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劍道毒尊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莫非怕了?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莫非怕了?

  原本勢如破竹的一劍,在以往任何情況下,皆是可以輕易撕開對手的防御,并將其狠狠重創。

  可現如今,在與服用了血色果子的獨孤烽交手時,蘇玄的劍,第一次未能破開對方的防御。

  哪怕是如神速般的戮神一劍,也依然未能阻礙后者的前進。

  “呵呵呵,你就這點本事了嗎?”

  獨孤烽一臉陰惻惻的笑著,狠狠地伸出手掌,緊握呈爪狀,竟是一把抓住了劍鋒,并狠狠地捏在了手里!

  在說這番話時,他的手掌邊緣,實際還是在不停的流血,自身的傷勢,也是逐漸加重。

  只是不知為何,此時此刻的獨孤烽,已經做到了真正的無視任何傷痛,將之完全置之腦海之外,眼中死死盯著的,便只有蘇玄一人而已。

  “你們別光看著了,去幫他——”

  有人見到蘇玄的劍身受阻,立刻沖了過來,并朝著身后的其他人出聲喊道。

  經他這一喊,其余人才迅速回過神,連忙取出兵刃,朝蘇玄支援而來。

  不論如何,現在的蘇玄,至少也是在為了他們靈武閣而戰。

  倘若蘇玄遇到什么危險,這對于他們靈武閣來說,對外的名聲也很不好。

  況且,一旦蘇玄戰敗,下一個要面對獨孤烽的,便是他們,能夠擁有這般修為之人,沒有人會不知道唇亡齒寒的道理。

  因此當這些人一同出手時,所造成的威勢,的確有些出乎了蘇玄的意料。

  不過這樣也挺好,正好可以省去自己不少的力氣,也可以減少底牌的使用。

  翻掌間,蘇玄直接暫時棄掉了靈劍,轉而化為掌攻,奇水之力一點一點涌入掌心之中,借此機會,他也是迅速靠近過去。

  “我可不是什么莽夫!”

  面對蘇玄的貼身攻擊,獨孤烽再度怒吼起來,緊接著,他的身體又一次極度膨脹起來,到得最后,竟一個人遮擋住了數個人的位置。

  而蘇玄的這一掌,緊接著,便落在了獨孤烽的背上。

  嘭!

  掌心里,強烈的反震,令蘇玄整個人倒退了一段距離,緊接著他低下頭去,目光看到了微麻的手掌,神情逐漸變得凝重。

  用劍,破不開對方防御,貼身近攻,對方也仍舊有應對之策。

  難道現在只能聯手將其擊敗了?

  一念及此,蘇玄瞬間燃起了體內的龍神之血,一時間,狂暴的龍息洶涌而出,這股龍息的狂暴,甚至令遠處觀戰的上古遺種,都為之驚訝了一下。

  “這小鬼的身邊,就是一個龍族小丫頭。”

  “不過……她身上的血脈固然了不起,可這小鬼身上的龍族氣息,卻又并非來源于她。”

  “看來,除了輪回珠以外,這小鬼的奇遇還真是挺多啊!”

  越是這樣想,上古遺種便越是不希望蘇玄的身份暴露。

  身處在這個魔界之中,它深知自己絕不是最強大的,還有某些隱世不出數千年的老怪物,也藏身在這太淵魔界里。

  一旦蘇玄的身份秘密徹底暴露,到那時自己的對手,就不僅僅是這些人那么簡單了。

  所以權衡再三,這頭上古遺種仍舊按兵不動,冷眼望著蘇玄以及獨孤烽,卻并沒有打算公開宣告天下,有關于蘇玄身份的秘密。

  轟……

  周圍的桌椅以及瓶罐,由于無人保護,此時全部碎裂,碎片與粉末四處飛濺,又被到處席卷的靈氣與劍氣瞬間粉碎……

  見此,周圍幾名靈武閣老者,立即喝道:“先保護靈武閣,繼續傳音大閣主!”

  雖然現在蘇玄破不開獨孤烽的防御,但后者也亦是傷不了他。

  目光盯著眼中身形逐漸恢復原狀的獨孤烽,蘇玄一邊繼續出手,一邊說道:“你為了一己之私,不惜與妖邪兇獸為伍,你可知,這樣做你的下場?”

  “呵呵呵呵,下場?”

  “從你奪取屬于我的光輝那一刻起,我還在乎什么下場?”

  “只要殺死了你,這破靈武閣,還有誰敢瞧不起我?”

  獨孤烽的笑容愈發猙獰與扭曲,他看著蘇玄,殺意愈發旺盛。

  見到他這幅樣子,蘇玄仍舊開口說道:“那是因為你被利用了。”

  “它給你服用的不過是毒丹,到最后,你也免不了一死。”

  “它幫你,或許能夠讓你擁有短暫的巔峰,甚至是取得一時之快,但將來,這個世上將會再無你的名字。”

  “你這般為虎作倀,不僅報不了你的仇,甚至還會令你身后的那個家伙,更加殘忍的殺戮你的朋友與同胞!”

  然而,獨孤烽聽聞此言,也依舊是毫不在意,冷冷道:“利用我又怎樣?”

  “只要能殺了你,利用我便利用!”

  “呵呵呵,跟我說了這么多,你莫非是怕了?”

  “怕了的話,就自己放棄抵抗,乖乖引頸受戮,這樣……你的死才會更輕松痛快一些!”

  聞言,蘇玄不禁搖了搖頭。

  此人已成心魔,除非分出生死,否則無論說什么,也都無濟于事了。

  殺人簡單,但若要勸人回頭,難。

  若想要殺死一個敵人,或許只需要抬一抬劍便可以做到。

  但勸一個走火入魔之人回頭,幾乎比登臨天命都要難!

  “出去交手——”

  蘇玄也明白,繼續在閣里打下去,只會造成更大的影響,因此丟下這句話以后,他徑直轉過身去,朝樓閣外飛去。

  正如他所想的那樣,獨孤烽的目標,從始至終就只是自己一人而已。

  當自己沖出去的下一刻,獨孤烽也緊跟著沖了出去,而一旦沖出樓閣外之后,兩人也是更加不受拘束與限制,更加放得開。

  …………

  兩道身影沖上天穹,戰斗的余威靈力不停地洶涌而出,下方,便是太淵魔界其中一片區域無數條縱橫交錯的街道。

  其中也有不少人,見識到了蘇玄與獨孤烽交手的這一幕。

  好奇心驅使著,這些人不由停下腳步,抬起頭,目光望了過去。

  “嘖嘖,一個天命境,一個圣人境,居然還能打這么久。”

  “那個天命境的,好像有點不太對勁。”

  談話間,有人看出了獨孤烽的狀態有些異常。

  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立即有人看出了端倪:“此人怕是身中劇毒,但戰力卻是達到了一個極致的巔峰。”

  “另一個家伙也挺古怪,這樣戰斗,也沒有落得下風。”

  “挺有趣……”

  “我們也跟上去看看?”

  太淵魔界不似其他界域,遇到熱鬧只喜歡看,他們的湊熱鬧,是湊近到身邊去湊熱鬧。

  僅僅是轉眼間,便見到十幾道身影縱身飛掠而起,追上了蘇玄與獨孤烽二人交手的天穹之處——

  :。:
真人现金打鱼