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冥婚霸寵:天才萌寶腹黑娘親 > 第兩千零七十章:這里,能給他答案嗎

第兩千零七十章:這里,能給他答案嗎

  第兩千零七十章:這里,能給他答案嗎

  冬青忽然皺眉看著杜輝,耳提面命:“杜輝,和你說過很多次了,要叫我叔叔,我大你幾百歲,你怎么能直呼我的名字呢?你這樣對我大不敬,可不行。”

  杜輝再次聽到這個問題,也是直蹙眉頭,他上下看了一眼年紀輕輕的冬青,一臉嫌棄的說:“叫你的名字,把你叫的多年輕呀,叫你叔叔,你瞬間就長了一輩,別人都喜歡自己年輕,偏生你最為特別,喜歡別人把你叫老。”

  冬青一聽,也覺得這話有理,忽然揚起手臂,在杜輝頭上試了幾下,沒有打下去,“你小子,還說得這么一本正經,你倒是有理由反駁我,不過,你不是去調查木悅心去了嗎?怎么回來了?”

  杜輝得意一笑,“我的任務完成了,任務已經交了,現在我可以回去,伸直我的雙腿,安心的睡個好覺了。”杜輝說著,就往自己的房間里走去,這段時間為了調查這些事情,弄得他特別的累。

  冬青一看,沒有完成任務的他,一臉羨慕,杜輝伸直雙腿安安穩穩睡覺的時候,他為什么還有很多事情要做,還要四處奔波。

  這不公平,他年紀大了。

  他沖著杜輝的背影大吼:“喂,杜輝,你不能不仗義,我還有很多任務沒有完成,你陪我一起去查妖靈宮的事情。”

  杜輝邊走邊朝著他揮了揮手,“不去,我已經三天三夜沒睡覺,我是人,不像你們一樣是神。”

  他不是三域的人,做不到他們十天天半個月不休息,雖然君上已經為他找來了魔石,助他修煉魔力,能增長他的壽命,他可以擁有瞬間消失的力量,但終究體質不一樣,還需要長久的修煉,才能達到冬青那樣的體質。

  “額……”冬青滿頭黑線,他是神還用得著東奔西跑嗎?

  他不如坐在神座上,每天享受坐吃等死,那豈不是更舒服。

  看著杜輝的背影漸漸走遠,冬青認命的離開。

  “早點完成我自己的任務,我也可以伸直雙腿好好的睡一覺,我也是人,不是神。”冬青一邊離開,一邊自言自語地說著。

  寧可歆和林子辰一路來到了芙蓉閣,這里還像以往一樣熱鬧。

  “唉!老王呀,我兒子昨日說到這邊來吃東西,就一直沒有回去過,你可看到他呀。”一名身穿黑色衣服的老伯,站在一旁賣首飾的攤販前問。

  那被稱老王的老者,點了點頭說:“我昨日是遇到你家小兒子了,可他吃完飯就離開了,還在我這里買了一個珠釵,說要送給他心愛的人,之后就沒有見過了。”

  “啊,可是他并沒有回去呀!”老伯一聽,一臉擔憂的看著四周。

  “唉!我在四處找找吧。 ”老者彎著腰,緩緩往前走去。

  林子辰看著這一幕,微微蹙眉,他一臉深思的看著芙蓉閣幾個大字。

  寧可歆壓低聲線說:“君上,我們這一路走過來,已經遇到了四五個人在找人了,這些人會去什么地方了?”

  “會去什么地方了?”林子辰重復著她最后一句話。

  “是呀,君上,都在這條街上找人,這么說,那些人來到這里是最后出現的地點,那他們會去哪里?或者被什么人抓起來了,如果被抓起來了,會被抓去做什么?那些抓他們的人,又是什么人?”寧可歆的問題一個接一個的拋出來。

  林子辰的心也一寸一寸的冰了下去。

  如果那些人最后來的地方,都是這里,那么,抓他們的人,也會是同一個人嗎?

  林子辰心底,也有頗多疑問,他忽然抬眸,看著芙蓉閣幾個不起眼的大字,這里,能給他答案嗎?

  他看著寧可歆說:“走,我們先進去看看?”

  寧可歆微微頷首道:“君上,先易容。”

  不能讓木悅心看到她們在查芙蓉閣里的事情,現在的木悅心很危險。

  想到那冰冷的銀針,她神色微微一變。

  銀環大師,在妖靈宮,擁有很高的地位。

  而且知道妖靈宮里的最高秘密。

  林子辰帶著她到了僻靜的地方,給兩人的易了容。

  他之前已經看過周邊的地形,后院沒有路,但右側有路,他們可以從右側進去,而且不會被人發現。

  他看了一眼四周,這里來往的人很少,林子辰看準的機會,長臂一伸,抱著寧可歆飛身上了房頂,輕輕落在房頂上。

  寧可歆看了一眼他,壓低聲線說:“龍辰,我回你空間里,到了后院你再放我出來。我沒有辦法做到瞬間消失。”她可以,但不是現在,她現在只有七階修為,沒有辦法做到瞬間消失的。

  林子辰眸色微涼的看著她,最后在那雙透亮的目光下,微微點頭,每當自己要懷疑他的時候,腦海里總有一個聲音在提醒自己。

  林子辰,你答應過要相信她的,不管她想做什么?在她沒有露出真面目來時,他可以一直保持相信她的態度。

  雖然……

  林子辰停止心底的多想,把寧可歆送回混沌戒里。

  他揭開一片瓦,瞬間消失在原地,落入后院里,他冰冷的眸子快速的掃了一眼周圍,可周圍沒有人。

  怎么可能?

  林子辰微微蹙眉,看著后院成排的房間,空空蕩蕩的,一點點聲音就會造成回音,他微微瞇起雙眼,看著四周,每一間的房門都是緊閉著的,房間很整齊,四合院式,看著很普通,卻又有那么一絲不對勁。

  周圍竟然沒有人?

  林子辰選擇了一個方向,隨飛身進入一個房間里,房間里的擺設也很少,家具上鋪滿了一層薄薄的灰塵,這里沒有人住。

  可是,木悅心到后院來干什么?

  既然沒有人住在這里,她沒有理由來這里才是。

  林子辰黑塵的雙目倏然掃了一眼周圍,沒有發現任何問題。

  可是……

  他微微低頭,家具上鋪滿了灰塵,可是這地上,卻沒有一絲灰塵。

  奇怪?

  林子辰又進入了另一間房間,他才發現,每一間房間里的擺設都是一模一樣的,他仔細對比之下,確實是一模一樣的。
真人现金打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