不會有生氣這一說,不說別的,就說讓大冪冪,或者江韻跟何義飛兩個人單獨在一個房間呆一晚上,他們都不會有任何一絲一毫的懷疑,這就是兄弟感情!!同理,讓尋真跟他們呆一宿,他也絲毫不會懷疑,嘴上鬧著玩也僅僅是局限于嘴上鬧著玩,沒有人會當真。

  隨后,屋內一片祥和,四個人叮呤咣啷的打著麻將,何義飛窩在熱炕頭呼呼大睡,這種日子安靜,祥和,甚至有的人就在想,如果以后他們退休,不在為了事業為奔波,這幫人找一個農村,建一棟大房子,幾家人沒事就坐在一起打打麻將,嗑嗑瓜子,喝點小酒,炒幾個小菜,女的呢就坐在炕頭嘮家長里短,豈不是美哉?

  …………

  冰城內,尋真快到了要生的時候,天天看著日子,她想喊何義飛,又怕耽誤她,非常非常的糾結。

  而且隨著肚子越來越大,做很多事情都不方便,要不是何義飛的媽媽跟奶奶在身邊,尋真肯定會難過的要死。

  即便如此,尋真還是經常會哭,那種忍不住的哭。

  媽媽總是告訴尋真不要哭,懷孕總哭對寶寶不好。

  可尋真就是忍不住,一是委屈,二是可能懷孕之后神經比較敏感脆弱。

  這天,媽媽跟奶奶兩個人出門遛彎去了,尋真自己在家努力的吃著葡萄,看著電視。
真人现金打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