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冥婚霸寵:天才萌寶腹黑娘親 > 第兩千零七十二章:怨世

第兩千零七十二章:怨世

  林子辰看著她臉色蒼白如紙,語氣低沉地問:“你臉色很難看,你知道是什么?”

  寧可歆快速的搖搖搖頭,“我不確定是什么東西,不過氣息很可怕,你在聽到他那嘶嘶聲音,像人的,又像動物的。”

  寧可歆眼底劃過一抹可怕的場景。

  她眸子驟然一顫,腦海里一抹靈光閃過,她忽然伸手緊張的拉住林子辰的手,激動地說:“龍辰,我們立刻離開這里。”

  林子辰 看著她一臉著急,第一次看到她情緒波動這般大。

  他也感受到了里面傳來的恐怖氣息,可他身為君上,他有責任查清事情的真相,不能就這樣離開,即使當場死在這里,也不能放任這些東西出去危害百姓。

  他黑目凝視著她,“你若是怕,我現在就送你回去。”

  “不!”

  寧可歆看著他快速的搖了搖頭,“龍辰,如果真的要死,我寧愿和你死在一起,我絕對不回去。”

  林子辰微微一愣,看著女孩的目光深邃的幾分,她竟然愿意和自己一起死。

  這要有多大的勇氣,才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他冷聲道:“你沒有必要這樣做。”

  他聲音很沉悶,即使是死,他也不想帶著她一起死。

  她還很年輕,又修煉純靈技法,她以后,還有很長的路可以走。

  而他,從一生下來開始,就注定了要為這天下人負責,他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寧可歆目光堅定地看著他:“龍辰,我接近你,的確是另有目的,但我的目的,不會傷害到你,我一心一意死心塌地的愛上了你,愛上你是我的驕傲,是我人生中唯一的驕傲,喜歡一個人和愛一個人不同,我可以喜歡任何一個人,卻只能愛你一個人,無論是生是死,我都會陪在你的身邊。”

  寧可歆第一次認認真真的說出自己對他的感覺。

  人生無法預料生老病死,但活著的時候,她想以最好的方式活下去。

  林子辰聽著女孩直白的表白,心底平靜的心湖,瞬間被激起了千層浪,那胸口處,就像有一團熾熱的火焰在燃燒著。

  這是一種類似幸福的滋味,和家的幸福不一樣。

  他甚至有些認為,這種幸福就像沙子一樣,只要從指縫中溜走,就再也找不到了。

  “寧可歆!”

  他重重的叫出她的名字來,目光緊鎖著她認真的小臉,此刻她那眼里的認真和奮不顧身的情緒,清澈的呈現在她的眼底。

  寧可歆忽然笑了笑:“龍辰,這是你第一次叫我的名字。”

  認識了他這么久,第一次聽到他喊自己的名字,此刻她心里很幸福。

  有的時候快樂很簡單,幸福也很簡單,簡單的一個字,簡單的一句話,就能讓自己如同被泡在了蜜罐里一樣甜蜜。

  林子辰驟然一怔,看著女孩滿臉幸福,他的心像被什么東西刺痛了一樣的痛。

  他一次都沒有叫過她的名字嗎?

  他只是不知道如何叫她,太過生疏,他叫不出來,太過親昵,他也叫不出來。

  “寧可歆,你沒有陪著本君一起死,再說,僅憑這一股強大的氣息,不一定就能讓我們死在這里。”

  林子辰眸光陡然一冷,看著對面緊閉的房門。

  寧可歆道:“龍辰,你知道這世間有一種妖物,名為怨世。”

  林子辰緩緩搖頭,他并不知道這種妖物。

  寧可歆解釋道:“怨世,人頭蛇身,攻擊力是這世界所有獸類中最強的一種,以吸食人的力量為食,也吸食魔獸的力量為食。

  全身充滿了劇毒,全身紫色,紫的發光,它長得很漂亮,可惡毒無比。

  剛才我們看到的那些死去的人,應該是被怨世吸走了他們身上的靈力,然后被掏空了五臟六腑。

  我們剛才看到的尸體都是趴著的,背面沒有傷口,可他們的身上去在流血,應該就是用來喂養這里面的怨世的。”

  林子辰疑惑地問:“這怨世,出自什么地方,來自什么地方,對方又是如何把它弄到這里來,而不被任何人發現?”

  這諸多疑惑,令他無法想清楚。

  在妖靈宮這件事情上,他花費了太多的時間和精力,如今算了算自己所遇到的事情,感覺自己只是接觸到了皮毛,并不是深入了妖靈宮的內部。

  話題說到了這里,寧可歆也知道很多事情不能隱瞞了。

  她看著他,神色認真:“龍辰,荊建將軍,你是知道的。”

  林子辰神色猛然一震,“你果然是妖靈宮的人。”

  “我不是!”

  寧可歆忽然激動地大聲狡辯,她忽然用力的搖著頭,看著林子辰,白皙的臉頰上,眼淚如同斷了線的珍珠,大顆大顆的滴落下來。

  “龍辰,我不是,我真的不是,你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我知道所有的事情,可我也有苦衷。

  龍辰,到了祭天儀式那天,你會知道所有的真相,所以,在這之前,請一直相信我,好不好?”

  她目光充滿了請求,含淚看著他,眼前的男人心有多冷,她是知道的。

  可是,只有往后看一看,才會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值不值得。

  世界上沒有不傷心的感情,也有利用相同的代價才換來的感情,作為傷痕最大的回報,就是一生一世在一起。

  所以為了和他在一起,即使只是她單方面的喜歡,她也一直在努力著。

  林子辰看著眼前情緒激動的女孩子,他壓抑不住自己的感情,上前一步,緊緊的擁著女孩。

  “我相信你!”

  幾個字,脫口而出,那冷冽的墨瞳里滿是心痛。

  “嗚嗚嗚嗚”寧可歆在他懷里痛哭起來,似乎要把所有的一切不甘心和痛苦全部宣泄出來。

  “龍辰,為什么?

  為什么有的人一出生就站到了最高的,為什么有的人,一出生就被別人束縛住了一生,生死都握在了別人的手中,沒有自由可言。

  這樣不公平,對我特別的不公平,我只想過簡單的日子,和家人在一起,和心愛的人在一起,我只想要這簡單的東西。”
真人现金打鱼 温州麻将打法 股票操盘手论坛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软件 腾讯手机捕鱼 免费四人麻将大全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前三 今天甘肃快3走势图解 广东南粤36选7好彩1 河北排列7官网 捕鱼大亨棋牌99 多乐贵阳麻将下载 加拿大快乐8维护 极速赛车 网赚论坛排行榜 投资之星 江苏7位数开奖2001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